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危機下 俄方堅持讓中俄天然氣管道經過蒙古國,或有幾個隱患

如今全世界很多國家都面臨能源危機。可以說,俄羅斯終於等來了一次「良機」,順帶還能提攜一下小夥伴蒙古國。慢慢說。

首先是歐洲各國在寒冬面前凍得瑟瑟發抖,同時發現天然氣儲備見底,急急忙忙要俄羅斯趕緊供貨。而莫斯科方面怎能讓歐洲國家們如意?俄方已經放話:我自己的庫存也不足,等補上之後再說。

不僅如此,俄方還故意逗歐洲玩,表明要優先給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提供足夠的天然氣。據統計,2021年1月份至9月份,我國通過中俄東線輸氣管,從俄羅斯進口的天然氣累計總量已經達到71億立方米。

而中俄東線又分成北、中、南三段分期建設。目前,北段和中段都已投入運營,現在就差2021年1月份開工的南段,預計將在2025年全線貫通。等到南段也投入運營,中俄東線輸氣管道每天的輸氣量,可以在現有基礎上提升300%,也就是說,該管道最大的輸氣總量能夠達到380億立方米/年。當然,這比起「北溪-2」管道的600億立方還是少了一些。

有了東方的巨大市場,俄羅斯不用看歐洲這個老主顧的臉色。這次,俄方隱晦而又不失技巧地向歐洲傳達「價格太低日子沒法過」的訊息,歐洲國家們迫於形勢和寒冬,很痛快地表示「價格好商量」。

事實上,俄方這種抬價的做法並不意外,莫斯科方面也沒怎麼說謊。最近一段時間以來,我國一小部分地區的電力供應暫時出現緊張狀況,俄羅斯也及時地頂上,加大了對華電力出口。

據央視報道,位於黑龍江省黑河市的中俄500千伏換流站滿負荷運行時長,從2021年10月起,已經從每天5個小時驟增到16個小時,加大輸入黑吉遼三省,緩解了我國東北的供電緊張情況。

巧合的是,也就是在2021年10月中旬,俄羅斯總統普京在一次能源會議上表示,俄羅斯已原則上同意修建第二條對華輸送天然氣的管道,該管道將經由蒙古。普京還聲稱,如果歐洲提出要求,俄羅斯準備向歐洲提供更多天然氣。普京堅決反駁了莫斯科出於政治動機擠壓供應的說法。

當俄羅斯同時擁有東西兩大能源市場,又恰好趕上天然氣供不應求,很自然地就進入了「賣方市場」,也能在東西方之間遊刃有餘地操作。

不過,重點來了。中俄天然氣管道建設應不應該經過蒙古國,在民間仍然存在一定的爭議,爭議背後則是對隱患的擔憂。

尤其是有烏克蘭的例子在前,不由得令人擔心第三國會把天然氣管道當成籌碼。畢竟西方國家並沒有閒着,最擅長的就是挑事。

現在看,俄方倒是很放心蒙古國。

據俄媒報道,俄羅斯能源部長舒利吉諾夫在2021年11月10日證實,將與中方討論向俄中蒙「東方聯盟」天然氣管道建設提供資金問題。舒利吉諾夫在回答是否有從中方獲得部分資金用於建設「東方聯盟」天然氣管道的提問時說:「這將是談判的主題……「有必要分析經濟參數,商定天然氣管道的路線。雙方正繼續就該主題進行互動。」

能源危機下,俄方堅持讓中俄天然氣管道經過蒙古國,或有幾個隱患

俄媒特別點出,「東方聯盟」天然氣管道建設項目將是俄羅斯在遠東地區的最大項目。按照俄方的計劃,「東方聯盟」天然氣管道將是俄羅斯「西伯利亞力量2號」天然氣管道在蒙古國境內的延伸,出口量可能達到500億立方米/年,比「西伯利亞力量」至少多出30%。

前景當然不錯,問題是,俄羅斯提出的方案存在很大的隱患:

1、多年來俄羅斯出口歐洲的天然氣途徑烏克蘭,每年都要給烏克蘭一筆巨額「過境費」,而烏克蘭在西方挑唆下,經常憑恃天然氣管道對俄羅斯卡脖子。為了避免這類麻煩和糾紛,中俄兩國之間的天然氣管道不應經過第三國。

2、蒙古國主動親近西方,把美日等國當作「第三鄰國」。蒙古國還把國內的銅礦、煤礦等優質資源交給西方資本和西方公司去開發。蒙古是一個深受西方影響的小國,不能排除「一夜變色」的情況,因此必須對風險有充分認識。現在蒙古國為了能夠坐收「過境費」,表現得很乖,30000隻羊也送來了。但有一句老話是「翻臉比翻書還快」,不得不防。

3、即便出於優化線路和降低成本的考慮,需要經過蒙古國修建天然氣管道,也必須掌握主動,至少要讓蒙古國接受對等權益質押的條件,譬如允許我國在必要時保護這條管道。蒙古國如果想每年坐地收錢,如果想從這條管道獲得不菲的「過境費」等收益,也應該接受必要的條件。

還有一點是,即便蒙古國通過這條天然氣管道充實了荷包,恐怕更多的是感謝俄羅斯,而非出錢建設管道、還憑藉強勁需求製造這一切財富的南方鄰國。

俄羅斯通過讓蒙古國參與能源生意來對其進行籠絡的意圖,其實並不難猜。老大吃肉讓小弟喝口湯,反正也不是都由老大自己出錢。眾所周知的是,俄羅斯與蒙古國的關係相當不一般。

儘管與西方走得近,但蒙古國從整體上依然「親俄」,即便蘇聯已經解體30年。而俄羅斯有個諺語:「在俄羅斯人的鍋底,你總能找到韃靼人的影子」。

俄蒙之前不僅有血緣上的交流,還是軍事盟友。最近兩國的關係也一直在升溫。當地時間11月5日下午,蒙古國國家大呼拉爾(議會)官網發布消息稱,將全力支持與俄羅斯議會(杜馬)建立新的合作機制。

能源危機下,俄方堅持讓中俄天然氣管道經過蒙古國,或有幾個隱患

俄羅斯不用擔心的問題,並非我方也不用擔心。借蒙古國100個膽子,也不敢對俄羅斯翻臉。可對令一個鄰國,蒙古國就未必了。凡事要先把最壞的情形計算清楚。

總之,在經濟成本相對可控下,這類具有戰略意義的能源管道最好不要經過第三國。如果出於種種原因不得不經過,也要加入權益保障條款。相信這些都會得到妥當的處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