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業發達的美國 為何在走向衰落? 「中國崛起」方式已說明答案

除了美國以外,在歐洲、東南亞、中東,乃至東亞地區,都有不少國家正在高速發展着金融行業(例如阿聯酋轉型金融業),而與金融業發達的國家相對應的,則是注重發展實業的國家(參考德國製造業)。

平心而論,掌握了全球金融霸權的美國,看似能在未來可能出現的金融危機中,再次利用霸權來吸血其他中小型發達國家,從而為自己在危機中受傷的自己「回血」。而注重發展實業的國家,似乎就註定會被金融業收割利用,成為「美國的回血包」。

既然美國金融行業如此發達,那美國歷任總統又為何要嚴防華爾街金融巨頭試圖達成的「金融壟斷」?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又為何要不惜一切代價對中國發起貿易戰,從而促使美國在海外發展的實體行業「回流」美國?

金融業發達的美國,為何在走向衰落?「中國崛起」方式已說明答案

從美國現在表現出的種種問題來說,其核心原因,就是美國「實業空心化」,實體經濟嚴重衰退,從而導致美國走向衰落。畢竟,對於美國資本家來說,做實業賺的錢遠遠比不上做金融賺得錢來的快,來得多,既然做金融比做實業更賺錢,那大量的資本家也勢必會湧入金融市場,從而迅速賺錢高額利潤,進一步擴大自身資本。

不過,雖然有不少資本家通過進入金融市場,其中一部分成功者被稱之為 「金融資本家」

,但仍然一部分堅持發展諸如工業、農業的 「實業資本家」

,在美國大興金融業的背景下,依然堅守着自己擅長的領域(正所謂祖宗之法不可變)。當然,其中也有一部分實業資本家進入了金融市場,但其根基仍在實業領域,所以仍然沒有轉型成為金融資本家。

金融業發達的美國,為何在走向衰落?「中國崛起」方式已說明答案

那麼,當一個國家的大多數資本家都開始大搞金融業的時候,這個國家將會出現哪方面的強大與衰落?至少在美國身上,我們可以看到美國金融業是全球規模最大,實力最強的。而在美國強大的金融業基礎與全球軍事、經濟、文化霸權的結合下,美國現有的「美元金融霸權」,又勢必會在「霸權存在」里對全球各小國「發號施令」,甚至在經濟危機來臨時,通過美元霸權來吸取諸如日本、英國、韓國、德國、法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盟友的經濟實力,以此來彌補自己的元氣大傷。

也就是說,諸如日本、韓國這種表面上還保有「部分主權」,與美國結盟的國家,實質上也只是美國自身遭遇危機時,拿來擋槍、獻祭、補給的「韭菜之國」罷了。而用更加通俗的比喻,就是「美國在中國的旁邊餵養了日本、韓國兩頭羊毛豐厚的肥羊,等到美國急需羊毛換錢的時候,日本與韓國這兩頭肥羊就是首先被修剪,薅整的對象」。

說到這裡,也許某些打心底里喜歡韓國、日本的網友可能就有點不開心了。實際上,美國除了想把日韓兩國養肥了以後使勁薅以外,對於中國,美國一貫以來的態度也是如此的。在「解放戰爭」時期,支持國民黨反動派的美國就一直熱衷於將中國定位為所謂的「反蘇聯前線」,將未來可能發生的戰爭放在中蘇兩國的本土,而不是讓美蘇兩國直接對抗。

而就算中國共產黨取得了內戰勝利後,走向了改革開放,美國也妄圖讓中國成為日韓那樣的「肥羊」,希冀於在美國的強勢威逼下,中國能為美國的損失「買單」。更何況中國現在實業經濟極其發達,如果成為美國的「盟友(小弟)」,那中國強悍的實業基礎正好就可以與美國的強大的金融霸權結合,進而在中國被利用的基礎上,「輔佐」美國奠定千秋霸業。

