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台時親近中國 臨下台投靠美國,杜特爾特是不是「聰明」過頭?

在2016年剛剛走馬上任之時,菲律賓第16任總統

羅德里戈·杜特爾特顯然對美國這個「傳統盟友」相當的不待見,公然宣稱「是時候告別華盛頓了」。在接下來的五年中,杜特爾特也確實為此付出了諸多努力,但如今隨着杜特爾特的總統生涯接近尾聲,擺在我們面前的,卻是一個令人大跌眼鏡的反轉結局:

杜特爾特正以最大努力讓菲律賓與美國聯合

雖然與我國僅僅隔着一個南海,歷史上也早已互通有無,但在進入近代後,菲律賓與遠在太平洋另一邊的美國才更加親密,從1898年開始的長達48年被美國殖民的歷史更是讓現代菲律賓在各種層面實現了與美國的高度同化,是遠比日本還要鐵杆的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傳統盟友。

在這種歷史大背景下,如程咬金一般在2016年殺出的羅德里戈·杜特爾特隨時隨地表現出的那種對美國的厭惡自然就顯得異常另類和刺眼。僅以2020年為例,在當年1月29日,杜特爾特就宣布

無限期禁止內閣成員赴美出席任何官方活動;再到2月7日,杜特爾特又下令向美方通知中止菲美「訪問部隊協議」,誓言要將美軍徹底趕出菲律賓。如此態度,仿佛美國是杜特爾特的殺父仇人。

上台時親近中國,臨下台投靠美國,杜特爾特是不是「聰明」過頭?

杜特爾特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則是杜特爾特對中國異乎尋常的好感。比如杜特爾特剛一上任,就下令對始於上一任總統阿基諾三世的黃岩島衝突問題進行冷處理,並由此成為南海周邊國家與中國和平處理南海主權衝突的典範;

在新冠疫情爆發後,杜特爾特堅決頂住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利用疫情抹黑、攻擊中國的壓力,主動向中國申請疫苗援助,甚至自己帶頭接種中國疫苗,親身為中國疫苗的安全性打了一波活廣告。

在杜特爾特這種操作下,中菲關係得以進入新世紀以來最穩定、友善的「蜜月期」,令不少菲國內和西方觀察家大跌眼鏡,甚至都開始以「親華派」來為杜特爾特的政治傾向定性。

上台時親近中國,臨下台投靠美國,杜特爾特是不是「聰明」過頭?

杜特爾特接種中國疫苗

西方人的大跌眼鏡,正是我們中國所希望看到的,對於這位總統,我們也一度給予了相當程度的厚望。但進入今年以來,「親華派」杜特爾特卻一改之前堅持數年的親華反美態度,轉而開始全面向美國靠攏。這些舉動之「反常」,以至於

美國著名智庫蘭德公司都於近期專門發表了一份專題文章進行一一列舉:

首先是今年以來,菲律賓多名高官對美國政府和美軍太平洋司令部進行了一系列的密集訪問,重建之前被杜特爾特叫停的菲美雙邊戰略對話;

其次是在7月30日,趁着美國防長奧斯汀訪問菲律賓的機會,

杜特爾特與奧斯汀聯合宣布撤銷之前中止《訪問部隊協議》的決定

,允許美軍以訪問的名義進入菲律賓國土;

最後在10月15日,美菲兩國聯合宣布,將在2022年全面恢復兩國聯合軍事演習,同時將邀請在上個月才成立的以反華為核心主旨的AUKUS安全協定另兩個成員國,即澳洲和英國以觀察員的身份出席,

這被外界普遍解讀為菲律賓打算加入AUKUS協定的前兆。

上台時親近中國,臨下台投靠美國,杜特爾特是不是「聰明」過頭?

美菲聯合軍演

與之相伴的,則是菲律賓在南海問題上對華態度的全面惡化

就在近日,菲律賓外交部在社交平台公然對中國海警船進行批評,稱中國海警船在對菲律賓「挑釁」期間,曾接連出現超兩百次的「非法」行為。菲外交部表示,這已經對菲律賓構成了赤裸裸的「威脅」,對此菲律賓將不得不表示全面的抗議。

杜特爾特如此「轉進如風」,的確讓人一時間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但若能仔細分析杜特爾特的出身和性格,就會發現,這種在中美之間反覆橫跳的行為,從一開始就是註定的。

上台時親近中國,臨下台投靠美國,杜特爾特是不是「聰明」過頭?

