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產線撤離中國後 越南工廠被迫關閉,阿迪達斯又想「薅羊毛」了

由於疫情的影響,全球經濟遭到了重大的打擊,很多企業原本認為中國會面臨一定的困境,因此早早地把生產線撤離了中國,然而實際情況卻出乎了他們的預料。

就比如阿迪達斯,原本因為各種原因產能下降,將生產線挪到了越南,但現在這一工廠卻反而被迫關閉。

據《中國經濟周刊》報道,由於疫情防控出現了嚴重的問題,形勢急轉直下,越南不得不啟動了非常嚴格的防疫措施,這直接導致了原本遷移到越南的工廠以及生產線大量停工,其中就包括了阿迪達斯在內的鞋類品牌,而作為中國、印度以外的第三大鞋類生產國,越南工廠的停工對任何一個相關企業來說都不是一個好消息,為此阿迪達斯似乎是想藉機薅羊毛了。

在過去的一年多時間裡,因為棉花事件,阿迪達斯在中國的銷量遭到了一定的打擊,這進一步加深了疫情衝擊下這個曾經的鞋類頂尖品牌所面臨的危機和挑戰,更重要的是,即便在這樣的情況下,阿迪達斯還需要兼顧到在全球各地的生產。原本因為中國國內疫情的發展,很多企業都像阿迪達斯一樣將生產線挪到了越南之類的地方,而越南等國也因此成為了很多資本的新避風港,但時間進入到今年後,這些國家由於醫療水平,政府治理能力等多方面的影響,疫情不僅沒有得到解決,反而還進一步加劇,導致了好不容易遷出來的生產線遭到了致命打擊。

對於現在的阿迪達斯來說,將自己的商品漲價,或者用更多的方式推廣宣傳自己的產品是薅羊毛,甚至於保住自己未來鞋類地位的重要手段,要知道,當前阿迪達斯將近30%的產品都來自越南,而我國市場上阿迪達斯在內的部分國外鞋品始終處於龍頭地位,一旦他們因為種種原因出現了生產上的問題,那麼國產品牌就會以最快的速度上前瓜分市場。

把產線撤離中國後,越南工廠被迫關閉,阿迪達斯又想「薅羊毛」了

中國企業奮起直追

實際上在過去的一年多時間裡,我國的鞋類品牌一直在奮起直追,並且取得了相當大的成就,無論是在電商平台還是線下實體店相比較,國外品牌中國本土的鞋類產品需求和產量都是逐步上升的。而且由於市場相對來說較為受限,只要中國的企業能夠始終保持產能和相應的產品質量,那麼這一部分的市場就很有可能會長期屬於國產品牌,阿迪達斯想拿都拿不回去。

轉移生產線的企業的困境

不僅僅是阿迪達斯,幾乎絕大部分將生產線從中國轉移到越南等周邊國家的企業,多多少少都出現了類似的問題,2020財年耐克大概有一半左右的產出位于越南的相關工廠,然而直到7月份已經有至少三家停產,相關機構更是警告,未來耐克的渲染產鞋子很有可能徹底告罄,在這樣的情況下,只有及時的疫苗援助和技術支持,才有可能挽回餘地。

但很顯然無論是企業還是這些國家自己,當下都面臨着一個非常尷尬的局面,一方面本國國內的疫情防控隨着病毒的不斷變化而陷入僵局。另一方面由於未來的局勢相當不可控,甚至於連最基本的預期都較為困難,部分公司又開始重新打算將生產線遷回中國。其中最典型的就是蘋果以及沃爾弗林集團。

漲價能解決問題?

那麼從這個角度看,阿迪達斯通過漲價想薅羊毛來緩解危機的想法可能要失算了,不管怎麼說,生產鏈的轉移肯定是需要一段時間的準備的,在產量沒有完全上來之前,我國的企業和鞋類進出口始終保持着較大的份額,這就意味着市場在這短短的一年左右的時間裡,已經基本被填滿。在國際市場上通過漲價或者儘快轉移產業鏈,恢復生產阿迪達斯之類的品牌,或許還有恢復的可能,然而至少在中國這個非常重要的消費市場,完全恢復就不太可能了。

把產線撤離中國後,越南工廠被迫關閉,阿迪達斯又想「薅羊毛」了

是挑戰也是機遇

當然,如果說我國的國產鞋類品牌就能從中百分百受益,其實也不完全正確,因為當前的市場過去已經發生了相當大的變化,不再是一個固定甚至於不斷擴張的市場,反而由於疫情的影響在一定程度上會不斷收縮,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不斷地擴大產能,最終迎來的結局,就是國內的企業之間需要先面臨一波嚴酷的競爭,而到國際市場上就會更加麻煩。

所以完全可以說,由於阿迪達斯的鞋類品牌自身受到了嚴重的衝擊,國產品牌這個時候的發展對於他們自己來說既是挑戰,同時也是機遇,如果能夠及時地調整戰略重心,占據更多的市場,那麼一旦局勢穩定,自然能夠受益。不過不管怎麼說,對國外品牌來講,他們自己原先的想法已經難以實現,至於「薅羊毛」,可能性就更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