然而,中國作為社會主義國家,從國家利益與民族大義等角度來考量,中國政府都絕對不可能將中國人民的勞動果實拱手讓人。畢竟,中國是由人民組成的國度,並不屬於任何買辦、財閥、官僚的既得利益團體所有物。如果為了短暫的和平與美國的「友好」而葬送本國的前途,那人民革命的意義又是什麼呢?為此,我們勢必將堅決抵制美國的威逼利誘,不能給美國出賣任何中國的國家利益。

既然中國無法被美國吸血,那麼面臨金融危機時,美國就算吸血韓國、日本等盟友,也不可能完全恢復自身的實力,也更不可能有實力再和中國對抗。那麼,對於這樣的情況,美國應該如何應對呢?在這方面,美國其實早就開始模仿中國的現行政策,以試圖真正「讓美國再次偉大」了。

金融業發達的美國,為何在走向衰落?「中國崛起」方式已說明答案

從發展的因素上來說,中國是一個經濟強國的核心原因,就在於中國實業發展水平之高而造就的,可以說,是中國保持實業興盛,從而才實現經濟在「硬基礎」上的崛起。對此,美國政府想必也深有感觸。畢竟在20世紀早中期,美國走向強盛,實現長達數十年繁榮的核心原因,其實也和美國工業實力強大,實業興盛有極大關係。

而在20世紀末至今,美國實業衰落,諸如底特律「汽車城」這樣的老工業區出現了蕭條、治安混亂的狀況,其實就是美國當今實業水平的縮影之一。而就在2021年,美國現任總統拜登在馬里蘭州的巴爾的摩市大談美國基建成就時,他身後的港口起重機卻極為醒目的標註着「上海振華重工」這6個漢字(莫非「拜振華」名號石錘?)。

要知道,諸如港口起重機這樣的設備,美國自己是有實力研發製造的,但為什麼又要進口「中國製造」的產品?便宜、好用、優質其實就是中國產品的最大特點。而美國現今無論是人力成本還是物力成本,總體上都明顯比中國高過太多。而美國大量實業資本家為了追求更低的投資成本,寧願選擇在不少東南亞國家進行發展(當然,中國由於治安穩定,人力資源充沛,所以也吸引外國資本家在中國投資發展)。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也知道美國前總統特朗普為何要跟中國打貿易戰了。從表層次來看,特朗普希望通過打擊中國經濟,保護本國貿易實力,從而減少美國對華的貿易逆差,從而在減少中國貿易順差的同時,對美國政府財政支出呈現有利影響。

而從深層次來看,特朗普此舉是為了通過貿易戰,促使美國在海外的實業資本家們進行「資本回流」,將那些在海外的實業轉移回國內,提高美國實業經濟在總體經濟中的比重,以避免美國在金融危機中遭遇嚴重打擊,同時也讓美國恢復像20世紀時期那樣的強大。

金融業發達的美國,為何在走向衰落?「中國崛起」方式已說明答案

從這裡我們看到,特朗普作為美國房地產商人,其實對美國經濟出現問題的核心原因把握得相當清楚,也對中國崛起的實力基礎了解得相當到位。特朗普及其內閣智囊明白,中國崛起最值得效仿的方式,其實就是發展「實幹興邦」的實業經濟,而非投資巨量資源發展金融經濟。於是,特朗普在打開對華貿易戰後,緊接着就是對金融市場進行改革。

特朗普在2016年上台初期,就對金融市場進行了一系列措施,來對付一些並不喜歡特朗普的金融寡頭,而在此之後,特朗普又通過取消各類奧巴馬時期成立的法案,從而保護中低收入群體的經濟利益,從而讓資本巨頭收割普通人財富的能力減弱了一些。然而,特朗普的行為不可能從根本上解決美國社會最嚴重的問題,即美國難以改變的「金融壟斷資本主義」社會現狀。

了解美國歷史的人都應該十分清楚,美國自從誕生以來就是權力較為分散的聯邦合眾國,而其政治體制又是典型的資本主義國家。無論是對於猶太資本家還是歐洲權貴而言,美國都是「富人的樂土」(當然,全球各國的貪官污吏也非常喜歡移民美國)。而在資本家看來,投資金融業比實業來錢更快的現狀下,勢必會吸引大量有錢人進入金融資本市場,從而在形成巨大的經濟規模比例後,在美國社會形成金融壟斷資本財團。

