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不会想到,菲律宾大选反转再反转,亲美派或彻底没戏了

菲律宾当前最受关注的一件事情,恐怕就是明年的大选了。按照该国法律来说,杜特尔特是没有连任的资格的,这对于美国来说是一个好消息,该国希望可以扶持亲美势力上台,毕竟杜特尔特对美国实在是不感冒。

然而让美不会想到的是,菲律宾大选竟然反转再反转,意外的一幕就这样出现了。杜特尔特不退出政坛,他的女儿莎拉将参加副总统竞选,而他之前的助手克里斯托弗·吴也将参加总统竞选。不管怎么说,这对美来说都是非常不利的。

菲律宾大选反转再反转

自从杜特尔特担任菲律宾总统之后,这个国家就发生了重大转变,除了国内的转变之外,外交层面上也发生了转变,原本美菲两国之间的关系还是比较亲密的。

但是杜特尔特却并不是一个亲美派领导人,并且他深刻的意识到与美国合作的危险性,所以他在对美态度上相对来说是更加理性的,反倒是中菲两国之间的关系有了明显好转。

这让美方是感到十分不满的,杜特尔特的在任期将会在明年的时候到期,所以谁将参加下一任总统的竞选,就显得至关重要,美方自然是向扶持亲美派人士上台了,这样就能够促进美菲关系进一步亲密。

不过让美国没有想到的是,菲律宾的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也真的是一波三折,经历了反转再反转。

要知道,杜特尔特肯定是没有办法继续担任国家总统的位置了。

这是该国宪法所不允许出现的情况,所以他在一开始的时候准备参加副总统的竞选,然而扶持自己之前的助手克里斯托弗·吴上台。

不过后来这一提议遭到了拒绝,并且也在国内引发了热议。

随后杜特尔特就宣布要退出政坛,有消息称他的女儿莎拉有可能会竞选国家总统的位置。

意外的一幕就这样出现了

就在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确认的前几日,菲律宾境内传出了一个消息,杜特尔特会和他的女儿莎拉一起,竞争国家副总统的位置,而克里斯托弗·吴则竞争国家总统的位置。

这样做的目的其实很简单,那就是确保杜特尔特和莎拉,有一个可以上台,这样对于国家大事的把控是更有利的。而真正的反转却在截止日期到来的时候。

原本打算竞选国家副总统的克里斯托弗·吴,转为竞选国家总统,而莎拉则提交了竞选国家副总统的相关申请,杜特尔特则是竞选国家参议员。

莎拉在政治方面,也是拥有着非常强硬的手腕的,与她的父亲在很多政治思想上,是可以达到高度一致的,杜特尔特上台之后将国家治理的很好。

想也知道,将国家交到亲美派势力的手中是很不放心的,若是莎拉能够继承自己的位置,那么对于这个国家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并且克里斯托弗·吴也是杜特尔特非常信任的一个合作伙伴,对于他和莎拉的组合,杜特尔特也是非常满意的。

莎拉在国内的支持率还是很高的,不少民众都表示会选择对她进行支持,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莎拉上台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这样令人意外的一幕出现之后,美方估计都傻眼了,这下基本上是不可能扶持亲美势力上台了。

看来之后的美菲关系还是比较微妙的,想要恢复杜特尔特上台之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

近日,菲律宾大选候选人申请登记已落幕。回看过去一个多月来,菲律宾政坛出现了非常有意思的一幕:现任总统杜特尔特并未准备隐退,而是在最后关头竞选参议员,连日来多位候选人撤回或是替换申请……就连菲媒也感慨,用“奇怪”来形容过去一周来菲律宾的政治发展都是不够的。

候选人们这波“任性”的操作,着实令人琢磨不透。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菲律宾研究中心主任代帆在接受天目新闻记者采访时,分析称,菲律宾大选牵扯到背后政治势力家族、派系的利益分配、选举布局问题,他们可能在进行持续沟通后,才正式确定候选框架。

随着候选人名单尘埃落定,到明年大选之前,各路候选人必将使出“十八般武艺”赢得选票,最终,这场权力之争谁会成为最后赢家?

