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若選擇親美 對中國有何威脅?中國早已提防兩大領域

在俄羅斯現任總統普京的領導下,俄羅斯政治局勢從葉利欽時期的混亂無序,走向了現如今總體穩定與緩慢發展的狀態。對於俄羅斯人民、中亞五國人民、伊朗人民來說,俄羅斯政府如果能在未來保持像現在這樣的穩定,將是「可持續性」有益無害的。

而對於中國政府來說,無論是俄羅斯的穩定,還是俄羅斯現在與未來的外交政策,都是極其值得我們重視與研究的。至少,我們不能再次看到中國北方「大兵壓境」的軍事對峙,對抗狀況。

在新中國成立後,由於中國與蘇聯短暫的政治友好,兩國一直都未曾談及中蘇邊界的問題。而到了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中蘇兩國之間的政治裂痕在不斷擴大,在邊界問題上的爭端也愈發頻繁(例如中蘇軍事對峙)。

面對蘇聯的軍事壓力與政治壓力,毛澤東主席通過深思熟慮,決定調整中國的對外戰略。特別是在蘇聯不斷挑起邊境軍事衝突後,中國政府才將中蘇邊界問題納入其對大戰略中,作為未來對美關係緩和、聯合全球範圍內一切反對蘇聯霸權主義的一個重要對抗方式。當然,這種對抗只是暫時的,隨着蘇聯的解體,繼承了蘇聯大部分領土、軍事經濟實力的俄羅斯,就因為美國霸權主義的擴張,而選擇了對華合作的態度。

當然,在葉利欽時代,俄羅斯選擇過親美親歐,其導致的最終結果無論是在經濟上還是在軍事上,都無一例外地被歐美國家利用殆盡,俄羅斯除了在部分地區發生軍事叛亂外,在首都地區,也湧現了親歐美的資本寡頭(這些寡頭對俄羅斯政府的統治威脅極大,甚至控制了俄羅斯部分命脈行業)。

俄羅斯若選擇親美,對中國有何威脅?中國早已提防兩大領域

而在普京上台後,俄羅斯的狀況才走向暫時性的穩定,至少那些在俄羅斯國內崇美媚歐的寡頭們在普京的鐵拳出擊下逃的逃,死的死,而試圖謀反獨立的叛軍們也被暫時壓制。可以說,在普京總統的治下,俄羅斯才保住了部分自身實力。

不過,普京今年已經69歲了,無論是對於俄羅斯還是對於普京來說,留給他們繼續改革,抑制衰落的時間都已經不多了。隨着世界局勢的發展,中國正在堅定不移地實現崛起,美國卻又在政治內耗與經濟泡沫中走向衰落。那麼,普京離任,新生代領導人治理的俄羅斯,是否會對中國改變外交政策?俄羅斯若選擇親美,對中國來說有什麼威脅?

俄羅斯若選擇親美,對中國有何威脅?中國早已提防兩大領域

事實上,關於這一問題,我們之前有考慮過。甚至連時任車臣領導人的卡德羅夫都納入在了我們的考慮範圍之中(指俄羅斯未來主要政治力量組成部分)。就現實情況來說,俄羅斯若要選擇親美乃至反華外交的話,可能性極小,俄羅斯也將因此付出巨大代價。不過,就算是「中俄交惡」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我們都有必要仔細思考這一轉變帶來的後果。

而經過我們的淺層分析,從宏觀的角度來看,其實在應對俄羅斯轉變的兩大領域上,中國早就有所提防與熟慮。而這兩大核心領域,對於俄羅斯來說已經不再是強項,但對於中國來說,卻和俄羅斯的情況恰恰相反。那麼,這兩大領域究竟是什麼呢?就本質而言,分別是:軍事、經濟。

從軍事領域來說,俄羅斯對中國的軍事威脅已經遠小於蘇聯巔峰時期了。如果俄羅斯一旦選擇了親美路線,為了討好歐美而與中國交惡,部署大量部隊在中國邊境的話,對於中國解放軍而言,其實構成的軍事壓力並不嚴重(俄羅斯軍隊雖然在裝備與載具上數量頗多,但其「戰爭機器」無法維持長久狀態)。