而一旦金融壟斷資本主義在美國形成,那將會對美國社會產生什麼影響?從政治上講,美國金融巨頭將會形成龐大的利益集團,除了可以大幅度干預美國大選外,也能通過自己搭建或僱傭的喉舌影響社會輿論,進逼美國政府修改國內政策。關於這一點,我們可以參考美國前總統特朗普時期,大量受資本巨頭指使的傳統媒體、互聯網新聞平台對特朗普個人及其團隊進行大規模污衊、抹黑的案例。

金融業發達的美國,為何在走向衰落?「中國崛起」方式已說明答案

而在特朗普執政末期,他在全球社交平台上的個人賬號甚至都被「全面封殺」,至今為止,特朗普個人社交賬號都仍未被解封。值得我們特別注意的是,特朗普被美國互聯網巨頭封殺的那一刻,特朗普仍然是「名義」上的美國總統,並未將總統權力交給拜登。由此可見,這些金融財閥與各路寡頭不僅侵犯了美國的國家主權,無視言論自由,甚至還利用媒體動搖美國穩定,可謂其心可誅。

而除了政治方面,其他諸如經濟、文化上美國出現的實業蕭條與輿論控制,其實都和金融巨頭們刻意引導的結果有極大關聯。也正因如此,特朗普作為一個代表美國廣大中低收入群體的「政治新手」總統,在大量美國民眾(主體是美國低收入白人群體,諸如農民、工人等)的擁簇下,才敢提出眾多前任美國總統想提卻不敢提的政治行動(參考特朗普對非法移民的嚴厲限制、在美墨邊境修牆、召回美國駐軍、對華發起貿易戰等)。

當然,特朗普在兌現對美國人民承諾的同時,也讓美國陷入了嚴重的種族主義、民粹主義思潮。而特朗普的行動也沒有瓦解美國的金融壟斷資本主義,從而讓這些金融資本家繼續「寄生」在美國人民之中,讓美國在強盛狀態後走向衰落狀態。那麼,在這方面,中國又是如何進行的呢?

對於金融壟斷資本主義,中國其實早就對這樣的苗頭是有所預防與打擊的。在改革開放早期,我國就對一些試圖壟斷行業的企業進行過很大程度的限制,而在這些企業不斷發展壯大後,中國政府又經過不斷完善法律條例,從而制約一些大型公司對外擴張,試圖實現壟斷的野心,同樣,在中國金融市場裡也是如此。直到目前為止,金融業占我國全體經濟的比例仍遠小於實業,我國在實業發展強勁的同時,金融業在社會中的發展也始終保持着監管和限制,從而避免出現類似於美國現在的情況。

金融業發達的美國,為何在走向衰落?「中國崛起」方式已說明答案

而就我國的社會性質而言,中國是社會主義政治體制國家,其經濟發展模式也是以公有制為主體,其他諸如私有制等並行存在。在這樣的社會發展現狀下,只要繃緊對經濟發展的警惕性,就不會出現類似於美國,以及現在不少歐洲的情況。畢竟,中國絕對不能出現「實業空心化」,其金融業的發展,也將維持在可控的範圍內。

那麼,美國能否模仿中國現在的崛起方式,在經濟上進行更多硬性管控,從而讓美國走出衰落之境,迎接再次偉大?事實上,我們可以從美國自身的性質進行分析。從較為現實的角度上來說,美國作為一個老牌資本主義國家,想從實體工業資本轉向金融壟斷資本,其實是美國發展必然的歷史大勢,無論是特朗普還是拜登,都無法力挽狂瀾,重振美國。

金融業發達的美國,為何在走向衰落?「中國崛起」方式已說明答案

從美國對外進行實體工業資本的轉移來看,其實我們可以直到,作為承載美國實業目標接收國家,一般其實力都是相對有限的,或者說可接收範圍非常有限。例如越南、馬來西亞、印度、泰國這樣的國家就是如此,而美國就算在中國發展實體經濟,也勢必會因為中國本土崛起的實體經濟而進行競爭。

