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帥和尚釋明心:放棄鐵飯碗出家為僧,多次拒絕富婆的追求

在节奏飞快的现代社会,已经很少有人愿意静下心来做一件事,太多无奈让人拎不起放不下,久而久之就失去了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的勇气。

释明心是个例外,这位被称为“中国最帅和尚”的男子,曾经在天涯论坛上也算风靡一时。

他有着出众的身材与颜值,令无数网友为之疯狂,还有人专门为他写了一首诗:“多少春闺梦里人,轻歌一曲别红尘,无情哪得眸如海,悲尽轮回苦众生。”

从这首诗就能看出,不少网友对于释明心出家当和尚这件事是有些惋惜的,而这也从侧面反映出,释明心出家的决心之坚定。

但网友的惋惜只是一方面,释明心在出家之前遭遇到的阻力,远远不止“春闺”的挽留,还有现实的考量,以及父母亲人殷殷切切的目光。

按理说,像释明心这样一个有颜值有身材有热度的人,如果想出名,应该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而且这样也更容易获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

想想名声、财力、香车、美女……哪一个不比出家更具诱惑力?为什么非要剃度入佛门,吃斋念佛长守一盏青灯呢?释明心做出这样的选择之后又过得怎样?他后悔过吗?

佛音阵阵,听从内心的声音

释明心出生于1980年12月份,算是80后打头阵的那一批人,释明心从小性格内向,沉默寡言。

虽然有着出众的外表,但他从来不喜欢出风头,这也使得旁人对他的了解不多。而释明心的人际关系也很简单,他把大部分时间用来独处,并享受其中。

释明心喜欢一个人待着,静静地观察这个世界,他不明白人为什么要为名利奔波,更不明白人为什么会因得失而痛苦。

他常常在夜里凝望星空,思考着一个大多数人都曾经思考过的问题: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大部分人思考人生都只是匆匆一瞬,或是得到模棱两可的答案敷衍自己,或是得不到答案就已经放弃。

但释明心不同,他每每为这个问题所困扰,总是不由自主地在想,应该以什么样的心态来对待这样的世界,宇宙的起点与终点又在哪里,人类不过沧海一粟,悲欢得失真的重要吗?

在得不到答案的过程中,释明心也开始像大多数人一样随波逐流。

不知道目标在哪,便跟从茫茫人海一起漂泊,在拥挤的人潮中通向既定的目的地,任由时间从指缝中溜走,他也曾认为自己真的会这样“庸庸碌碌”,直到生命结束。

释明心大学毕业之后顺利被选拔进镇政府正式单位,拥有了一份在旁人看来异常稳定的工作,然而只有释明心自己知道,这份工作有多不适合自己。

复杂的人际关系,让一向简单的他有些难以招架,每天既定的工作内容与工作时间,让他觉得自己像一台没有思想的机器,除了不停地转动,就没了别的什么意义。

这份工作带给他的除了茫然,就是纠结,和很多人一样,释明心也曾陷入“拿不起放不下”的怪圈当中。

抱着这份矛盾重重的心态,释明心在这份工作岗位上持续转动了十年,从十多岁的青葱少年,到二十几岁的翩翩青年。

某日,一个偶然的机会,释明心听到了一首佛曲《轮回》。

这首歌没有婉转的曲调,也没有发人深省的歌词,只是不断重复着一句谒语,配着空灵宁静的音乐,突然就撞开了释明心尘封已久的心门。

释明心回忆起当时叩开心门的感动,这样说道:“……伴随着引謦,木鱼的敲击声,仿佛让我看到深山古刹禅影僧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般的丛林生活。”

在往后的日子里,释明心开始寻找佛教书籍来看,认真研究宇宙与人生的意义。

他惊觉,自己曾经苦思冥想而遍寻不得的答案,竟藏在这晦涩难懂的佛门谒语当中,释明心开始接触寺庙,将早课晚课作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也渐渐萌生了出家的想法。

