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里大造林陳相貴,08年被捕,狡辯:是為國家建綠色萬里長城

2004年,电视里,他一身笔挺的西装憨厚、沉稳,口中说着亿万观众耳熟能详的广告词,“万里大造林,利国又利民。”

 

 

2008年,法院,他身穿囚服,带着手铐,法官宣布,他作为主犯判处11年有期徒刑。

 

 

2019年,哈尔滨,他穿着雪白的短袖站在简陋的舞台上,宣传他的“省一半城乡连锁超市”。

 

 

17年间,他从全国知名的民营企业家、阶下囚再到重回大众视野,他善于自我包装,敢为他人不敢为,他利用人性的贪婪布下天大的骗局,狂澜13亿。

 

 

他就是,陈相贵。

 

 

“八分钟”发家史

 

 

2018年,被人前呼后拥的“陈总”手拿毛笔,写下“我与8有缘”;

 

 

2019年,有坐标为大连的微博网友发布了一则视频,陈相贵站在舞台上讲述他的个人经历,“30年前,我是凭着8分钟洗衣粉起家的”

 

 

所谓的“8分钟洗衣粉”是陈相贵的自创品牌,但这个洗衣粉从头到尾不过是一个虚假的宣传包装。

 

 

1986年,22岁的陈相贵从内蒙古森林警察部队退役,他领到了500元复员津贴

 

 

之后他先是在一家日化工厂做了推销员,靠着忠厚的面孔和巧舌如簧的口齿,他在短短两年时间里就赚到了几千元。

 

 

在那个人均工资不过90元的年代,这可是一笔“巨款”,陈相贵决定辞职、创业

 

 

他从自己熟悉的日化行业着手,在当时校办工厂还是个新生事物,有关部门对这种工厂有免征所得税等诸多利好措施。

 

 

善于钻营的陈相贵来到了一家学校,说服校长与其联合经营日化厂,但他怕赔本,不敢买生产线。

 

 

陈相贵眼珠一转,想到了一个法子,他从吉林一家化工厂批发成品洗衣粉,又从另一家包装厂买来包装袋,拆开大包洗衣粉,放入小袋,分装销售的所谓“八分钟洗衣粉”就此诞生。

 

 

一开始为了打开市场,陈相贵在向超市等各大商户推销时,采取商户先上货、卖货再给他货款的做法,此举很快帮助“八分钟洗衣粉”打开了东北市场,陈相贵赚到了他人生的第一桶金。

 

 

有了钱后他收购了吉林的那家日化厂,成立了“八分钟国际洗涤集团”,决心要让他的“八分钟洗衣粉”走向全国。

 

 

销售员出身的陈相贵深谙广告宣传之道,在他看来其实各种商品都大同小异,卖得好的商品不外乎就是因为广告做得好,宣传力度大。

 

 

为了更进一步打开销路,陈相贵请到了曾登上央视春晚的小品演员高秀敏做代言人,很快“八分钟洗衣粉,浸泡就干净”的广告词通过电视快速传播。

 

 

此后10年,“八分钟洗衣粉”畅销全国,陈相贵成了东北知名企业家,在上个世纪90年代末,陈相贵与立白集团老板陈凯旋号称南北二陈

 

 

但只有陈相贵自己知道,他的“八分钟国际洗涤集团”有名无实,缺乏核心技术,自始至终不过是个依赖广告宣传包装起来的空壳。

 

 

“万里大造林”欺诈局

 

 

时间进入千禧年,日化商品竞争激烈,洗衣液的出现导致陈相贵的洗衣粉卖不动了。

 

 

陈相贵不想着改进生产线,打造核心技术,反而一门心思打起了卖彩票的主意。

 

 

本着要做就要做大并且要一本万利的思路,他利用当时体彩监管不严的漏洞,暗箱操作,大量购进彩票后将大奖留给自己人,小奖卖出去,借此赚到了一大笔钱。

 

 

