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極格局的美國想像,拜登與米利在暗示什麼?

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Mark Milley)近日在阿斯彭安全論壇(Aspen Security Forum)上稱,冷戰是蘇聯和美國之間的兩極對峙,而如今中美俄都是大國,美國正在進入一場「三極對峙」棋局。

米利認為,世界正在形成以美國、俄羅斯、中國為中心力量的三極格局。為何米利做出了美俄中三極格局的判斷?中國和俄羅斯是單獨的兩極嗎?歐洲緣何未入米利眼中「極力量」的範疇?

米利從戰略上「忽視」歐洲與拜登(Joe Biden)從策略上重視歐洲看似反差巨大:拜登就任美國總統以來,於今年6月選擇了歐洲作為首次出訪目的地。在為期8天的訪歐行程中,他先後出席了七國集團領導人峰會和北約峰會,並向傳統盟友高調展示「美國回來了」的訊號。

10月末11月初,拜登前往意大利和英國出席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峰會(G20)和聯合國氣候峰會(COP26),同英法德意等各路盟友深入接觸。疫情之下,拜登10月份以線上方式出席東盟峰會,但對歐洲國家主導的重要峰會,他則不會採取線上參會的「休閒形式」,而是不辭辛勞親赴現場。

拜登和米利的研判是不會相左的,事實上他們對歐立場在本質上是一致的:米利將歐洲視為美國一極力量的附屬;拜登在做的是親自上陣穩定美歐關係,穩固自身一極的基本盤。

但是歐盟正在朝單獨一極力量演變。從經濟上看,英國脫歐後的歐盟整體實力仍不容小覷。2020年美國GDP20.89萬億美元位列世界第一,中國GDP14.73萬億美元位列世界第三,而歐盟作為一個整體以總GDP15.19萬億美元位列世界第二。

軍事上,歐盟的自主建軍計劃並未因為拜登的上台而有所改變,反而在加速推進。2021年8月,歐盟突然把建軍計劃提上日程,且沒有給外界任何反應時間:9月中,歐盟理事會直接宣布會出台戰略文件,關於歐盟成立第一支快速反應部隊的計劃會在今年11月制定初稿,並在2022年初公布最終版本。據悉,該部隊初步核定為50,000兵員,計劃由各成員國分別提供軍力,攜帶歐盟各國制式裝備並接受統一整訓,歐盟理事會在相關聲明中將上述計劃界定為歐盟向戰略自主階段邁進的關鍵一步。

以往,美國主導的北約是歐盟默認的保護者,但現在歐盟的戰略自主趨勢正在加強。如果美國認識不到或不認可這一趨勢,只想簡單地通過彌合美歐分歧,將歐盟繼續置於美國附屬的地位已不現實。

眾所周知,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處於歷史最高水平,而在米利看來中俄卻是不同的力量中心。俄羅斯的軍事實力仍然強大,這決定了俄羅斯是一個大國,但是俄羅斯的經濟實力卻不足以支撐其世界一級的位置。世界銀行公布的數據顯示,2020年俄羅斯GDP為14834.98億美元,約為中國的十分之一。

拜登政府極力拉攏俄羅斯的目的,並不是為了將俄羅斯推至和自己並列的位置,而是為了分化中俄戰略協作。來自俄羅斯的威脅如果無足輕重,那麼美歐一致應對俄羅斯的必要性也將不復存在,因為俄羅斯仍然是美歐抱團中不可或缺的催化劑。

美國目前對於俄羅斯的態度是矛盾的,一方面為了應對中國要拉攏俄羅斯,另一方面為了團結歐盟又要對抗俄羅斯。

美俄中三極格局與其說是美國的判斷,不如說是美國的策略和期待——因為這一格局是對美國較為有利的。中俄形成不同的力量中心對美國來說遠優於中俄協作,歐盟繼續附隨美國,也優於歐盟成為單獨的一極。

美國說了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美國做了什麼、能做什麼。中國崛起是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核心,目前美國明顯感受到了霸權的衰弱和力不從心,如何輾轉騰挪保持優勢地位是美國必須考慮的。

華府非常清楚,穩住美歐陣營,就等於穩住世界第一大和第二大經濟體,就等於掌握了這個世界的政治經濟主導地位。中俄聯手,整體的政治經濟能量不比美國低。歐盟從美國一極中獨立出來後,美國的輻射領導能力將大大削弱。如果世界向中俄深度協作、歐盟戰略自主的方向發展,那麼美國將面臨被徹底逐出全球地緣核心——歐亞大陸的重大風險。如此,則其百餘年積累而起的霸權與優勢地位將喪失殆盡,這樣的局面無疑將成為華府決策精英的噩夢。

三極格局的美國想象,拜登與米利在暗示什麼?

而從中俄各方位合作屢創新高,從中國領導人同法德領導人的會晤時大力支持歐盟戰略自主來看,中國全面推進新型國際秩序構建的決心相當堅定。本質上,中美俄三極格局的核心仍然是中美,雙方都在為日益激烈的地緣競爭做戰略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