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首次承诺不再寻求改变中国,幕后暗藏大玄机

美国不再寻求改变中国?

美国总统举办世界“民主峰会”前夕,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接受记者采访,表示愿意与中国共存,这不是美国释放出来的善意,而是美国已经意识到,在中美关系发展中,美国没有能力改变中国,美国希望在国际社会彻底孤立中国。既然如此,中国就应该做好充分的准备。

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明确表示,美国政府的目标是,塑造国际环境,使其更有利于美国及其战略盟友的利益和价值观,有利于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它不是要给中国自身带来根本性改变”。

这是美国近一个世纪以来的最大变化。众所周知,美国始终念念不忘改变中国。中国内战期间,美国著名驻华大使司徒雷登曾经提出“划江而治”,试图把中国变成一个南北分裂的国家。新中国成立之后,美国宣布制裁中国。上个世纪70年代,虽然中美建交,但是,正如人们所知道的那样,到目前为止,美国仍然武装中国的台湾地区,以所谓“与台湾关系法”遏制中国。

可以这样说,美国无时无刻不在寻求改变中国。美国总统尼克松是反对中国的美国政客,但是,出于地缘政治战略考虑,这位美国总统在中美尚未建交的时候,访问中国,为中美关系改善铺平道路。美国民主党总统卡特宣布中美建交,可是,当美国国会通过“与台湾关系法”的时候,这位美国总统签署了法案,试图以美国的国内法,平衡海峡两岸关系。

美国总统里根向台湾作出所谓保证,承诺向台湾出售武器,并且承诺不支持中国统一。可以这样说,美国无论是在政府还是在国会;无论是在行动上还是在外交讲话中,都旨在寻求彻底改变中国。

到目前为止,美国仍然把中国看作是“另类”,试图将中国置于死地。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接受记者采访时发表的讲话,值得人们高度关注。

可是,考虑到美国总统即将举办所谓的“民主峰会”,人们有理由相信,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发表的言论,实际上是另一种对待中国的态度,那就是将世界分为“民主国家和非民主国家”,把中国打入另册。美国不是要给中国自身带来根本性的改变,因为美国也没有能力给中国带来根本性的改变,而是要把中国变成一个不受国际社会欢迎的“边缘国家”。

通俗地说,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发表的言论,实际上是为美国总统举办“民主峰会”吹风。让国际社会意识到,美国并不打算改造中国,但是,美国也不打算与中国合作。美国之所以作出这样的改变,其中的道理非常简单,那就是美国民主党政府在一次又一次碰壁之后,不得不作出选择。

美国总统拜登入主白宫之后,对中国居高临下,咄咄逼人。两国代表在美国阿拉斯加克雷奇举行会谈,美国安全事务助理公开表示,“以实力地位”对待中国,颐指气使。中国外交官当场明确表示,中国决不接受“以实力地位”对待中国。中美外交官在瑞士苏黎世会谈中,中国外交官更是直言不讳,拒绝接受中美“竞争”。这一方面充分反映出中国领导人在处理中美关系问题上,始终把握大局;另一方面也充分说明,中美文化差异决定了,在如何处理两国关系问题上,两国似乎还没有找到解决方案。

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释放出来的信号是,美国不寻求改变中国,但是,美国绝对不会把中国视为合作伙伴。美国希望与中国共同存在,但是,一定会拉帮结派,在国际社会建立遏制中国。换句话说,美国没有能力改变中国,但是,美国决定建立自己的小圈子,把中国排除在外。

这是换一种策略遏制中国。所以,对于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发表的言论,绝对不能从正面的角度进行解释。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已经意识到,中国不可能在美国的压力下改变,中美必须学会在“国际体系内工作”。既然如此,美国就必须寻求更加有利的地位,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在国际社会遏制中国。

无论是全球气候大会,还是在半导体信息控制方面,美国都希望建立一个没有中国或者把中国排除在外的国际体系。从美国总统的讲话到美国新闻媒体中美政治议题设置,人们会发现,美国社会已经形成普遍共识,那就是在对待中国问题上,必须开展全方位的竞争。这种竞争既体现了资本主义的本质属性,反映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思维定势,同时也反映出在新的全球地缘政治格局下,美国朝野普遍的焦虑感。

