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問題是日本「家事」?日本高官提到中日和平條約 叫囂要廢除

拜登政府上台以來,不斷加大對中國的圍堵力度,周邊一些國家在美國的挑動之下也蠢蠢欲動。不得不說美國其實還是比較了解東亞局勢的,東亞地區很多國家都有着歷史上的恩怨糾葛,這些都很容易被現實中的矛盾激發,成為東亞各國關係中的障礙。隨着中國周邊事態變得不穩定,日本這個自隋唐時期便覬覦中原富庶之地的彈丸之地,竟然又開始做起了取代中國成為東亞地區領導者的美夢。

近日日本防衛副大臣中山泰秀揚言,台灣島距離日本非常近,因此日本會把台海穩定當成「自己的事」;妄言台灣問題是日本「家事」後,中山泰秀又表示:「中日之間的和平條約值得探討」,其實不難看出其言外之意就是在叫囂「日本看不上,甚至可以直接廢除」;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我們都把日本內部的對華強硬派看作是「一小撮人」,一度還做出了「日本人民愛好和平」的大致判斷,但是在周邊安全局勢惡化的新形勢下,再相信這樣的判斷是要付出代價的。

這次大放厥詞的中山泰秀一直以對華強硬著稱,此人與安倍晉三一樣出身政治世家,上世紀70年代,在中美兩國關係緩和的大背景下,中日邦交開始正常化,但仍然有5名議員反對通過中日友好和平條約,而中山泰秀的父親中山正暉就是其中之一,甚至還加入了主張「親台」的政治團體——青嵐會,毫不客氣的說,「反華」是這個中山家族的祖傳技能。

台灣問題是日本「家事」?日本高官提到中日和平條約,叫囂要廢除

往更大的範圍來看,中山泰秀的頂頭上司——日本現任防衛相岸信夫也是著名的對華強硬派,就在日前,岸信夫在訪問越南時還大肆攻擊中國的軍費以及國防政策,並且把台灣地區稱為日本「珍貴的朋友」,可以說,日本整個防衛省都成了反華大本營。對華激進派並不是什麼一小撮人,而是日本國內一股十分強大的政治勢力,甚至強大到足以左右日本對華政策的程度。

事實上,日本反華勢力自二戰以來一直不曾得到清算。岸信夫和安倍晉三的外公岸信介本身就是二戰甲級戰犯,在中國東北地區犯下了滔天罪孽,但是卻逃過了懲罰,甚至還在戰後的1957年出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岸信夫這種戰犯的後裔長期受家族影響,其真實的對華態度可想而知。

台灣問題是日本「家事」?日本高官提到中日和平條約,叫囂要廢除

安倍家族是日本當代勢力最強的政治世家,可以說是日本最頂級的精英階層,他們能夠長期混跡日本政壇而不倒,足以證明其反華政策在日本有着強大的政治和民意基礎。遠的不說,就在最近的20年時間裡,除了公認的「知華派」首相福田康夫之外,日本其他絕大多數首相都或多或少秉持對華強硬態度,這個東瀛小國自歷史上就一直夢想取代中國的正統地位,直到現在仍然是賊心不死。

除了這種歷史傳承之外,現實中的困境也讓日本越來越傾向於對華極端。在上世紀70年代日本經濟實力最強的時期,整個中國大陸都被日本看成了廉價商品傾銷市場。但隨後美國通過《廣場協議》痛擊日本,中國則通過改革開放政策強勢崛起,再加上繼承了蘇聯大部分遺產的俄羅斯,東亞地區已經存在美國、中國、俄羅斯三大世界級強權,日本人的雄心壯志在殘酷的現實面前碰得支離破碎。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除非中美俄三大強權各自發生不可逆轉的內亂或者分裂,否則日本永遠無出頭之日。

在日本看來,俄羅斯雖然日漸衰落,但軍事實力仍然不容小視,而且非常敢於亮劍;美國是自己的保護神自然不敢得罪,只有中國仍在韜光養晦,用史書上的話來說就是「國勢未張、不暇遠略」,看上去實力最弱,要恢復自己的大國地位,只有從中國身上打開突破口。因此我們看到,日本在台灣問題上比美國跳得更高,因為這已經是他唯一能給中國製造麻煩的地方。

中山泰秀和岸信夫近來一直宣稱日本與台灣的「特殊關係」,理由是日本距離台灣很近。但他們估計是反華昏了頭,忘記了自己離中國大陸也很近。這早已不是30年前中國軍迷天天羨慕日本「八八艦隊」的那個時代了,中國的055級萬噸驅逐艦第一批建造計劃就是8艘,主力作戰艦艇一年下水數量都快超過日本所有主力艦艇了,你瞄着台灣問題搞事情,難道不知道中國海軍、火箭軍瞄準的是日本全部國土嗎?

台灣問題是日本「家事」?日本高官提到中日和平條約,叫囂要廢除

可以這麼說,日本政客這種囂張的對華態度已經脫離了現實,導致他們對中日力量對比出現了嚴重誤判。其實他們最應該弄明白一個事實,那就是他們看不上的中日和平條約,保護的不是中國,而是日本自己。真沒了這個條約,東亞地區打破了現有的平衡秩序,就日本那點跟韓國爭獨島都費勁的軍事力量,真的能入解放軍的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