可是,作为家里的独生子,他的选择注定无法轻易得到家人的支持与理解,首当其冲的就是释明心的父母。

父母含辛茹苦将他抚养成人,只期望自己的孩子成家立业,将来儿孙绕膝、以享天伦,而这些美好的构想在释明心提出出家的那一刻全然不复存在。

释明心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父母不肯答应,亲友来劝说,还有媒人给他介绍相亲对象,试图通过种种方式,将他飞回九霄云外的佛心牵引回来。

但已经探知智慧法门的释明心,当然不愿回归俗世。在持续进行了三年的抗争后,二十九岁的释明心,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中国佛学院。

释明心终于争取到了属于自己的机会,奔赴向期待已久的佛门。

他仿佛听到,自己的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在呼唤着,将他引入一个无比玄妙的世界。

有得有失,何来值得与否?

释明心之所以在网上走红,究其根本还是因为颜值,毕竟人都是视觉动物。何况释明心的颜值之高,几乎没有人不服气。

他一袭简单朴素的佛门装束,头发剃得干干净净,目光深邃皮肤白皙,颇有几分飘然出尘的气质,兼之双耳垂肩的佛门宝相,更让人深信他就是为佛门而生。

释明心出家之后,渐渐远离了俗世纷扰,也不再出现在网络上,关于他的话题越来越少,他的身影也逐渐淡出了公众的视野。

然而在现实中,释明心却没有那么容易守住这来之不易的清净。

要知道,释明心的颜值放在网络上是一场“狂欢”,放在佛门却是不折不扣的一场“灾难”,至少对于他自己来说是这样。

虽然释明心非常低调,但这数十年来,始终都有各种各样的“信徒”不是为佛法而来,而是为了他的颜值而来,其中自然是“女施主”最多。

据悉,释明心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女信徒“骚扰”,有的貌美如花,试图以美色引诱,有的香车宝马,以利益劝说。

可叹这些姑娘们没有认真思考,如果释明心果真有心凡尘,以他的样貌与名气,早早就能借着网络上的追捧成为网红,何至于抗争三年,离开父母来到这一方寂寥天地之中?

从释明心的角度来看,她们的追求注定是失败的,在大多数世人眼里无比珍贵的资源,如美色财富等等,在释明心看来远远比不上佛门的经卷珍贵。

那些虚无缥缈的身外之物只是俗世里的牵绊而已,需要的人当它珍贵,便是珍贵,对于不需要的人来说,怕是牛嘶马勃也不如。

正如释明心很难理解俗世里的人苦苦追求身外之物的意义,俗世里的人们,也很难理解释明心选择出家究竟是为了什么。

有人将释明心的选择看做是对现实社会的一种逃避,这种看法显然有失偏颇,照这么说,难道佛门弟子都是红尘社会的失意者不成?

仔细想想,一个现实社会的逃避者,如果能有投身佛门清苦修持的勇气,那么现实社会所面临的大部分问题便也不再是问题。

既然没有问题又何必出家?这难道不矛盾吗?

现代社会出家虽然门槛虽然很低,但对于佛门来说仍有一定限制,譬如“债务缠身者不得出家”、“违法犯罪者不得出家”、“正在打官司的不得出家”等等……

这些限制对于真正想要出家的人来说可以忽略不计,但对于在社会上留有“后遗症”的人来说,想要入佛门逃避责任,还是有不少难度的。

虽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但成佛的前提是屠刀尚未举起,而不是沾染了满身的血腥来此一避。

佛门不是痴男怨女任性耍脾气的地方,更不是俗世中人逃避责任的避风港,除了心向往之以外,佛门也看一个“缘”字。

释明心入佛门即是佛缘之下的结果,如果不是一首佛曲偶然之下的点拨。

释明心也许还在俗世之中按部就班地进行着人生的每一步,即便适应得无比艰难,即便找不到生活的乐趣。

释明心之所以放弃“铁饭碗”、放弃一次次获得美色与金钱的机会、放弃与亲人的团聚,是因为他知道,有失才有得。

为了心中的追求,他认为这很值得,那就足够了,人生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失去与不断得到的过程。

俗世虽乐,扰乱心神是为苦,佛门虽苦,六根清净是为乐。对于释明心来说,也只有丢掉包袱,他才能过得更轻松一些。

明心见性,这样的勇气是否值得效仿?