好在时间不久,我国相关部门就加强了对体彩行业的监管力度,断绝了陈相贵的发财之路。

 

 

这一时期,陈相贵绞尽脑汁凹人设,想利用他披在身上的那一系列耀眼名头来圈钱。

 

 

为了塑造公众心目中的“高大上”形象,2002年,陈相贵花费千万元投资赵本山的电视剧《刘老根》,他不要片酬,唯一的条件是他要出演剧中乡党委书记马明一角,因为“整部剧中,最大的官就是书记,所以一定要拿这个角色”。

 

 

2003年,电视剧上映了,陈相贵一脸正气地饰演了剧中正直清廉的乡长一角。

 

 

随着电视剧的热播,他的正面形象被广大群众所熟知,尝到了甜头后,他再次出演了电视剧《圣水湖畔》中的乡党委书记,这部剧的导演兼编剧是何庆魁,主角是高秀敏。

 

 

陈相贵与高秀敏是故交,他通过高秀敏认识了何庆魁,《圣水湖畔》就是陈相贵投资500万拍摄的。

 

 

也是在这一年,国家颁布了鼓励个人植树造林的政策,陈相贵敏锐地嗅到了其中巨大的商机。

 

 

2004年初他注册了“万里大造林公司有限公司”,号称要“用5年时间投入100亿元,在长江以北14个省份造林1500万亩”。

 

 

为了打造公司形象,陈相贵以每年60万元的价格租了一块占地400亩的庄园作为接待处。

 

 

庄园内装修奢华,为了彰显公司的财大气粗,他甚至花费50万买来5架飞机停在庄园门外

 

 

一切准备就绪,陈相贵开始宣传造势,他请来高秀敏、何庆魁做代言。

 

 

“万里大造林,利国又利民。”的广告在全国各大电视台播出,杨澜等公众人物也曾为陈相贵的公司拍摄宣传片。

 

 

短短四五年间,陈相贵共向全国405家媒体投入5000万元用于广告宣传。

 

 

万里大造林公司的业务员飞往全国各地演讲宣传,他们慷慨激昂,蛊惑人心,宣称“今天投入2.66万元,8年后回报18万元。

 

 

业务员口中所说的2.66万是公司卖给购买人10亩林地的价格,平均每亩林木2660元,而这些林地是公司以每年每亩2到30元不等的价格承包的,利润空间之巨大令人乍舌。

 

 

购买人在电视广告的狂轰滥炸和业务员的“郑重承诺”下,深陷“低投入,高回报”的陷阱。

 

 

陈相贵就是要利用人性不劳而获的贪欲和明星的光环为自己大肆圈钱。

 

 

就这样,群众眼中正直廉洁的乡党委书记、爽直开朗的笑星、老实憨厚的国家一级编剧,以及众多素来以正面形象出现在媒体上的明星、主持人,联合布下一个充满迷惑性的巨大陷阱,等待猎物。

 

 

长春市民梁某在家门口遇到万里大造林公司的业务员后,被对方的说辞诱导,他跟随业务员来到一个酒店的会议室听“项目说明会”,这其实就是一个洗脑会。

 

 

业务员在会上反复宣传,“客户买下林地后,公司有专人管护,林地成活率100%,8年后扣除购买林地的费用净赚16万元。”

 

 

梁某心动了,以为“投进去就凭空长出钱来了”,他毫不犹豫地掏出2.6万买下10亩林地

 

 

鞍山市民梁某在购买了10亩林地后,在业务员的力邀下去了内蒙古通辽市,在万里大造林公司所在地附近,他见到了“长势喜人”的林木。

 

 

业务员带梁某来到万里庄园,在门口,业务员指着那五架飞机,一脸钦佩,“梁先生,你看,这就是我们陈董事长专门买来给林木喷农药用的飞机。”

 

 

梁某心中惊叹,盯着那些飞机看了又看,进入庄园,满目尽是见所未见的奢华装潢,梁某更加叹服。

 

