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不再迷信武力?只是不想親自動手罷了

美國的反恐戰爭已經失敗了,「喀布爾時刻」被認為是「西貢時刻」的昨日重現,但影響可能比越戰的失敗更加深遠,不僅盟友不再相信自己、就連美國也不再自信;有俄羅斯議員表示:美國已經患上了新的「越南綜合徵」。

據參考消息網援引以色列的《耶路撒冷郵報》的報道稱,俄羅斯聯邦委員會成員阿列克謝·普什科夫分析了美軍最近的一系列撤軍行動,並且與「西貢時刻」相提並論。他認為當年美軍撤離西貢後,導致了「越南綜合徵」,深刻影響了美國社會、造成了無法彌合的傷痕;現在美國要患上新的「越南綜合徵」了。

普什科夫指出,這種新症狀的表現是美國對自己的軍事實力和行動影響力失去了信心,他們在喀布爾的慘澹經營讓美國人灰心喪氣,全世界都看在眼裡。美國不想再使用武力,不僅意味着俄羅斯和伊朗可以在未來一段時間裡做任何想做的事情,而且也讓北約陷入了焦慮性恐慌。

法國《世界報》日前刊發了專家署名文章,認為北約正在處於被質疑的狀態。文章稱:雖然沒有人公開討論中亞發生的事情,但是「憂慮、嚴重、悲劇」這樣的字眼成為各國私下裡討論的關鍵字眼;有消息人士指出,「北約內部現在採取的對策只能是不說不想不計劃」。

簡單來說,歐洲人已經不知道該咋辦了,沒有了任何主張,只能幹脆躺平了事。文章將北約焦慮的原因歸咎於失敗的撤離行動,但這僅僅只說了表層,真正的原因是美國放棄了自己的義務和責任,反恐戰爭的失敗讓美國陷入了當年「嬉皮士」那種厭世和叛逆的情緒。對於防務安全高度依賴美國的歐洲國家而言,這種感覺就像是「天塌了,自己還無能為力」,不說不想不計劃,完全放空自己,「累了,趕緊毀滅吧」。

當然,我們確實希望西方國家就這樣消沉下去,可以讓世界和平很多;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讓西方真正放棄「干涉主義」,心甘情願放下「人權導師」的架子、走下「人類燈塔」的神壇,幾乎是不可能的。

他們反對的是親自下場動手,吃力不討好還被各種千夫指,所以換了一個思路:自己的大兵不去了,但是僱傭兵、代理人、帶路黨多的是,主人累了就放狗子唄。

就在拜登說「美國外交政策已經改變,不再尋求用武力改造其他國家」後不到一個星期,非洲國家幾內亞就發生了軍事政變,而政變領導人與美軍在美國大使館前的合影,一下子又將美國牽扯進來;與此同時,緬甸民盟組建的影子政府「民族團結政府」突然向軍政府宣戰,要求自己的「軍隊」、緬北的民地武以各種方式攻擊緬甸軍隊,讓這個國家複雜的國內局勢更加波詭雲譎。

在未來一段時間裡,美國對外干涉的主力將從五角大樓轉換成CIA和各種情報機構,各種滲透演變、陰謀顛覆、煽動叛亂、挑起內戰,諸如此類的消息可能會頻繁見諸報端——這是西方的傳統藝能,食肉動物不會因為一種狩獵方式不靈了就改成吃素,只會換一種狩獵方式。

但是靠鐵與血都搶不到的蛋糕,靠一群CIA那幫老陰蟲就能偷回來?想想委內瑞拉、伊朗,甚至中國香港,就知道結果如何了。說真的,當白頭鷹變成賊海鷗時,美國的霸權體系也就真的走到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