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歲中國天才,該國花上百萬將其挖走,結果博士一畢業就回國

“留学生”一词最早出自中国唐朝,代指遣唐使归国之后依然留在唐朝的日本学生,这些学生之所以还留在唐朝,正是因为一次出使能学到的唐朝知识不多,所以要细水长流,也就是说从那时候开始留学生的责任,就是学习他国文化反哺自己的国家,以国家的繁荣为前提,次要才是追求个人的前途。

清朝到民国时期,被官方送去日本、美国的留学的学生,或者个人去日本、美国留学的学生,也多是以这一点为前提,比如说庚子留学生、如孔祥熙、伍廷芳、季羡林、蔡元培、鲁迅等,并且当时整个大环境都明确指出“师夷长技以制夷”,没有像日本那样对唐朝打着文化交流的旗号偷偷摸摸。

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国家大危机的消灭,留学生去留学的目的,渐渐变得多元化和私人化,这样就使得“留学生”这三个字带着的历史使命感被消融,也就诞生了不少诸如杨舒平、许可馨之流,她们不仅仅是不愿意回国发展,甚至还踩一捧一,所以陈嘉澍这样的学子就显得更为可贵。

陈嘉澍生于1984年的浙江宁波,他的名字取“稻曰嘉蔬”之“嘉”,“雨润万物”之“澍”,可想而知父母对他是有多喜爱,又是有多期待,陈嘉澍也没有让他们失望过,从小他就显得与众不同,前有牛顿观察苹果,后有陈嘉澍观察电风扇插板,当时他爷爷故意逗3岁的他,把台灯的插头当做风扇的插头差,他一眼就看出了不对。

相信很多人当初脱离家庭去上学的时候,都是大吵大闹或者管不住过的,即便不这样,也是含着一包泪目送着自己父母远去过,起初陈嘉澍的父母也以为他会这样,结果这个被认为调皮捣蛋的男孩子却安安稳稳待到了放学,在学习上表现出了常人无能能及的冷静和安定,颇有一种“不动如山,才学非浅”的感觉。

当然陈嘉澍也不是没有过叛逆期,到了初中他一下就心猿意马起来,上课不再心无旁骛,父母每每要他好好学习,他都会不耐烦,以至于本来一直都有个好成绩的他,竟然沦为了中等水平,甚至他自己还没有意识到这种滑坡,之于他的人生会有怎样大的影响,或者说如果陈嘉澍就一直这样下去,他就废了。

好在陈嘉澍的父亲实在是一个教育达人,尽管小时候让他一个人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却从未放弃过走进他的内心,所以跟他促膝长谈过一次,告诉他他可以玩,初中也可以不给自己压力,但高中却不行,因为到时候耽误的是他自己,也说自己为什么多年不在家,就是因为要让陈嘉澍好好学习,走得更远,以后更有出息。

这一次谈话让陈嘉澍瞬间回归到之前的状态,走上了那一条注定要他来走的学神之路,他先是把之前的功课补了回来,又远超其他人学习了很多课外知识,大家都知道高考可不都考课本知识,在这样的冲劲下,高中他又成为了众人瞩目的学霸,并且在高中的时候获得了复旦大学和香港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陈嘉澍先是选择了复旦大学的力学专业,并且拿到了全额奖学金,不过学习过程中他发现自己更喜欢电子工程学专业,在得知香港城市大学面向内陆地区招收大学生时,他奋发努力又考上了香港城市大学的电子工程学专业,并且依然拿到了全额奖学金,在校期间,因为成绩优异申请到了交换生资格,2006年他前往美国梅龙大学学习。

交换生涯的一年里,他意识到还有更多的知识版图等着他拓展,2007年美国启动“富布莱特科学奖学金”计划,陈嘉澍又抓住机会,成为第一个获得该奖学金的中国人,随后前往美国加州大学深研电子工程学,在此期间他依然是一个优秀的存在,吃苦耐劳不说、研究质量也高,于是大家都认为陈嘉澍会留在美国了吧?

要先说明一点,“富布莱特科学奖学金”计划本来就是美国为了吸引海外人才,尤其是科学和技术上领袖级别的海外人才而提出来的,所以不仅资助时间变长,连奖学金都无比之丰厚,尤其陈嘉澍拿到的奖学金更为丰厚,折合人民币超200万元,是他学费、生活费以及一切开销的有力支撑,俗话说:“拿人手软,吃人手短”,那陈嘉澍呢?

陈嘉澍非常有意思,拿到奖学金当天他上了新闻,还没捂热就表示:“希望能学有所成,归来后协助祖国发展。”事实上不少天才们都说过这句话,但多半最后又有种种原因而没有归国,所以大家也没有抱太多期望、或者说对这句话并没有产生太多情绪,属于瞥一眼过去的言论,陈嘉澍却真正做到了“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跳级读完博士毕业后没多久,陈嘉澍回国了,2014年创立加特兰微电子,实现了业界“第一颗CMOS工艺77GHz毫米波雷达射频芯片的研发和量产”,“波雷达射频芯片”是作用于汽车自动驾驶和智能网联上的一种重要存在,低成本和小型化是它的重要指标,而在陈嘉澍之前,这一技术被国外厂商所垄断,现在陈嘉澍打破了这种局面。

与此同时陈嘉澍还拿了多个奖项,包括杰克基尔比最佳学生论文奖、固态电路协会博士成就奖、ADI杰出学生设计者奖等等,完成了从研究生到商人的华丽转身,也完成了作为一个留学生最本质,且最纯粹的责任,更实现了自己的理想,很多人说他这一顿操作溜得很,他也确实应当成为留学生的榜样,至少有的人看到他是要感到羞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