熟悉俄羅斯軍事力量的朋友都知道,現今俄羅斯陸軍力量雖然在數量上頗為巨大,但是從戰爭後勤上來看,俄羅斯已經無法支撐起長時間的大規模戰爭動員。光從裝甲部隊上來說,俄羅斯陸軍擁有超過2萬輛主戰坦克的驚人數量(其中大多為T-72主戰坦克等老式型號),然而早在1997年的時候,俄羅斯國防會議秘書巴圖林就表示,能夠維持俄軍的軍費撥款只能滿足全軍60%左右。

也就是說,早在20世紀末期時,俄羅斯軍事力量就因為資金不夠,而處於接近「半癱瘓」的狀態,而在費用短缺的情況下,俄羅斯陸軍的裝備或載具也很難進行大規模更新換代式生產列裝,從這個角度而言,俄軍的現代化進程實際上由於經濟萎靡不振而出現了停滯狀態(縱使俄軍擁有了T-14阿瑪塔主戰坦克這樣的新型載具,也很難提升俄軍全局戰鬥力)。

而在俄軍出現經費不夠的窘況下,遵守軍紀的俄軍部隊現在也只能不斷維護一些蘇聯時期生產的軍事裝備,在獲得經費的情況下,可以適度地翻新一下,以避免在未來可能出現的戰爭中呈現出「落後」的情況。那麼,那些不遵守軍紀的俄軍部隊呢?仔細想想,一個經常缺錢,自身裝備又落後於時代先進水平,同時官兵都缺乏管制的部隊,很有可能會將自己的裝備賣掉「換錢」。

說實話,俄羅斯政府與軍方高層自始至終都不允許這種行為的發生,嚴厲禁止地方軍隊私自倒賣俄軍裝備,然而,這樣下層軍官倒賣軍火的現象也依然屢禁不止。這和俄羅斯經濟發展緩慢,以及俄羅斯輕工業較為落後,促使其國內部生活消費品較為匱乏,以及俄軍地方部隊缺乏經費等有直接原因(俄羅斯軍隊窮的現狀,是值得全球所有國家深以為戒的,畢竟,再窮,也不能窮軍隊)。

綜上所述,在俄羅斯政府缺乏資金調配給俄軍的情況下,俄軍就算擁有數量再多的武器裝備,也無法對其實戰能力有長足提升的效果。畢竟,在缺乏維護與改良的情況下,俄軍再優質的武器也成了大規模戰爭中的「快速消耗品」,無論是俄羅斯現有的工業實力,還是其拉胯的經濟實力,都很難和中國有平起平坐的對抗能力。

俄羅斯若選擇親美,對中國有何威脅?中國早已提防兩大領域

不過,俄羅斯軍隊欺負一些小國家還是夠用的。諸如格魯吉亞、烏克蘭、立陶宛這樣的小國,俄羅斯倒是可以對其進行毀滅性軍事打擊(暫且不論核打擊,只需要通過局部戰爭的軍事行動,就足以讓俄羅斯周邊的小國毫無還手之力了)。但是若要和美國一同來對抗中國,俄羅斯勢必也會自討苦吃,不自量力。更何況俄羅斯政府現在有了被歐美利用的「歷史教訓」,而美國與西歐各國也忌憚「蘇聯的復辟」,勢必會對俄羅斯的投懷送抱更加小心防備。

當然,無論俄羅斯在軍事方面親不親美,或者是否選擇親華,中國解放軍都早已有所防備。畢竟,中國的首都就在北方,離俄羅斯只剩下蒙古國這個緩衝帶。如果中俄之間發生局部戰爭,那麼中國最精銳的裝甲部隊勢必會勢如破竹,直插俄羅斯心腹地帶(前提是俄羅斯真的選擇了親美反華,與中國發生大規模局部戰爭的話)。

那麼,在軍事上我們早已有所提防的話,那麼在經濟上呢?關於這一點,我們可以參考一下蘇聯解體後俄羅斯經濟的發展。眾所周知,中國是在改革開放後,在堅持社會主義政治體制下,逐步從沿海地區,再到中部、西部地區進行經濟改革等轉變。而在這一系列轉變中,中國並沒有特別倚重於輕工業與重工業,在保持重工業發展優勢的同時,也完善了輕工業發展的結構,實現了國家財富的穩定積累,從而在完善的經濟基礎上走向崛起。

然而俄羅斯卻走了一條和中國完全不同的經濟發展道路。隨着蘇聯解體後,葉利欽時代的俄羅斯經濟進行了所謂「休克療法」治理後,其經濟不斷沒有實現復甦與恢復,甚至在一定程度上還傷害了俄羅斯的工業基礎,讓大量在蘇聯時期身居高位的貪官污吏把持着政府資產,將國有企業據為己有,導致俄羅斯經濟一度出現嚴重危機。