 

在董事长与客户的见面会上,陈相贵一身笔挺的西装,手拿话筒,站在舞台上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讲述自己如何“拿500块起家”。

 

 

讲完发家史,他话锋一转,吹嘘百万大造林如何得到了国家的支持,有多少明星参与,以及“8年尽赚16万,稳赚不赔。”

 

 

梁某和其他购林者听得心潮澎湃,他们当场拿出钱加购林地,梁某又买了30亩,前后共40亩,花费10万元。

 

 

购林者在媒体上长年累月地看到明星为万里大造林公司代言,又在万里庄园看到陈相贵的一座座奖杯,许多人就此沦陷。

 

 

他们不知道那些奖杯都是陈相贵花钱买来的。

 

 

2005年10月,他向北京礼仪之邦文化公司汇款15万元,借此得到了“中国最具影响力企业家”的名号。

 

 

这样的耀眼的头衔,陈相贵还有很多。

 

 

被他迷惑的众多群众拿着血汗钱大把塞进陈相贵的口袋,在短短3年多时间里,共计有29987人购买林地,万里大造林公司共向社会销售林木45万多亩,非法吸纳公众资金13亿元。

 

 

“造林神话”破灭

 

 

万里大造林不过是陈相贵精心编制用来捞钱的神话,2004年,他在内蒙古赤峰、兴安盟、通辽三地共租用60万亩土地,大面积种植所谓优质杨树苗。

 

 

三年多过去了,这些树苗仅仅长粗了3公分,与陈相贵宣传的10公分完全不符。

 

 

这些地方地下水距离地面3到5米,而且土质完全不适合种杨树,陈相贵请来当地人看护树苗,很少浇水,看护人只需每天来看看有没有人偷树就算完成任务。

 

 

在陈相贵案发后,有记者采访这些护林人,在他们眼中万里大造林不过是个笑话,“如果种树能有高回报,我们早就种了。”

 

 

他们告诉记者这些树苗不要说8年,18年也成不了材,但这些情况陈相贵不会让他们告诉购林者,公司规定护林人不能和外地人说话,“外地人来了,不许我们凑上去,什么也不能说。”

 

 

在万里大造林公司和购林人签订的合同中有这样一条,“管护期满后,购林人必须在3个月内将林木采伐完毕,或交由公司采伐。”

 

 

但据内蒙古林业局造林处处长刘福林介绍,采伐树木“必须得在限额控制内办理相关手续,批准后才能采伐。”

 

 

陈相贵在合同里声称已为林地购买了保险,但实际上他购买的不过是自然灾害和险,如果树长不成材,不能采伐,保险公司不承担责任,也就是说购林人的投资风险根本没有任何保障。

 

 

万里大造林公司在内蒙古、黑龙江、北京等12个省区设有99个分公司,有上万名业务员,这些业务员都买了林地,他们再通过拉人头的方式让更多的人加入营销队伍,这根本就是非法传销。

 

 

陈相贵与他的营销队伍是一个利益共同体,万里大造林公司向业务员发放业绩提成共达2亿元,公司高管的提成更是高得离谱。

 

 

2004年7月,抚顺分公司营销部长李延昭销售业绩提成4.9万元,8月份是4.1万元,9月份为4.2万元。

 

 

陈相贵本人兜里的钱就更多了,他是亿万富翁,曾一掷千金,花费182万拍下13333333333的手机靓号,他出入开的车是一辆豪车悍马,车价达150万。

 

 

此人对自己很大方,对亲人却异常抠门,他舍不得给亲儿子买一双1000元的球鞋,更不会给妻子、父母买高档物品。

 

 

陈相贵极度自私自利,视钱如命,对阻碍他敛财的人心狠手辣,他在公司设立的法务部,网络了一批地痞流氓做打手。

 

 

