10年前,賣腎買蘋果手機的高三學生,獲賠上百萬後,現狀令人唏噓

当年苹果手机问世中国市场的时候,那可真说得上是万人空巷,线下专卖店门口的人们更是在凌晨3,4点就排起了队。尽管如此大费周章,苹果手机在当时也是一机难求。

2011年,卖肾买iPhone获赔147万的高三学生,如今现状让人唏嘘

苹果手机在十年前的售价高达4999元,这价格对普通家庭来说,那就是天价,买不起的人大有人在。但买上后,不管在公司还是在学校,身价似乎都会高八度,所以当年才会掀起一阵又一阵的购机热潮。

而那些买不起的人,不少都因此走上了“歪门邪道”,不顾法律风险,做出了一些违法犯罪的事情;更有甚者,以自己的生命健康为代价,将自己的身体器官贩卖给黑市以换取钱财来购买苹果手机。

如今人们之间也会时常调侃到苹果手机的新机型为肾6,肾7之类的来突出苹果手机价格的高昂。王刚就是当年卖肾换手机事件的主人公,卖肾那年,他还是一个17岁的高三学生。

2011年,卖肾买iPhone获赔147万的高三学生,如今现状让人唏嘘

王刚出生在一个普通的职工家庭里,父母也是在外务工的普通职工罢了,虽然说赚的钱不多,但是养活一家三口那也是完全没问题的。

夫妻俩就只有王刚这么一个孩子,心想虽然不能给到孩子最好的生活条件,但是再穷也不能穷教育啊。夫妻俩一咬牙一跺脚,把孩子送到了当地较为出名的名贵高中上学。

这类高中里大部分都是一些达官显贵家庭里的子女,从小就过着优越的生活,因此在学校里面也是风华正茂,一举一动无不显露出有钱人的气场。

虽然同学们并没有热衷于攀比炫富,但是每当王刚看到身边的同学和自己的差别之后,总是会感到羞愧难当,这对于当时的王刚来说无疑不是一种压力。每次王刚每次跟父母谈及自己在学校的环境时,父母只会叫他专心学习,不要想着那些和学习无关的事情。

话虽如此,但是毕竟对于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来说,影响力无疑是相当大的,他就这么顶着不小的压力一路来到了高三。

2011年,卖肾买iPhone获赔147万的高三学生,如今现状让人唏嘘

王刚所处的虽然是一所名贵高中,但也重视成绩,因此高三的学习压力依然很大。不过这对于王刚来说还是一件挺好的事情,大家都在忙着学习就不会太注意到自己。

但是直到当年最新款的苹果4s手机发布之前,一切都还是那么平静。

一天,某个同学把最新款的苹果手机带到了班级里面,同学们一窝蜂地拥了上去,王刚自然也是凑上前去看了看。

拿着苹果手机的同学无疑成为了班里最抢眼的焦点,虽说班里同学大部分也都算是家境富裕,但是一下子拿5000块去买手机,也要跟家里软磨硬泡许久才能争取到。

王刚看到班级里这些平日里都高高在上,互不待见的同学都被眼前这个小方块给吸引住了,心中不禁升起了些许的憧憬。但是4999的价格绝对不是像他这样的普通人所能负担得起的,也只是望洋兴叹。

可那个魅力无边的“小方块”似乎悄然无息植根在他的意识中,甩都甩不掉。

回家后,父母见王刚始终提不起精神,便叫他要好好学习,不要去想些与学习无关的事情,王刚应和一声便匆匆睡去,但是那一晚上他始终没有睡着。

想着白天那些往日高高在上的同学,都会向有着苹果手机的同学投来羡慕的眼光,他就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心想要是自己也能有一部最新款的手机就好了。也正是滋生了这种想法,才为日后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2011年,卖肾买iPhone获赔147万的高三学生,如今现状让人唏嘘

他想:虽说我平常吃的东西没有多好,但身体健康这块,还是很有自信的。

于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王刚联系上了传单上的负责人,之后照着传单上的地址来到了一家医院,跟医院里的人说明自己的来意之后,工作人员就把他带去做了一个简单的全身检查。

工作人员看着非常淡定:我们这可以进行器官摘除,你想出售哪一部分器官呢?

王刚对这些事情自然是一无所知,他问工作人员,摘除了这些器官不会对身体有害吗?工作人员跟他说可以卖一个肾,因为肾有两个,就算摘掉一个也可以活下去。

少年不知肾珍贵,在“工作人员”的一顿说辞下,他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就躺在了手术台上。

2011年,卖肾买iPhone获赔147万的高三学生,如今现状让人唏嘘

手术结束后,王刚也如愿以偿地拿到了2万块钱,他看了看自己腰上的伤口心想这也没什么感觉嘛。他拿着钱立即就奔向附近的苹果手机专卖店,买到了心心念念已久的手机。

到了班上后,他自然也是一阵炫耀,同学们也纷纷向他投来了羡慕的眼光。王刚也因为得到了同学们的仰慕而感到沾沾自喜。

可惜该来的总还会来。王刚虽然不敢将自己卖过肾的事情告诉过父母,但是由于是黑心工坊,做手术时没有很好地处理好伤口,不到两天,王刚腰上的伤口开始发炎感染了,伤口感染导致王刚几天都在持续发烧,一连请了好几天的假。

父母担心这样下去会影响到学习,就连夜带着王刚去到附近的医院看医生。这到医院一查,差点没送走老两口:孩子右肾被摘除了,现在缝合处也因为手术不正规而导致大面积的感染和溃烂!