俄羅斯若選擇親美,對中國有何威脅?中國早已提防兩大領域

幸而在普京上台後重拳打擊腐敗分子,驅逐、消滅資本寡頭,穩定俄羅斯經濟情況與政治局勢後,現在的俄羅斯經濟才能暫時獲得一定程度的緩慢發展,而不是像葉利欽時期那樣走向迅速衰落的深淵。更何況現在的俄羅斯經濟發展還需要中國的合作,如果單靠俄羅斯自身屯量巨大的天然氣、石油資源,成為一個特大號「資源出口國」的話,那俄羅斯也勢必步入資源陷阱國家常見的麻煩境地。

那麼,若俄羅斯保持這樣的經濟狀況,選擇親美反華,與中國交惡,能夠在經濟上與中國對抗?很明顯,俄羅斯是絕對不可能的。就從體量上來看,俄羅斯一年的GDP生產總值大抵相當於中國廣東省。而從經濟發展類型來看,俄羅斯也是較為單一的重工業,尤其是石油加工與鋼鐵生產等方面,是在蘇聯時期發展起來的典型重工業國家。

這樣的國家可能在軍事方面與中國對抗,可能會在局部上呈現與中國「平起平坐」的可能,但是在經濟上,俄羅斯和中國沒有可比性。這對於每一位俄羅斯人來說,無疑都是殘酷的現實。畢竟,在幾十年前,他們發展得比中國更好,生活水平也比中國更高,但是短短几十年後,蘇聯解體,俄羅斯的經濟實力就遠遜於中國,甚至其總體實力只相當於中國的一個省了(這也是為何有部分俄羅斯人懷念蘇聯的原因)。

而就算俄羅斯在未來選擇親美反華,以西歐各國為首的美國盟友,也必然不可能會信任美國。畢竟,繼承了蘇聯大部分遺產的俄羅斯,仍然具有推平歐洲的軍事實力,而這種實力甚至是核彈頭都難以阻擋的(俄羅斯有廣袤的國土,對這樣的國家進行核打擊要花費巨量的成本,況且俄羅斯也有核彈頭,對西歐各國的小範圍領土卻造成了打擊優勢)。

俄羅斯若選擇親美,對中國有何威脅?中國早已提防兩大領域

而在無核情況下的常規局部戰爭,西歐各國對陣俄羅斯是基本沒有贏面的(在鋼鐵洪流面前,西歐各國沒有還手之力)。所以,如果不把俄羅斯崛起的可能儘可能地壓制到一個微乎其微的程度,那麼,因為和美國聯手的俄羅斯將讓美國盟友們看起來更像是「外人」。而關於這一點,美國政府其實也從未考慮把俄羅斯當成「自己人」來看。

對於美國來說,國與國之間的關係唯有利益與共永存。所以美國就算與俄羅斯合作,美國政府也勢必會繼續對俄羅斯保持忌憚與防備的態度,以防止俄羅斯實現崛起。更何況在1991年蘇聯解體的時候,葉利欽時代的俄羅斯選擇親美政策,當時的俄羅斯狀況想必所有人都是有目共睹的「難堪」。

俄羅斯若選擇親美,對中國有何威脅?中國早已提防兩大領域

所以,綜上所述,俄羅斯將會一直被歐美各國所防備、忌憚、削弱着,俄羅斯目前的最佳選擇,就是與中國密切合作,保持作為戰略夥伴的關係,才能在未來可能出現的危機中,中俄兩國共渡難關,實現在中俄範圍,乃至亞歐範圍,全球範圍的經濟發展。更何況,隨着時代的發展,對抗已經不再順應潮流,合作共贏,才是實現可持續發展的未來最優選。

當然,實現這一切的前提,是俄羅斯必須要有一個穩定、開明、經驗豐富的政府班底,能夠讓俄國的外交政策與政治局勢,經濟狀況保持在最適應時代發展的需要狀態下。畢竟,2021年的俄羅斯和1991年的俄羅斯對比起來,並沒有太大的改變,但是當初那個年輕且熱血的年輕總統普京,如今卻變得愈加沉穩與蒼老。

人的壽命是有限的,但為人民服務,建設國家的事業卻是永遠存在的,我們希望俄羅斯能與中國合作,共同走向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新時代宇宙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