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去公務員上山養蟑螂,10年養殖數十億隻,李延榮如今收入百億

李延荣

对于身处南方的小伙伴而言,每年的夏秋季节,最苦恼的莫过于随时都可能“邂逅”的蟑螂了。总有一种杀不尽、灭不绝的感觉。

孰不知,就是这让人苦不堪言的蟑螂,却被一个人视作了价值连城的宝贝。

他不仅靠着蟑螂解决了一个世界性的难题,还造就了百亿身家,他就是被人称作“蟑螂先生”的李延荣。

人生若只如初见

1963年,李延荣出生在山东济南的章丘,是个地地道道的山东汉子。

80年代末,他还是当地的一个公务员,端着铁饭碗,吃着国家饭。过着舒心、安稳的日子。至于蟑螂他没见过,更谈不上有什么关系。

其实,在北方地区也有蟑螂。只不过蟑螂的个头不太大,也很少见。特别是在这“一山、一水、一圣人”的山东,蟑螂也变得特别文雅。

它们蜷缩在自己的缝隙、角落里,轻易不出来吓人,各自过着井水不犯河水的日子。

李延荣第一次认识蟑螂,还是在1990年的秋天。

那时候,李延荣刚升级做了父亲,妻子为他生下了女儿李鸿怡。

全家人也乔迁了新居,一家三口过得很是甜蜜。一天深夜,女儿的哭声把梦中的李延荣惊醒。

李延荣琢磨着是女儿饿了,赶紧向着厨房跑去,准备给女儿冲奶粉。

那时候灯的开关,大多还是用的拉线盒子。李延荣摸黑找到锅后,又去摸开关的拉线。

就在厨房的灯亮了的那一瞬间,眼前的一幕着实把李延荣吓了一跳,一群黑乎乎的飞虫从灶台边蜂拥而起。

李延荣一害怕,把刚刚抓在手里的锅也扔在了地上。厨房里稀里哗啦的一阵乱响,还把睡梦中的妻子给惊醒了。

妻子以为是闹贼了,也赶紧跑了过来,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李延荣说:“没什么,看见了一群虫子,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李延荣给妻子指了指,妻子也摇了摇头,没认出来。

好奇心促使着李延荣抓了几只,想着上班的时候问问身边的同事,看看有没有认识的。

经过同事的一番“点播”,他才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蟑螂。

正如纳兰容若的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如果李延荣与蟑螂只有这一面之缘,或许他也不会对蟑螂产生什么兴趣,更不会选择去养蟑螂。

偏巧不巧,多年后,李延荣再一次遇到了蟑螂。而起因,还是和他的“小棉袄”李鸿怡有关系。

那是2009年的一天,留学澳洲的女儿趁着学校放假,回到了章丘老家。

好长的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女儿,李延荣总想着找机会和女儿聊聊天。可女儿天天守着电脑,在看一部动画片。

李延荣就好奇,动画片有什么好看的,就凑到女儿的身边,想看看究竟有什么好看的,把女儿迷住了。

“这看的是什么?”李延荣问女儿。女儿一看是父亲过来了,就笑着对父亲说:“《蟑螂先生》,一部特别好看的动画片。”

“这看的是什么?”李延荣问女儿。女儿一看是父亲过来了,就笑着对父亲说:“《蟑螂先生》,一部特别好看的动画片。”

李延荣一听蟑螂,心里就有一种排斥的感觉:“蟑螂有什么好看的,又脏又不干净,是典型的杀不尽的害虫。”

女儿听了父亲的这番评价,可就不高兴了,她对父亲说:

“人家说了,蟑螂是世界上最干净的昆虫之一,而且浑身都是宝。”

“人家说了,蟑螂是世界上最干净的昆虫之一,而且浑身都是宝。”

说着,女儿还上网搜索了起来。就是这一搜,给李延荣搜索出来了商机。

蟑螂的存在,极大地影响了人们日常的生活,特别是对温度较高的南方地区。

但它并不像蚊蝇一类的有害昆虫。除了身体外在的部分,蟑螂自身几乎不携带,也不传播致病的细菌和有毒的物质。

蟑螂的蛋白含量也比较高,同时还具有极高的药用价值。

李延荣曾在一家医药公司任职,做到了老总的级别,对生物医药有着自己的见识。发现了蟑螂的价值之后,他就萌生了人工养殖蟑螂的想法。

然而,世上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李延荣从网上搜索资料之后,他发现在此之前,就已经有人在养殖蟑螂,但效益并不好,有些人甚至因此赔了个底朝天。