释明心的选择,无疑是最适合他自己的。

可尽管如此,释明心在做出选择之前,也曾花费数年时间来确定这一点。他在接触佛曲之后,毫不犹豫地开始寻找佛学书籍以充实自己。

在这个过程中,释明心不仅仅是在吸纳经典,也是在了解自己,甚至是一场思想与观念的碰撞,结果很显然,他陷进去了,佛学的奥妙将他深深折服。

释明心在入佛门之前至少自我考验了三次:

第一次,他能看得进去枯燥乏味晦涩难懂的佛学经典,并且从中找到探索的乐趣;

第二次,释明心以坚定不移的决心考上中国佛学院,证明了这不是一场自娱自乐的游戏,而是认真考虑过后的决定;

第三次,释明心,来到寺庙,亲身体会了许多时日的佛门生活,这恰恰是最艰难的。

佛门清苦,寡淡的素食通常无法满足娇生惯养的新一代青年的胃口,何况早晚课亦枯燥艰难,无非重复着一遍遍的经文,将木鱼敲得一遍又一遍。

对于一个见惯了外面花花世界的普通人来说,稍微待上一会儿还行,时间久了根本坚持不下去。

另外,佛门的活计也不少,一边干活儿,一边还要早起练功,许多繁杂的事务累积起来,并不比俗世的“两点一线”好受多少。

令人惊讶的是,释明心全都坚持了下来。

他通过长时间的观察,确定了自己能够经受得住佛门的考验,还能在清苦的日子里,找到无比难得的满足感,这是多少金银也换不来的。

释明心认为,佛门的苦对他来说一点儿也不苦,反倒是俗世的乐更加令他格格不入,决心遁入空门的那一刻,他确定了一件事——佛门才是最适合自己的地方。

这样的选择纵然不被人们理解,但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倒也没什么挂碍。明心见性,或许正是他法名的意义。

也有网友根据释明心的选择提出自己的问题:譬如这样的事情究竟值不值得鼓励?释明心的勇气值不值得人们效仿?

事实上,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选择,一味效仿他人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不可取的。

有一个多年前的例子,说的是作家韩寒少年时曾无比叛逆,甚至为了写作的梦想而辍学,还能在这个不被人理解的决定之下,一跃而成为80后畅销书作家当中极其耀眼的一颗新星。

韩寒

韩寒的成功引发了一股“叛逆”的潮流,于是有大批学弟学妹们争相效仿,他们扔掉书本,放弃学业,模仿韩寒撰写各类文字,投稿给相关杂志甚至是出版社。

结果显而易见,这些后来者当中没有一位比得上韩寒,甚至大多数人都落得“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下场。

既耽误了学业又没能成为作家,前途茫茫,反而距离自己的梦想更遥远了。

对于想要通过模仿释明心来逃避现实的人来说,也是如此,释明心的选择显然经过深思熟虑,但后来者真的适合佛门吗?其实也不一定。

就像模仿韩寒的人最终也无法成为第二个韩寒一样,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独有的道路,在做出真正的选择之前,任何人的成败都不值得参考。

但释明心追求自我的勇气是值得肯定的,他脚踏实地的考察也是值得鼓励的,这样的精神放在各行各业都很适用。

曾有喜欢画画的网友用释明心的办法,翻阅各种资料,坚持动笔多年,终于认定了这一行业,最终在美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不就是在“坚持自我”吗?

有位哲人曾经说过,路有很多条,但人生只有一次。的确如此,人生苦短,若是人到老年才发现路选错了,到时定然后悔莫及。

与其将来自哀,不如一开始就认真选择,从心出发,考验自己,早早得出那个极其珍贵的结论,而不是任何情况下的逃避。毕竟,只有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