在父母的再三盘问下,王刚一五一十地向父母道出了实情,父母听到王刚的陈述后,气得眼泪直流,他们怪孩子不争气,也怪自己平时没能多给孩子一点关心。

2011年,卖肾买iPhone获赔147万的高三学生,如今现状让人唏嘘

王刚除了用这些钱买到了当时最新款的iPhone4s外,还用多余的钱买了一款iPad2。因为害怕父母发现,所以每次在家都是躲着父母偷偷地玩。

在摘掉右肾之前,王刚的身体的确很健康,体重始终维持在130多斤左右,在摘掉了右肾住进医院之后,体重很快就掉到了100斤左右。在医院的紧急治疗下,这才处理好了王刚受感染的伤口,制止住了伤口的进一步恶化。

少了个肾,王刚的身体不如以前那么健康,再加上之前摘肾的手术不正规,导致王刚体内留下了诸多的后遗症,父母也是为了孩子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

后来经鉴定,王刚已经达到了三级伤残,之后父母二人便申请领取国家低保,靠着国家的低保才勉强度日。

尽管事发突然,但是夫妻二人并没有第一时间选择报警,这一点不禁让人觉得有些许奇怪。但是转念一想,作为普通的职工家庭,受到了这样的打击,不管换做是谁都会感到万分的悲痛和绝望,想要冷静下来仔细想处理方法还是很困难的事情。

2011年,卖肾买iPhone获赔147万的高三学生,如今现状让人唏嘘

王刚卖肾换手机这事,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也引起了媒体的关注。

记者很快赶到王刚住院的地方,对于王刚父母居然没有报警的举动感到十分诧异,问其原因,王刚的父母说道自己只是普通的市民而已,不知道怎么进行报警处理这件事情,更害怕这些涉黑组织对于自己家庭的报复。王刚父母一边抹着泪水一边回答记者的问题。

确实,在十几年前各类涉黑组织会对那些报案举报自己的人进行打击报复,这也使得很大一部分人在受到了迫害之后而不敢报警。好在当时采访王刚父母的记者是一名正义感十足的人,记者多次给王刚的父母进行相应的法律科普,以及如何寻求法律的保护,以及如何将此事诉讼到法院。

终于在这名正义感十足的记者的坚持下,王刚的父母答应将此事进行报警处理,记者也在第一时间帮忙将此事提交给了当地的公诉机关,公诉机关在了解了事件的恶劣性之后,也是第一时间立了案。

立案之后,抓捕这些犯罪嫌疑人的行动交由当地的公安机关,但是要将整个犯罪链连根拔起岂会是那么简单。

2011年,卖肾买iPhone获赔147万的高三学生,如今现状让人唏嘘

在王刚的回忆下,他说出自己是看到了柱子上的传单后,通过上面留的号码联系到了上面的负责人何伟,才去黑心医院摘肾的。

到了约定碰面的日子,警方也是早早埋伏在了指定地点周围,但是蹲伏了将近一天的时间,也没有看到何伟的身影,场面一度陷入了焦急的状态。终于在傍晚时分,犯罪嫌疑人何伟终于出现了。

警方也是第一时间冲上前去,控制住了犯罪嫌疑人何伟。之后根据何伟提供的信息,警方顺藤摸瓜,一一逮捕了中介尹申,唐世民以及主刀医生宋忠于。

2011年,卖肾买iPhone获赔147万的高三学生,如今现状让人唏嘘

第一被告人是何伟,也是他指引王刚一步一步走进了无底的深渊,据他坦白说,自己因为赌博而背负了巨额的债务,这才想在黑市上靠贩卖器官来早日还清债务。

在开庭当天,他还一再狡辩说自己不是第一联系人,是别人联系的他,而且自己对于王刚还是未成年的事情一无所知,只是因为别人再三请求他,他这才帮王刚引见了后来的人。

第二被告人名叫尹申。他对于自己被指认为第二被告人表示难以理解,他表示自己并不觉得卖肾是一件违法的事情,而且自己也卖掉了一个肾脏赚了点钱潇洒了一阵子,并且表示卖肾对于自己的生活完全没有什么影响,只是会在阴雨天的时候感到腰酸背痛罢了。

最后他说自己只是当一名中介人,从中不过只获得了不到3000元的报酬而已,而这些钱应该还不足以给自己立案。

2011年,卖肾买iPhone获赔147万的高三学生,如今现状让人唏嘘

除了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以外,这之间还有帮王刚联系主刀医生的唐世民,以及给王刚进行手术的宋忠于。在庭审时,二人也是极力推脱自己的责任,唐世民表示自己只是听从何伟的安排,去找一些医务人员罢了。而宋忠于也只是负责拿钱办事,其他的事项都是何伟负责,自己一概不知。

由此可见,这些人因为一些不法的利益集结在了一起,干着非法的勾当,但是一旦东窗事发,就好比树倒猢狲散,每个人都在极力地推脱自己的责任,这些人的行为实在是令人发指!