公司办公室主任任宝柱被怀疑私自拿了购林人缴纳的林地款,在陈相贵的指使下,5名打手将其带到万里庄园的一幢楼内,拳打脚踢,逼迫万宝柱交出钱。

 

 

万宝柱百般辩解,打手们哪肯听,他被打得死去活来,最后只得承认拿了钱。

 

 

曾任其助理的王力德在了解到陈相贵非法敛财的真相后,毅然辞职并在媒体上披露了部分内幕。

 

 

陈相贵找到王力德,递给他一份协议,“我给你80万,条件是你不要曝光我。”

 

 

王力德经不住金钱的诱惑,在协议上签了字,没等80万到手,他就被陈相贵以“敲诈勒索罪”告上法院。

 

 

白纸黑字,王力德百口莫辩,于2005年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

 

 

同样被以“敲诈勒索罪”关在大牢里的还有万里大造林公司秦皇岛分公司南戴河销售部部长焦振生,这位72岁的老中医,先是购买了25万元的林地,后又成了公司销售。

 

 

进入公司之后他了解到内幕,知道被骗便要退,要向媒体揭露陈相贵的骗局。陈相贵一口答应,还承诺要多给他20万。

 

 

2006年5月,焦振生拿着20万元还没来得及数,就被公司法务部告上法庭。

 

 

越来越疯狂的万里大造林引起了各相关部门的重视,内蒙古自治区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指控陈相贵“涉嫌非法集资”,内蒙古工商局认定陈相贵的团队“传销”,内蒙古农牧业厅、工商局等多个部门都向警方通报了陈相贵的违法情况。

 

 

同一时期,陈相贵注意到公司资金链紧张,开始转移资金,在短短几个月内就完成了5、6千万资金的转移。

 

 

焉知此举更牢牢吸引了警方的注意,2007年8月,内蒙古警方对万里大造林公司立案侦查,22日,警方拘捕了公司董事长陈相贵、总经理刘艳英等多名高管。

 

 

2008年,包头市人民检察院以“非法经营”对陈相贵等人提起公诉,12月31日,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陈相贵有期徒刑11年,没收个人财产2亿元。

 

 

刘艳英有期徒刑9年,没收个人财产1.5亿元,其余8名被告被判处有期徒刑3到4年不等。

 

 

“陈总”伺机而动

 

 

令人意外的是在万里大造林案发后,竟然有不少购林人对记者说:“我的钱不要了,就当为国家做贡献了。”在他们看来,陈相贵确实是拿他们的钱种了树,绿化了沙漠,造福了国家。

 

 

甚至自己的法庭上也大言不惭地说:“其实赚不赚钱对我已经不重要了,我就是一心想给国家建造一条绿色的万里长城。”

 

 

陈相贵罔顾事实,巧言令色,为自己开脱,那些以为为国做贡献的购林者深陷他的谎言无法自拔,而著名编剧何庆魁更是参与了万里大造林公司的分赃。

 

 

何庆魁是公司副董事长,陈相贵的合伙人,他所谓的代言、宣传,实质上都是分赃,但何庆魁面对警方却狡辩称,“我的收入全是劳动所得。”

 

 

他从公司获利500万元,在警方依法追缴时,何庆魁称“陈相贵一直在踏踏实实种树,我觉得栽树是栽不出罪犯的。”他表示他会老老实实赚钱退给警方,还做好了随时去坐牢的准备。

 

 

2014年,因在狱中表现良好,陈相贵获准出狱,他再度创业,穿上西装,手拿话筒,在舞台上侃侃而谈,说他的发家史、讲述他在狱中的经历。

 

 

还曾多次出现在央视春晚的观众席上,此人本性难移,总是习惯于将自己暴露在聚光灯下,喜欢被人前呼后拥地换做“陈总”。

 

 

如今他在东北地区大肆宣传“省一半超市”,不知是否又是一场炒作起来的虚荣繁华,但愿陈相贵能迷途知返,踏踏实实做事,老老实实做人,切勿让贪欲断送了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