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評論員:印度需要與中國做生意,而不能被推著與中國開戰

 

印度《国家先驱报》网站26日刊登一位独立评论员索纳利·拉纳德(Sonali Ranade)的文章指出,印度应该有战略自主权,需要与中国进行贸易,而不是被迫与中国开战。

资料图:印度总理莫迪

文章开头作者首先提出一个问题:战略自主的定义是什么?有人将其定义为在面对大国竞争时保留做出自己独立选择的能力。在实践中,根据所涉及的问题,它可能是加入一个或另一个团体的能力。如果一个经济体在很大程度上是孤立的,那么这种自主权就很好,不需要在国外进行贸易,因为国内经济本身为就提供了充分就业,并为人民提供了体面的生活。在这种情况下,一国的安全策略旨在保持现状。

作者指出,然而印度并不是这种情况。作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GDP约占全球的6.7%,印度不能退缩到角落里假装无所谓。即使印度不希望任何人受到任何伤害,人们也不会忽视如此重要的力量。在国际舞台上,如果对方不和印度在一起,印度就必须假设它是反对自己的。对于一个重要的国家来说,中立是不存在的。

但更重要的是,印度大约55%的人口没有就业,大约25%的人口极度贫困,印度的人均年收入只有1900美元,是全球最低的四分之一之列。

因此,作者认为印度所有计划的最低目标必须是:将劳动参与率从目前的48%提高到至少65%到75%,以及通过促进为所有人创造就业机会的增长,将所有贫困线以下的人口拉升到到每日5美元的消费水平以上。

印度每年需要3000万个新工作岗位,为此需要将出口额从4500亿增加到1万亿美元。因此,除非印度愿意忘记其穷人和失业者,否则就不存在积极地与世界进行接触之外的任何选择。

作者问道,那么印度的战略自主性是什么?真正的战略自主权总是根据国家的需要来定义的。它本身并不是强制性的,这是实现国家要务的一种手段。

中国占全球GDP的18%,美国占GDP的16%,日本和欧盟合计占15%。三者占了全球GDP的半数。鉴于印度需要出口市场为人民提供就业机会,首要任务是保持中国、美国和欧盟这三个市场的优先准入。在任何情况下,印度都不能失去进入这些市场的机会。

作者认为,美国的目的与其说是阻止中国崛起,不如说是限制其峰值力量,使其无法成为唯一的主导者。美国和盟国将寻求遏制中国最终的主导地位,即阻止让中国成为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不过,成为唯一超级大国对中国本身来说也不可行。

话虽如此,很明显美国不会允许让中国的影响力范围突破太平洋到达其海岸。整个美国大战略的基础是不必保卫国土,将实际冲突尽可能地远离海岸。一旦突破其前沿防御,其维持全球霸权的能力就被终结了,因为那时美国必须像其他所有国家一样为国内防御分配大量力量,而用于前沿部署的则少得多。因此作者认为,不存在允许中国向西突破太平洋、直接威胁美国大陆的情况。 AUKUS 就是要如此阻挠中国。

作者指出,无论有没有美国的支持,印度都无法阻止中国向东扩张。作者认为印度应该现实一点,当务之急是与中国进行贸易,而不是与它开战。

文章猜测,中国的近期目标可能在于巩固与伊朗和巴基斯坦甚至阿富汗的伙伴关系。印度可以从这样的结果中获益。例如,通过肯定会建造的管道获得伊朗的天然气和石油。印度应该重新调整其对“一带一路”和中巴经济走廊的态度。中国在印度周边地区建设的基础设施越多,越依赖它,印度获得的影响力其实就越大。

对于中国来说,印度是一个太大的参与者,无法回避。印度可以捍卫自己的利益。因此,更好的选择是参与基础设施建设,并利用这样的机会,按顺序解决与中国以及与巴基斯坦的边界争端。

作者认为,中国不想与印度开战,除非是别无选择。但印度也不应该让任何人把自己推到开战的角落,这样的战争将削弱印度。两者之间,是印度与中国解决双边问题、巩固与美国和西方的互利联盟的契机。

作者的观点是,印度以某种方式做出了战略选择,但却没有以它的人民的需求为基础:工作和体面的收入。

文章指出,在这种惨淡的情况下,印度正在推行一种独裁的经济战略,用贸易保护主义的关税壁垒保护寡头垄断者,阻止印度加入贸易集团或自由贸易协定。印度没有加入 RECP,与美国没有最惠国待遇,出口是低水平且和机会主义的。印度将战略自主权等同于从俄罗斯购买 S-400或从俄罗斯租赁核潜艇的能力。但印度不明白,投机性购买军备硬件会使自己在价格和质量上两头都顾不到。

作者指出,战略自主是创造理想世界的手段,在这个世界中,印度可以以每年10% 的速度增长经济,创造足够多的新工作岗位。这并非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目标,印度做出的外交政策选择必须以这样的目标为依据,而不是一些抽象的“战略自主”概念,那无助于给人民带来更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