后来,李延荣还实地考察了几个地方,一番研究下来,最终选择了放弃。

一语惊醒梦中人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2011年。那年女儿留学归来,父女两人聊天的时候,又把蟑螂扯了出来。

女儿李鸿怡说:“蟑螂在四川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俗名叫‘偷油婆’,听说非常喜欢吃油性的腐食。”

女儿李鸿怡说:“蟑螂在四川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俗名叫‘偷油婆’,听说非常喜欢吃油性的腐食。”

李延荣虽然没当回事,但却把蟑螂的这个特性记在了心里。

有一天,李延荣在单位吃饭的时候,恰巧碰到有人到单位食堂收泔水,李延荣就和食堂的职员聊了两句。

职员一再地抱怨说:“现在处理泔水真是个难事,不让用泔水养猪了,都不知道怎么处理了,给人一趟400 ,都不愿意干。”

职员一再地抱怨说:“现在处理泔水真是个难事,不让用泔水养猪了,都不知道怎么处理了,给人一趟400 ,都不愿意干。”

可谓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偷油婆”的外号在李延荣的脑海里闪过。

餐厨垃圾之所以难处理,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里面含有大量的油脂。

如果蟑螂真的喜欢“偷油”,那用蟑螂来处理餐厨垃圾是最好不过的了。

餐厨垃圾的处理,本就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如果蟑螂真的能解决这个问题,绝对是利国利民的好事。

不得不说李延荣是个实干家,有了想法和思路之后,他就和女儿开始了对蟑螂的“定向研究”。他主动从原单位辞职,正式拉开了“蟑螂世界”的序幕。

李延荣带着女儿走访了几家小规模的蟑螂养殖企业,并从那里得到了第一把蟑螂的卵鞘。

怀着好奇和激动的心情,李延荣把卵鞘放在了家里的一个玻璃缸中。

没过几天,这些卵鞘竟然真的孵化出了蟑螂。

看着在玻璃钢里四处爬行的蟑螂,李延荣感觉自己离成功更近了一步。剩下的便是确认,蟑螂是否真的具备处理餐厨垃圾的能力。

起初,他仅是用家里的残羹剩饭投喂蟑螂,发现蟑螂吃得特别欢。

紧接着他又故意将饭团放软了,再投食蟑螂,结果蟑螂是一点也不嫌弃,吃得津津有味。

然而,餐厨垃圾与家里的残羹剩饭有着本质性的差别。

在观察蟑螂成长的过程中,李延荣也曾上网查阅了大量的资料。

“生物降解”餐厨垃圾的课题,在国内外的研究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也有人做过大量的实验,有人尝试过用苍蝇,有人尝试过用蚯蚓。

在实验室里效果还尚可,一旦投入到实际应用中,效果并不明显。

李延荣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后,找到了问题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这些生物都比较“挑食”,只对某一类的餐厨垃圾有效果。

更何况,我国幅员辽阔,各地的饮食习惯差距很大,餐厨垃圾的成分更是复杂多样。

要想用“生物降解”的方式来处理,首先就是要找到一种能够适用各种口味的生物。

为了确认蟑螂是否具有这样的特性,李延荣开始用各种各样的食物来喂养蟑螂。

特别是像毛血旺、火锅这种重油、重辣的食物,更是李延荣试验的重点。

用他本人的话说,“八大菜系,都让蟑螂吃了个遍”

这蟑螂真的是没有浪费李延荣的一番苦心,只要是吃的统统来者不拒,哪怕是餐巾纸和塑料袋。只要是能咬得动的,蟑螂是统统吃下肚。

如此一来,李延荣可就放心了。确认了蟑螂能够处理餐厨垃圾之后,李延荣决定再向前迈一步。

40亿“蟑螂先生”

就在不久之后,李延荣去山上租来了一小片空地,盖了一间昏暗、潮湿的小屋,扩大了自己的养殖规模。

他在这间不大的“厂房”里养起了近万只的蟑螂,信心满满地等待着自己的成果,畅想着不久的将来,就能解决餐厨垃圾处理的问题。

然而,世上哪有天上掉馅饼,一帆风顺的好事。没过多久,延荣就迎来了新的挑战。

原来,蟑螂并不像人们看到的那样,是打不死的“小强”,更不是李延荣和女儿心中,只要有水就能成长的生物。

在蟑螂的世界里,它们很“高贵”、也很娇气。养殖的密度太大了会死,不投食会死,生病了也会死。

最初的那段时间里,每天都有蟑螂会莫名其妙地死去,李延荣找不到根源,也束手无策。

为了找到原因,他整天待在阴暗潮湿的小屋里,观察蟑螂的生活习性,这一待就是一年的时间,整个人都变了,变得又瘦又黑。

很多人一听说他是养蟑螂的,恨不得当场就吐出来。一年的时间里,李延荣没有丝毫的收获。

看着日夜煎熬的父亲,李鸿怡心疼了。她对父亲说,“算了吧,别人也没有养成的,何必如此辛苦自己呢?”

