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中国崛起是威胁,韩国要抱紧美国大腿,加强美日韩联盟反华

专家:中国崛起是威胁,韩国要抱紧美国大腿,加强美日韩联盟反华

1月2日,据韩国《东亚日报》报道,美国著名国际关系学者约翰·米尔斯海默在接受专访时,就未来东亚地区的地缘政治格局进行了一番分析和预测。米尔斯海默认为:中国越是强大,韩国所要面临的安全威胁也就越大,这一点从此前的萨德事件中就可以窥得一二。韩国现如今所需要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确保韩国在无论持有何种观点和政见的人当选总统的情况下,都能够确保韩国同美国建立一个稳定的关系。

专家:中国崛起是威胁,韩国要抱紧美国大腿,加强美日韩联盟反华

《东亚日报》在报道中声称,中国正在积蓄力量,试图超越美国成为一个新的“霸权国家”。米尔斯海默对此的展望是,世界正在进入第二次“冷战”,而中国很快就将赶上美国,拥有与美国相同水平的力量。在未来的15年内,两国很有可能因为台湾问题而爆发军事冲突。届时,韩国的“安美经中”,也就是国防安全依赖美国,经济方面则与中国保持紧密合作的外交政策,将会显得“糊涂至极”。米尔斯海默鼓动韩国与日本和解,认为韩国要抱紧美国大腿,以便于美日韩三国联手对华发难。

专家:中国崛起是威胁,韩国要抱紧美国大腿,加强美日韩联盟反华

无论米尔斯海默出于何种考量,其对韩国媒体所说的这番话,无疑是试图给中国泼脏水,通过渲染中国威胁的方式来迫使韩国站队美国,从而酝酿一盘大棋,即在美国事实上已经无法为世界提供有效的国际治理和建设性力量的情况下,通过恐吓和威慑来维系美国现有的霸权。由于信息不足,因此在相关报道中并不能够确定,“中国试图成为下一个霸权国家”这一观点,是出自米尔斯海默还是出自《东亚日报》。但无论是哪一方,有如此的偏见足以证明西方以及附庸于西方的专家学者和媒体舆论们对于中国认知的缺位。

实际上,值得注意的一点是,《东亚日报》在刊登对米尔斯海默的专访时,所使用的语言共有四种,分别是韩语、英语、日语和中文,但中文字体是繁体字而非简体字。从这个角度来说,这篇报道所面对的观众,是西方以及西方附庸的民众,是韩国国内亲美力量对内宣传,强化内部思想统一的一篇报道。这也是许多国家媒体的常见做法,少数的例外是著名反华媒体美国之音和德国之声,这两家长期经营简体中文媒体,一直尝试对中国国内民众进行宣传,借助西方国家在舆论场上的霸权地位来协助美国对中国开展舆论战。毫不客气地说,无论是米尔斯海默还是《东亚日报》,仅从这篇专访之中,丝毫看不出其曾考虑过中国人的想法,而仅仅是将中国放在一个西方默认的“反派大魔王”的位置之上,射完箭之后再去画标靶,而不考虑标靶的位置是否符合现实。

专家:中国崛起是威胁,韩国要抱紧美国大腿,加强美日韩联盟反华

需要指出的是,米尔斯海默一直是“中国威胁论”的有力支持者和宣讲人之一。在其著作《大国政治的悲剧》中,其曾表示,中国崛起会使得美国失去亚洲地区的霸权,两国因此将会进入激烈而危险的竞争。2014年东乌危机之时,米尔斯海默还曾做出过违反当时美国舆论的表述,称美国不应陷入同俄罗斯的对抗,而应当集中精力针对中国。但或许也正是因为其认定中国才是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并且全心全意地将精力投入在针对中国一事上,其在中国国内的知名度颇高,但在美国却略显边缘化。

米尔斯海默既反对自里根时期开始美国开始的“自由主义霸权”,又反对特朗普政府时期所践行的“特朗普主义”,故而在现如今高度撕裂的美国国内处在两边不讨好的位置。米尔斯海默事实上给出了一套在其理论中行之有效的用以遏制中国的办法,但由于这一套办法需要美国政客们做出类似于英剧《是,大臣》中“有魄力”的决策,以长远目光而非短期收益为指标,以国家利益而非个人或者小团体利益为优先考量,因此在美国这样一个能够将腐败合法化的国家根本没有推行的可能性。而放到国际上,就是米尔斯海默忽视中国乃至于美国盟友的感受,以机械的感情来看待事物。

具体到此次接受韩国《东亚日报》采访一事上,其所提出的美日韩联手对华发难的构想,有一个绝对难以解决的问题,即日韩矛盾。两国矛盾源自殖民历史时期,日本长期侵略占领半岛,奴役半岛人民,其中的典型代表便是慰安妇问题。这段历史问题虽然因为美国对于冷战的需要,在1950年后受到了一定的压制,却一直是日韩两国间一根拔不掉的刺。两国进行军事建设时,虽然名义上各有各的假想敌,但针对彼此的用意十分浓厚,甚至到了不加掩饰的地步。在韩国右翼执政时期这种情况或许还能够有所缓解,但在现如今左翼势力崛起的情况下,两国间的矛盾只有升级的可能,很难出现转圜的情况。

专家:中国崛起是威胁,韩国要抱紧美国大腿,加强美日韩联盟反华

应当认为,作为中国人民大学的名誉教授,中国人给予了米尔斯海默足够的尊敬,将其视作一个可敬的对手;米尔斯海默也没有辜负中国人的重视,不断在战略层面提出各种各样值得中国警惕的构想。虽然有污名化中国的嫌疑,但其动机却是出于美国的国家利益,是出于务实的政治考量。不过,无法正视中国的合理诉求,甚至于无法正视美国附庸们的合理诉求,是以米尔斯海默为代表的一大批美国专家学者的通病。在可预见的未来里,这种情况不会出现任何本质性的变化,而这会“帮助”美国现任总统拜登、最有可能的下一任总统特朗普和更靠后的美国总统去“竞争”美国历史上最差总统的“宝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