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自取其辱 主辦「阿富汗安全對話會」 被中巴兩國直接無視

在阿富汗問題上,最尷尬的要數印度。長期以來,印度都與塔利班為敵,如今新德里不得不擺出低姿態,主辦「阿富汗安全對話會」。《印度時報》稱,印度11月10日首次主辦的對話會議,將聚焦討論阿富汗日益滋長的恐怖主義問題,相關安全挑戰等問題。

印度自取其辱:主辦「阿富汗安全對話會」,被中巴兩國直接無視

令新德里無奈的是,這個對話會根本不可能取得任何成果。據媒體報道,巴基斯坦方面直接拒絕了印度的邀請。而中方對印方的答覆是「日程原因不便與會」。

印度新聞媒體「The Print」網站認為,印度主辦這次會議另有隱情,主要想證明「塔利班勝利並不意味着印度失敗」。儘管很多印媒都極力否認「印度試圖對塔利班施加影響力」,但這恰恰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莫迪當局在阿富汗問題上私心過重,其出發點根本就不是為了阿富汗人民的福祉。因此,印度主辦的「阿富汗安全對話會」慘遭冷遇很正常。

這凸顯出印度的卑下的地位。缺少中巴兩國,這次「對話會」註定是形式大於內容。不僅如此,這也是對印度參與阿富汗事務的否定。

形勢逼迫印度必須用熱臉去貼冷屁股,因為印度不能失去在阿富汗問題上的發言權。即便是跪着,莫迪也得跪在會議桌旁邊。

1、阿富汗關係印度的「國運」

阿富汗位於東亞、南亞、西亞和中北亞交界的中心要衝,在地緣戰略位置特殊,長期以來一直是各大帝國和強大勢力爭奪的重點。

從歷史上來說,印度與阿富汗之間存在「千年淵源」。亞歷山大大帝曾率軍通過阿富汗曾進入古印度。而在英屬印度形成之前,阿富汗被認為是把古印度打成多個碎片的鐵錘之一。

19世紀,大英帝國自始至終都沒能從軍事上徹底征服阿富汗,反而損兵折將,多次全軍覆沒。英國盡最大努力也不過是騙取了阿富汗的外交權。阿富汗進而也成為大英帝國與沙俄在中亞爭奪的一個緩衝區。

第二次英阿戰爭的結果,使得大英帝國在與阿富汗王國於1893年劃定「杜蘭線」,即現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實際邊境線。

印度如果無法影響阿富汗,自身就會成為被宰割的對象。如今,自詡為「南亞霸主」的印度當然更不願出局。

2、印度與塔利班為敵40多年,在阿富汗的影響力被清零

印度與阿富汗在1950年簽署友好協議,新德里還為反抗巴基斯坦的普什圖和俾路支武裝提供援助和庇護。不過到了20世紀80年代,印方卻與塔利班結下了仇怨,導致此前的投入全部被清零,影響力可以忽略不計。

前蘇聯在1979年12月入侵阿富汗,約有450萬阿富汗難民逃亡至巴基斯坦。國際社會包括中美等多數國家都支持阿富汗人反抗蘇軍入侵,並向阿富汗難民提供援助。巴基斯坦更是成為阿富汗人抵抗蘇軍入侵的後方基地。第一代塔利班接受了巴基斯坦三軍情報部門的訓練,還獲得了美國、沙特等提供的武器彈藥,針對侵入阿富汗的蘇軍展開頑強的游擊戰。

而印度則把蘇聯當成盟友,「光榮」地成為南亞唯一一個承認阿富汗卡爾邁勒和納吉布拉傀儡政權的國家。由此,站錯隊的印度就與塔利班結下冤讎。

蘇聯解體後,塔利班在90年代初上台,得到巴基斯坦、沙特、阿聯酋等伊斯蘭國家的承認。但新德里拒絕承認塔利班,還與反對塔利班的阿富汗「北方聯盟」結成盟友。印度向「北方聯盟」提供了包括武器裝備和軍事顧問在內的支持,與塔利班成為仇敵。