美国要求所有半导体生产企业,必须把自己的信息交给美国商务部,韩国企业和中国台湾的企业已经迫于压力,将部分信息转移给美国。虽然美国联邦政府依据的是美国国内的“国防工业法”,按照一些学者说法,这部法律只是对美国国内企业有效,但是,谁也无法否认,只要美国施加压力,中国台湾企业和韩国企业就必须乖乖就范。虽然他们在口头上表示不会将敏感的消费者信息交给美国,但是,在暗地里他们一定会配合美国,向美国政府提供有用的信息。

美国之所以这样做,原因非常简单,那就是建立以自己为中心的全球产业链,在半导体等工业制成品的零部件供应链方面,牢牢把握主动权,把中国排除在外。美国对中国通信企业采取的一系列制裁措施,已经让美国尝到甜头。

美国对中国中兴公司采取惩罚措施,中兴公司乖乖就范,不得不聘请美国官员监督生产。虽然中国华为公司拒绝接受美国的条件,但是,美国已经迫使中国华为公司放弃自己的消费业务,中国华为公司消费者移动终端设备制造部门被迫分离,中国华为公司面临巨大的困难。美国试图通过重塑半导体产业链,迫使中国放弃半导体产业,服从美国的安排。美国试图将半导体生产企业控制在自己的手中,以便在关键时刻给中国以致命的打击。

可以这样说,美国虽然不寻求改变中国,但是,美国的所作所为充分说明,美国随时都想要彻底颠覆中国。

改变中国有两种途径:一种是从外部入手,一种是从内部突破。美国总统尼克松提出“不战而胜”,就是要在中国内部实现全面突破。美国著名战略学家布热津斯基所提出的战略,令人不寒而栗。改革开放之后,美国在中国培养第五纵队,通过各种方式改变中国的高等教育,以至于中国高等教育不论是在学术范式还是在教学内容方面,已经初步与美国“接轨”。

在自然科学领域,中国乐意见到这样的结果。可是,在社会科学领域,如果与美国接轨,那么,中国所坚持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和社会科学将会面临巨大的挑战。中国正采取一切可能采取的措施,强化高等院校的马克思主义教育。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要想从根本上巩固阵地,在斗争中发展壮大马克思主义,普及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还需要作出巨大努力。

中国愿意和美国开展学术交流,愿意在各种思潮相互碰撞之下,凸现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可是,美国对外开放高等教育市场的目的不是学术交流,而是要对中国进行的意识形态渗透。

现在看来,美国要想从中国内部颠覆中国,依靠颜色革命改变中国的政权和中国的国家性质非常困难。正因为如此,美国决定关闭大门,对中国派往美国的留学生实施骚扰,目的就是要减少交流,防止中国对美国实施反渗透。强制关闭孔子学院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美国希望彻底切断或者中断中美之间的文化交流特别是教育科技交流,阻碍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既然美国从中国内部无法改变中国,美国必然会寻求从外部颠覆中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争、技术战争、金融战争,其目的都是要在经济科技领域遏制中国。不过,美国政府的所作所为,并没有达到实际效果。因此,美国决定动用自己的“软实力”,召开所谓“民主峰会”,在国际社会建立反对中国的同盟军。可以肯定,中国不会出席会议,但是,中国一定会成为最重要的角色。

假如在国际社会彻底孤立和遏制中国的目的没有达到,美国一定会在中国周边地区挑起事端,一方面通过军备竞赛,改变中国的发展方向;另一方面,制造冲突,消耗中国的国家实力。如果中国发生内战,美国将煽风点火,日本将抱薪救火,欧洲联盟将坐山观虎斗,其他亚洲国家将等待结果。战争对中国来说可能是最坏的选择。但是,美国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无所不用其极。人们不要相信美国会成为和平使者。为了遏制中国,美国一定会挑起冲突。中国为了实现自己的现代化目标,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迎接可能到来的巨大挑战。

中美这场较量,可能要长达半个世纪。中国国内生产总值超过美国之后,美国可能会变换自己的策略,但是,中美竞争还将持续下去。除非美国意识到,只有与中国合作,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美国国内出现共识,中美关系才能步入正轨。

中国可以作出自己的努力,但是,美国国内改变需要美国自己,中国无能为力。中国希望美国意识到,中美合作互利双赢,如果中美对抗,两败俱伤。中国愿意在相互尊重基础上,解决分歧。但是,中国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屈服于美国的压力,放弃自己的国家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