而隨着中國本土實業的強大(例如製造業),美企在中國因難以競爭,進而轉移到更為貧窮的發展中國家,而在這一過程中,勢必就會有大量美國實業資本家轉而選擇發展金融資本,理由非常簡單,畢竟搞金融比搞實業來錢更快。而在這一轉變中,從實業轉向金融的資本家們賺到了大量財富,更會吸引起還在堅持實業的其他資本家們向金融轉變,而這就類似於「從眾效應」了。

金融業發達的美國,為何在走向衰落?「中國崛起」方式已說明答案

而在大量美國有錢人搞金融壟斷資本的情況下,他們不能依靠實業而獨立地存在(金融壟斷資本主義的本質是對實業經濟的寄生),而隨着美國實業資本家不斷減少,大多都轉向金融資本家時,美國就會減少大量人力密集型勞動崗位,進而誘發失業率上升(畢竟美國不可能人人從事金融行業)。

而金融壟斷資本導致的惡性循環下,美國社會也遲早將bao露嚴重經濟問題,而就算美國政府想方設法彌補掩蓋,只要再來一次金融危機,美國金融業崩潰,那麼缺乏實體經濟支撐的美國就將遭受難以彌補的重創,從而讓美國迅速衰落。而上述這一切不僅是美國正在進行的道路,一些正在倚重金融業,甚至將金融業作為國家支柱的資本主義國家也在重複上述過程。

金融業發達的美國,為何在走向衰落?「中國崛起」方式已說明答案

而作為資本主義性質的美國,不可能強制干預國內資本家進行實業建設與生產,也更不可能限制金融資本家的不斷擴張,假若美國政府真正這麼做了,那美國就不會堅持資本主義,而是奉行具有時代優越性的社會主義體制了。中國之所以不會因金融危機遭受嚴重打擊,就是在社會主義框架下,有條不紊地保持實業競爭力,限制金融業擴張,做到了社會主義政治與市場經濟的有機結合。

而之所以我們看到不少發達國家很富裕的情況,其實只是他們在金融危機前的表面現狀,而諸如古巴這樣的社會主義國家較為貧窮,一方面主要因為以美國為首的歐美發達國家對古巴進行的全面經濟封鎖,而另一方面又是因為在經濟封鎖基礎下,古巴進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嘗試無法推行,從而讓古巴現在呈現醫療發達,但經濟水平一般的情況。

金融業發達的美國,為何在走向衰落?「中國崛起」方式已說明答案

而中國作為全球人口最多,在文化水平總體提升明顯且勞動資源豐富(也就是曾經被人提到過的人口紅利)的國家,自然是在實現了自身經濟、軍事崛起的同時,又保證了全民小康,甚至又在社會治理中保持了極高效率(參考中國政府在新冠疫情中的出色表現),而這一切都建立在優越的社會主義制度的基礎上。

而現在,美國封鎖中國是不可能的,其封鎖做法也只會加速美國金融危機。而對中國展開貿易戰短期看起來貌似不錯,實際上對中國沒有本質傷害,卻對美國各階層利益造成了一定損害,而且還消耗了美國的外交信譽。而最好的做法,就是美國結合自身國情,再次像羅斯福總統時期那樣,讓美國學習社會主義發展模式,從而在減少貧富差距、消除階級矛盾、加大實業發展等方面步步到位,才能讓美國有可能走向「偉大」。

然而,現在的美國不僅沒法處理金融壟斷,也無法削弱資本寡頭在美國的政治影響,甚至就連疫情也不可能做到有效控制,更何況,他們仍然對社會主義保持着傲慢與偏見,無法借鑑中國,也拒絕學習中國。由此可見,現在軍事、經濟仍顯強盛的美國,已經不如曾經那個包容、開放、敢說敢做、照耀全球的美國了。

要知道,歷史上每一個衰落前的強國,都會走向類似故步自封,天朝上國般「自我感覺良好」的心理狀態。清帝國是如此,英帝國也是如此,那麼,美利堅合眾國又會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