最后经法院庭审决定,何伟等一系列被告人须赔偿王刚147万元,而这些被告人也纷纷落入法网。

作为本案的核心嫌疑人,何伟被法院判处有期徒5年,尹申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唐世民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宋忠于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

2011年,卖肾买iPhone获赔147万的高三学生,如今现状让人唏嘘

王刚卖肾买手机一事随着庭审结束而正式告一段落,一个没有了右肾的男孩拿着147万能否再度开启新一轮的人生呢?能否重新开始一段幸福的新生活呢?很显然是不行的。

自从王刚失去了自己的右肾,最开始影响是没有很大,无非就是在阴雨天气感到腰酸背痛。但是当年他正值17岁,是一个男孩成长发育的黄金年龄。

跟他同龄的男孩子正处在吸收营养努力长身体的时候,但是王刚却不能胡吃海喝。他必须要非常小心地对待这唯一的肾脏!

这个肾脏承载着这个男孩所有的排泄分泌和过滤的功能,一旦进食量和运动量过大,就会导致唯一的肾脏负担过重,积年累月下来会有很大的概率引发尿毒症等一系列肾脏的病变。

同样的年纪,他只能看着别的同学在操场上尽情地玩耍,也只能自己在一旁默默地吃着特殊的病理套餐,每次同学想邀请王刚一起去玩,都会以自己身体的原因被他婉言拒绝,但他何尝不想和其他的同学一起玩耍呢?

作家茨威格给玛丽.安托瓦内特曾经在他的自传里写过这样一句话:她那时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2011年,卖肾买iPhone获赔147万的高三学生,如今现状让人唏嘘

在这十年里,王刚的生活仍然过得很拮据。27岁的王刚,身高一米九,本来应该是家里面强有力的顶梁柱,应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工作,应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幸福美满的家庭,在一个充满着可能性的年纪。

反观如今,因为缺少一个肾脏的躯体,王刚早早地退了学。再加上当初割肾时并未护理好,身体留下了不少后遗症,这使得王刚不仅在生活习惯上需要格外注意,打针吃药更是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到最后,他甚至连正常的起居都成了问题,必须要有年迈的父母帮忙才能下床。而且,在一次医院的复查当中,医生直截了当地说明了这个情况实在不容乐观。

因为常年的打针吃药,毒素在肾脏也累积了不少,使得唯一的肾脏也不堪重负。一旦积累的毒素击溃了肾脏的话,那么就会形成尿毒症,这尿毒症唯一的办法就是要换肾,如果不换肾的话,最多不超过三个月就会毒发身亡。

2011年,卖肾买iPhone获赔147万的高三学生,如今现状让人唏嘘

有人可能会说,不是赔偿了一百万吗,换个肾还不是绰绰有余?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十年间,王刚的各种医药费,住院费,治疗费早就把赔偿的一百多万消耗得差不多了。而如今肾脏移植手术的价格是在50-60万之间,王刚的家庭早已没能力支持如此高昂的手术费用了。可见未来这个家庭将会面临更加恶劣的情况。

当年为了那一部4999的苹果手机,2万块就把自己的肾脏轻易地卖给了黑市组织,而现如今,需要花费几十倍的价格买回来,这是何等的讽刺啊!这就是一场悲剧,一场虚荣心作祟的悲剧!

王刚的事件在当时闹得沸沸扬扬,几乎惊动了当时的整个社会层面。有的人从这件事里面看到了教训,而有的人只是简简单单地把这件事当成了一个笑话一笑带过。

在我看来这绝对不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故事,这件事应该要给我们启发!

2011年,卖肾买iPhone获赔147万的高三学生,如今现状让人唏嘘

在物欲横流的今天,各种各样的诱惑会直截了当摆在我们面前。是盲目接受,还是理性对待,这就取决一个人在做决定之前是否做了充分的思考,面对当今灯红酒绿的诱惑我们是否迷失了本心?

不论是王刚的卖肾,还是现如今一些女孩卖卵子的行为,在本质上是一样的。

我们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眼里满是虚荣,更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只会沉浸在纸醉金迷的物欲世界里,请务必在孩子们最需要好好沟通的年纪告诉他们:内心的丰盈,比物质的虚假繁荣快乐百倍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