一场充满变数的竞选:有人临期退场、有人出乎意料地参选

2022年5月,菲律宾将举行新一届国家领导班子换届选举,届时,新任总统、副总统、国会议员和省市长官、议员将组成菲律宾政权新势力。其中,按照以往选举惯例,总统和副总统将由选民分别投票产生。

当地时间11月15日下午5时,递交和修改大选竞选申请已至最后期限。而菲律宾选举形势的扑朔迷离,引发外界关注。

据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报道,9日至15日,菲选举委员会收到了15份要求撤回竞选的申请;仅在15日当天,选委会又收到10份替换候选人的申请。《每日问询者报》指出,此次候选人的退出、换人、“同室操戈”等等,都是菲律宾此前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为此,菲律宾政治监督机构呼吁选委会重新审视递交申请“占坑”的行为。不过,菲选委会发言人希门尼斯称,11月16日之后,尽管政党不能再更换候选人名单,但参选人仍可随时撤回竞选申请。

在菲律宾竞选大戏中,最受关注的非现任总统杜特尔特和其女莎拉莫属。外界纷纷猜测,这档“父女齐上阵”的阵仗,会为杜特尔特阵营政治影响力进一步加码。

然而,事情的发展出乎意料。身为达沃市现任市长的莎拉并未如父亲意愿,参与竞争总统,而是于11月13日正式提交材料申请副总统候选人资格。同时,作为菲律宾北部高支持率的领袖人物,莎拉对外宣布将搭档在菲南部根基深厚的总统候选人小马科斯携手迎战,而小马科斯是前任总统马科斯之子。天目观察菲律宾大选反转再反转“总统二代”组合会笑到最后吗?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长女宣布竞选副总统 图源:新华社

不得不说,莎拉这一投身对方阵营的举动,遭到菲律宾执政党民主人民力量党的反对。据《南华早报》报道,杜特尔特称,他将支持其长期助手、现任参议员克里斯托弗·吴竞选总统,小马科斯并非他心目中的最佳人选。

而反观杜特尔特的参选表现,堪称反转、再反转。10月份,杜特尔特对外宣布自己要隐退后,却让总统府放出消息要参选副总统,在外界一度怀疑父女二人要同台竞技时,有菲媒报道,在候选人登记日期即将截止之际,杜特尔特高调“入场”参与参议员的竞选角逐。天目观察菲律宾大选反转再反转“总统二代”组合会笑到最后吗?

2021年11月15日,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参选参议员 图源:新华社

据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菲律宾研究中心主任代帆分析,杜特尔特因为其政治手段过于强硬,在菲律宾饱受争议,下台后恐将遭受反对派政治对手的追责,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他要通过参选来保证自己的政治命运。

代帆指出,杜特尔特参选副总统,不一定能成功当选,因为有更合适的人选参与竞争。另外,他放弃参选副总统,一定程度也是出于为女儿让路的考虑。那么,参选参议员,实际上是他更明智的做法,并且由于他的影响力仍在,杜特尔特很有可能成功担任参议员议长这一重要职位。

值得一提的是,杜特尔特在菲律宾平民中威望颇高。一方面,他不仅大刀阔斧整治毒品扩散、官场贪腐败等乱象,另一方面,他大力推行“大建特建”等一系列发展战略,在全国进行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刺激了菲律宾经济发展。

“总统二代”搭档将成为大选最强组合?

最新民调显示,小马科斯支持率为47%,远远高于其他总统候选人。排在其后的是菲律宾副总统莱妮·罗布雷多(18%)和马尼拉市市长伊斯科·莫雷诺(13%)。副总统候选人方面,参议院议长文森特·索托以44%的支持率排名第一,莎拉以25%的得票率位居第二。

目前看来,小马科斯和莎拉不仅民意呼声都很高,而且基本盘互补——马科斯家族的影响力覆盖了菲律宾的北部,而杜特尔特家族则在菲律宾南部得到广泛支持。双方强强联手,对赢得大选十分有利。天目观察菲律宾大选反转再反转“总统二代”组合会笑到最后吗?

选民在菲律宾马尼拉的选举委员会外呼喊口号 图源:新华社

但这并不代表“马莎组合”已经稳操胜券。代帆指出,如果二人的势头太猛,极有可能成为众矢之的,引来所有对手的主动攻击。

据路透社11月17日报道,一个名为“反对马科斯一家回归和军事管制的运动”的组织当天向菲律宾选举委员会递交了申诉材料,要求禁止他参加总统竞选。

消息显示,小马科斯在1995年担任北伊罗戈省省长期间,因未能提交1982年至1985年的所得税申报表而被判逃税罪名成立。两年后,上诉法院维持了这一判决。而根据菲律宾税收法律规定,在税务方面被定罪的公职人员终身不得担任公职、投票或参加任何选举。这给“马莎组合”的大选之路埋下了隐患。