杜特爾特

菲律賓是一個嚴重依賴門閥政治的國度,在這一點上,杜特爾特與他強烈反對的那些腐敗政客並無二致:

從1946年起,杜特爾特的父親韋森特·杜特爾特就是達沃市的市長,並以手腕鐵血、性格兇狠揚名菲律賓政壇。在這樣的薰陶下,杜特爾特很早就培養出了喜歡用暴力解決問題,但又非常注意政治影響,且善於在多方勢力之間閃轉騰挪的功利主義政治理念。

而在家庭特有的正義感與民族認同的培養下, 杜特爾特還是個異常堅定的菲律賓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者,對美國這類域外大國強加給菲律賓的不平等待遇非常反感。

所以綜合起來,杜特爾特的本質就非常清晰明了:

他是一個

徹頭徹尾的「菲律賓愛國者」,一切政治行為都以菲律賓自身利益為最優先;在他眼裡,美國和中國都是一心只想利用菲律賓的域外大國,因此他既不親美,也不親華,決定其與中美距離遠近的,只有中美兩國對菲律賓的利用價值。

上台時親近中國,臨下台投靠美國,杜特爾特是不是「聰明」過頭?

杜特爾特

了解這些之後,杜特爾特之前一系列對華友好舉動的真實動機也就呼之欲出:

首先,杜特爾特要藉助迅速崛起的中國的力量,減弱美國對菲律賓內政外交無處不在的影響力;

其次,菲律賓是一個長期貧窮的弱國,杜特爾特迫切需要通過主動拉攏對華關係從中國這邊獲取經濟建設方面的援助;

最後,杜特爾特知道菲律賓無法與中國正面對抗,所以希望通過在南海問題上的對華「示弱」,來換取中方同樣的讓步,從而為菲律賓在南海爭取足夠的利益。

上台時親近中國,臨下台投靠美國,杜特爾特是不是「聰明」過頭?

杜特爾特

杜特爾特的這種想法是相當務實的,但問題在於,經過數年的時間推移,如今菲律賓面對的國際國內環境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首先,杜特爾特的一系列親華舉措已經激起菲律賓國內親美派的普遍反感;

其次,杜特爾特在南海問題上的「讓步」並未換取到其所期望的結果,在國內卻又激起菲律賓民族主義者和愛國主義者的反感。如今杜特爾特的任期僅剩半年多點,這些人已經與親美派聯合起來,打算在杜特爾特卸任後對杜特爾特家族展開「反攻倒算」;

最後,美國轉向全面反華,而中國無法在這種大環境下為菲律賓提供足夠的安全保障,杜特爾特再不轉向,菲律賓自己肯定要先被美國收拾。

所以即是為了自己和自己的家族,也是為了菲律賓的未來,趕緊修復與美國的關係,緩和菲律賓各反對派勢力對自己的仇恨,就是杜特爾特在卸任之前必須做好的最後一件大事。

上台時親近中國,臨下台投靠美國,杜特爾特是不是「聰明」過頭?

杜特爾特歡迎美國防長

從這點來說,國內一些人僅僅因為杜特爾特做出過一些有利於我國的舉動就稱其為「親華總統」,確實是過於草率和稚嫩了。國與國之間從來只有利益,杜特爾特是狡詐的,但對菲律賓而言,他的確是一個合格的領導者,杜特爾特如今對中國的「背叛」,無疑是給國人在國際關係上又上了一課。

但反過來說,真正的問題從此時才開始顯現:

在杜特爾特走後,菲律賓必然全面轉向親美反華,而屆時趁着這股西風上台的菲律賓新一屆領導人,還能保持杜特爾特這種清醒、務實而又狡詐的頭腦嗎?

幾年之後需要在國際關係方面上一課的,或許正是菲律賓人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