李延荣笑了笑对女儿说:“再试试,你要知道这是从未有过的先例,要是成了那是利国利民、功在千秋的大事。”

李延荣笑了笑对女儿说:“再试试,你要知道这是从未有过的先例,要是成了那是利国利民、功在千秋的大事。”

就这样,李延荣在小黑屋里整整观察了三年。他把蟑螂的喜好、习性和生存方式深深的刻进了脑子里。

他是一个讲究极致的人,掌握了蟑螂的习性之后,他又开始了对蟑螂的繁殖方式、药用价值、养殖方式,开始更深层次的研究。

在研究中,李延荣发现蟑螂还有另外的一个特性。

蟑螂繁殖能力特别强,一只雌性的蟑螂在没有雄性存在的情况下,可以自我繁殖三代,而且每两天就能生出幼卵。

蟑螂不仅“不脏”,而且特别爱“干净”。每天除了吃饭以外,剩下的就是打扫自己的卫生。

蟑螂在吃腐食的时候,还能将腐食中的有害病毒和细菌彻底杀死。

它的粪便和身体当中,几乎很少含有致病的细菌,而且蟑螂本身蛋白质的含量就特别高。

这些研究,都远远打破了人们对蟑螂的认知。

在李延荣看来,蟑螂不仅可以解决餐厨垃圾的问题,还能够转化为很好的生物饲料。

这一点,又让李延荣看到了蟑螂新的价值。

经过精挑细选之后,李延荣选择了“美洲大蠊”作为自己的养殖品种。

美洲大蠊是蟑螂中的一种,虽然名字叫美洲大蠊,但并不是外来物种,是我国常见的蟑螂种类之一。养殖这类蟑螂,并不会引发外来物种入侵的可能性。

李延荣建设了新的厂房,养起了蟑螂。从最开始的几千只,到后面的几万只,一直到了上亿只。

不过,这蟑螂太能吃了,一天能吃“六顿”,不是在吃就是在吃的路上。规模有了,蟑螂吃饭的问题,开始让李延荣头疼了。

为此,李延荣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来到了章丘的卫生部门,问他们能不能提供餐厨垃圾。李延荣还说,“最好是不要钱的那种”。

当地卫生部门的工作人员听了,一下子乐开花了,每天上百万吨的餐厨垃圾,都快把他们折腾死了。

有人提出主动要餐厨垃圾额,高兴还来不及呢。工作员工说:“只要你能处理餐厨垃圾,不仅不要钱,国家还有补贴。”

就这样,李延荣和当地的卫生部门达成了合作关系,每天帮助卫生部门处理40吨的餐厨垃圾。

仅仅几年的时间,李延荣养殖的蟑螂已经达到了8亿只。每天处理的餐厨垃圾达到了上百吨。

这些令人厌恶的蟑螂,也为李延荣带来了巨大的利润。

成熟的蟑螂一部分被医药公司采购,而蟑螂的尸体则成为了重要的高蛋白生物饲料。

在李延荣厂房的外围,他养了不少的鸡。通过一段时间的对比发现,这些鸡无论是肉质还是产下的鸡蛋的营养含量,都要远高于普通饲料。

2019年,李延荣的新厂正式投产,按照计划养殖40亿只蟑螂。

新厂的规模和产业链也更加的完善,外围养鸡,顶上种植农作物。如今李延荣养殖早已超过40亿只蟑螂,年产值也达到了百亿之多。

李延荣将蟑螂化作了自己的财富密码,继续书写着40亿“蟑螂先生”的传奇。

从最初的想法到真正意义上的成功,李延荣整整用了8年的时间。

在外人看来,蟑螂不过是我们生活中的“烦恼”,但在李延荣的眼里,却化作了财富的象征。

究其原因,也莫过于“有志者,事竟成;苦心人,天不负。”除此之外,还有他处处留心的生活。

人生何尝不是这样,成功听起来很简单,但却没有随随便便。

财富很远,但其实就在世人的眼前。谁真的用了心,打开了那双慧眼,便有了别人遥不可及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