等到「9-11」事件之後,美軍在阿富汗扶植了親美傀儡,印度依然不改吃屎本色,對阿富汗傀儡政權進行長期且全面的投資,還與其建立了所謂的「戰略關係」。

印度自取其辱:主辦「阿富汗安全對話會」,被中巴兩國直接無視

過去近20年間,印度與阿富汗的親美當局往來密切,莫迪2014年就任印度首腦後,曾兩次出訪阿富汗。

印度向阿富汗親美傀儡提供了巨額援助,成為僅次於美日英德的第五大對阿援助國,投資總額超過30億美元。

就在2016年,莫迪訪問伊朗,拿到恰巴哈爾港建設項目,還熱情地邀請阿富汗親美當局參與。新德里的美夢是,繞開巴基斯坦,開闢一條連接印度洋和中亞-阿富汗的交通走廊。而印度媒體則連篇累牘地吹噓,仿佛美夢已經成真。

把印度打醒的耳光,來自於美國。

2020年2月,特朗普當局為了甩掉包袱,與塔利班在卡塔爾多哈達成了歷史性的撤軍協議。印度被拍在了沙灘上。

當然,

美國也曾經給了印度機會,無奈印度自己不爭氣。

俄媒曾報道稱,美國一度希望新德里能夠出兵填補美軍撤離阿富汗後的真空, 為此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親自到新德里與莫迪商談此事。阿富汗親美當局則把印度當成了最後一根稻草,要求印度出兵支援。

印度不少媒體照例把牛吹上了天,宣稱只要印度派兵就一定可以擊敗塔利班云云。

然而事實相當打臉。當印度收到塔利班的公開警告之後,莫迪很痛快地認了慫,壓根兒就沒敢派兵,眼睜睜看着自己支持的喀布爾親美傀儡作鳥獸散,同時煙消雲散的還有在阿富汗的30億美元投資。

塔利班在阿富汗的勝利,對印度而言是巨大的挫折和失敗。連西方媒體都報道稱,新德里已經淪為「最弱勢」的參與方。印度輸掉了所有籌碼。印度耗資9000萬美元幫助阿富汗親美當局修建的議會大廈,成為塔利班慶祝勝利的背景。

美國威爾遜中心亞洲項目的學者邁克爾-庫格曼認為:捲土重來的塔利班沉重打擊了印度的戰略利益。新德里現在與塔利班接觸為時已晚。

3、印度沒有能力參與阿富汗事務

從安全上來說,印度一直都非常重視阿富汗。新德里一直妄圖把阿富汗納入自己的勢力範圍,無奈印度「太短」,實在夠不着。

在新德里的設想里,想把阿富汗變成盟友,這樣一來就能讓印度的宿敵巴基斯坦腹背受敵。問題是,雖然印度「遠交近攻」的算盤打得響,但辦不到就是辦不到。

大國競爭,本質上是國家能力的競爭。簡單來說,國家能力就是國家將自己的意志落實為行動、轉化為現實的能力。

莫迪當局面對疫情處理得一塌糊塗,拖了全世界的後腿,甚至連基本的數據統計都做不到,有什麼資格干涉阿富汗事務?

印度並沒有強大的組織與動員能力,更算不上什麼大國,充其量就是在南亞折騰——「拳打南山敬老院,腳踢北海幼兒園」,欺負欺負弱小鄰國,一旦真惹惱了北方強鄰又分分鐘被教育。印度是既猥瑣又苟且。

總之,印度並未在地區安全方面做出什麼貢獻,相反還不斷蠶食鄰國領土、不斷挑起矛盾,是該地區的「安全破壞者」和「麻煩製造者」。

印方主辦所謂的「安全對話會」,只是想立個牌坊。

愛好和平的國家當然不會給印度這個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