无论对于菲律宾国内政治发展还是对外政策来看,此次大选都非常关键。自杜特尔特2016年上台以来,菲律宾社会治安好转,民生设施得到改善,并加强与中国、俄罗斯等国的交往。而大选的结果对这些政治遗产的存续与否,具有决定性影响。

“谁当总统,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中菲关系的未来。”代帆指出,几个候选人中,小马科斯对华态度比较友好,如果他当选总统,大概率会延续杜特尔特的外交政策。

据菲律宾华文媒体《世界日报》10月22日报道,小马科斯接受该媒体采访时指出,菲律宾与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的关系都是不可或缺的,睦邻友好对双方都有利。

小马科斯还强调,虽然菲中两国有分歧,但双方不得不寻求共识,菲中“民心一定要相通”,两国合作领域越多越好。

不过就目前来看,虽然中菲两国高层互动频繁,但是南海、非法移民等诸多问题仍旧存在,同时又有美国从中作梗,无疑给两国关系持续改善造成了阻碍

菲律宾舆论一度哗然。这意味着在2022年5月菲律宾大选期间,菲律宾1.1亿国民将在这对父女间作出抉择。媒体也开始猜测,这对父女的针锋相对是否暴露了杜特尔特家族内部的分歧。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与女儿萨拉(图源:BBC)

对此,菲律宾总统发言人罗克对外界表示,“父亲杜特尔特和女儿萨拉,他们彼此相爱,不会互相对抗或争斗”。

“叛逆”的女儿

杜特尔特是律师出身,曾担任菲律宾人口第三大城市达沃市的市长,于2016年当选菲律宾总统至今。

萨拉则跟随着父亲的脚步,先是成为了律师,然后赢下了达沃市的市长职位。由于菲律宾总统与副总统的职位都要求竞选者年满40周岁,而今年43岁的萨拉,势头正盛。

11月9日,萨拉突然宣布不再参加达沃市长选举。两日后,她宣布加入菲律宾基督教穆斯林民主力量党,并很快取代了该党派此前的副总统候选人。最后关头放弃连任市长,并取代党内候选人的操作也和2016年杜特尔特竞选总统时出奇地一致。

 

菲总统最后时刻为女儿让位,但家可能还是要散
菲律宾首都马尼拉街头支持萨拉选举的游行队伍。(图源:美联社)

 

作为杜特尔特的长女,萨拉是家族这一代最出色的政客。在此前菲律宾的多项民意调查中,萨拉几乎都是最热门的菲总统候选人。杜特尔特和他所在的民主人民力量党曾希望萨拉能够接替他,但萨拉在11月15日表示,之所以不愿意参加父亲领导的政党,是因为该党出现了严重的内部分裂。

值得注意的是,萨拉不仅没有接过杜特尔特的衣钵,甚至还和有争议的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次子小马科斯联手,联手角逐2022年大选。

杜特尔特的母亲作为著名社区活动家,曾在推翻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恢复菲律宾民主统治的“人民力量”运动中发挥了突出作用。由于马科斯198 9年在夏威夷流亡中去世,生前并未承认贪 污等罪名,因此有媒体猜测,小马科斯之所以积极参选总统,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为父亲讨个公道。

 

菲总统最后时刻为女儿让位,但家可能还是要散
小马科斯不承认其父亲曾经遭受的指控。(图源:路透社)

 

萨拉与小马科斯的强强联手几乎锁定了胜局,马科斯家族的影响力覆盖了菲律宾的北部和中部,而杜特尔特家族则在菲律宾南部得到广泛支持。

据《亚洲气象站》的最新民调显示,在萨拉宣布竞选副总统后,小马科斯在所有菲律宾总统候选人中的支持率高达47%,远高于排名第二、现任副总统莱妮的18%。

而这一切似乎都在杜特尔特的意料之外。当萨拉宣布竞选副总统时,杜特尔特对菲律宾媒体表示,在总统民调中遥遥领先的萨拉选择了竞选副总统,这个决定很奇怪。

对此,广西社科院东南亚研究所副研究员杨超在11月16日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萨拉与小马科斯的联手意味着,杜特尔特家族内部在总统竞选策略上出现了不可调和的分歧。在他看来,杜特尔特不是不想女儿参与竞选,但他担心女儿太年轻,无法驾驭复杂的政治局面,二来杜特尔特比较希望继任总统能继续贯彻其原来的政策路线,因而可能更倾向于以亲密助手蒙·吴和自己的组合出征总统竞选,或是以萨拉和蒙·吴的组合竞选。但萨拉方面可能无法接受笼罩在父亲的无形压力下,失去自主权。

因此,杜特尔特宣布与女儿竞争副总统的说法只是一时赌气,因为这样只会两败俱伤。至于杜特尔特改选参议员,在杨超看来,无论杜特尔特是否能选上,他的政治影响力都将大不如前。

中国社科院国际问题专家张奕辉在11月16日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达了不同的观点。张奕辉认为,菲律宾盛行家族政治,杜特尔特与其女儿萨拉在维护其家族利益,持续在菲律宾政坛保持影响力的做法是一致的,因此并不存在杜特尔特家族内部出现根本分歧的说法。杜特尔特与其女儿萨拉先后竞争副总统之位,原因在于萨拉对其政治前景仍未下定决心有关。“所以在萨拉宣布要竞选副总统后,杜特尔特为了给女儿让位,最后改选参议员就是证明。”

萨拉为什么选择副总统?

与大多数总统制国家不同的是,菲律宾的副总统和总统是分开独立竞选的,并非由总统直接任命。总统与副总统是菲律宾仅有的两名由国家选举产生的行政官员,可以分别来自不同的政党。

相比于总统的大权在握,副总统可以做的事情十分有限,其最大定位是在特定时候成为总统的继承人。

根据1987年菲律宾宪法和1987年行政法,副总统无需获得任命委员会的确认即可成为总统内阁成员,可以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执行委员会成员,而且是总统死亡、永久残疾、免职或辞职时,继任总统的第一顺位。

自菲律宾建立现代政治体制以来,总共有四起副总统就任总统的情况,其中三起是因为总统去世,另一起是因为总统辞职。

相比于无法连任的菲律宾总统职位,副总统的任期同样为六年,并且可以连选连任两届,这意味着副总统作为政府的二号人物,可以在菲律宾政坛保持更长期的影响力。

尽管此前菲律宾民众对于萨拉竞选总统的呼声最高,但杨超认为,萨拉离开父亲及执政联盟的资源后,所拥有的政治资源还不足以冲击总统宝座。因此,莎拉权衡利弊,选择与小马科斯结为政治联盟。

杨超推测,小马科斯与莎拉应该是谈好了结盟条件,即莎拉支持小马科斯登上总统之位,而做为回报,6年后莎拉竞选总统时,小马科斯阵营要给予莎拉全力协助。“对于政治历练还不够,又没有了父亲资源背书的莎拉来说,先退一步,在副总统的职位上先行历练,6年后再竞逐总统更为保险。”

 

菲总统最后时刻为女儿让位,但家可能还是要散
杜特尔特长女萨拉宣布竞选菲律宾副总统。(图源:路透社)

 

而张奕辉则认为,萨拉最终选择竞选副总统,可能是因为顾及外界的评价。

“如果萨拉的父亲刚刚下台,她就竞选上台,会让外界有担忧杜特尔特及其家族影响力世袭的看法,会加剧杜特尔特家族遭到的国际社会批评。而萨拉竞选副总统,获胜的希望非常大,如果能蛰伏一届再出来竞选,萨拉的总统之路会走的更加敦实,也会消除外界的杂音,”张奕辉认为,这可能也是萨拉不竞选总统,而竞选副总统的主要考虑因素。

值得一提的是,一旦2022年小马科斯和萨拉成功当选,杜特尔特能够如愿当选参议员,两个家族很可能迎来皆大欢喜的结果。

据美联社报道,菲律宾著名左翼人士雷耶斯认为,马科斯和杜特尔特家族的联合有着最自私的目标,即恢复马科斯的声誉和保护即将离任的总统杜特尔特。

杜特尔特一旦成功竞选参议员,就可以拥有免于被起诉的权力,可以避开他因铁腕缉毒等事件所面临的指控。

杨超指出,无论是从小马科斯的竞选言论,或是萨拉担任达沃市长期间的表现,在对外关系方面,又或是萨拉的重要支持者前总统阿罗约的友华立场来看,小马科斯和萨拉一旦上台,菲律宾的对华政策应该会比较友好,在各方面也应能加强双边合作。

张奕辉认为,小马科斯和萨拉的组合当选不会从根本上改变杜特尔特现行的一些做法,毕竟杜特尔特现在的支持度非常的高。但是在对内和对外政策上仍可能出现一些微调,包括内政上手法更怀柔,外交上与美国靠得更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