徹底繃不住了?美高級官員明日訪華,妄想讓中國為其解決兩大問題

儘管如今的美國仍然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但是很顯然其實力已經出現了明顯的下滑,尤其是在與中國的博弈中越來越力不從心。今年年初,剛剛上台的拜登還驕傲地表示不會讓中國在他的任期內超過美國,美國一眾高官也無不傲慢地表示不急於恢復與中國的貿易談判,擺出一副繼續將貿易戰打下去的嘴臉。不過不到半年之後,中美博弈格局產生了重大變化,美國開始瘋狂地主動與中國接觸,比如上個月美國商務部長、財政部長和貿易代表乃至國務卿等高級官員紛紛主動和中方人員通視頻電話;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放出風聲稱拜登準備訪問中國,希望可以與中國領導人會晤。而本月二十五、二十六日,其副國務卿溫蒂·謝爾曼更是將親自上門來到天津與我方會晤。

相較於美國的心急火燎,我國卻相當地從容淡定,王毅外長指出我們雖然希望和美國進行談判,但是這必須要看美國的誠意;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更是直言,美方稱自己「無意恢復中美戰略經濟對話」的言論完全是「想多了」,言下之意便是我方其實也沒有恢復與美國的經濟對話的打算。不難發現,我方雖然也歡迎與美國恢復對話,但是恢復對話的前提必須是美國拿出足夠的誠意,否則我們可以不恢復。同時我國外長王毅也沒有出席G20外長會議,讓布林肯「中美外長會談」的計劃落空。而一貫心高氣傲的美國在吃了多次中國的閉門羹後,非但沒有惱羞成怒,反而還多次主動與中國接觸,以至於副國務卿都親自出馬訪華,可見,美國現在有求於中國。而大致看來,美國現在面臨的兩件大事,非中國不能救。

第一件大事就是我們已經多次強調的經濟問題

,自今年四月以來,美國連續三個月CPI指數突破百分之五,其中六月份的CPI指數已經達到了1992年以來的最高值。至於連續三個月CPI指數超過百分之五,那更是只有1929年經濟大危機時才有的情況。事實上細心的讀者都會發現,美國財政部一公布上月的CPI指數,就有一批美國官員立馬來向中方打電話。而造成這一局面的恰好是美國自己,2018年時特朗普為了打擊中國出口,向中國商品加征高額關稅,結果現在中國製造暢銷全球,美國政府加征的關稅,全部轉嫁給了美國民眾。不過美國似乎不想降關稅,而是想讓我國超發貨幣,以讓我國商品便宜一些,而這就完全是異想天開了。

徹底繃不住了?美高級官員明日訪華,妄想讓中國為其解決兩大問題

第二件大事是戰略安全問題。

眾所周知,美國由於國力不支,不得不從阿富汗全面撤軍,並逐步削減其在伊拉克的駐軍兵力。目前塔利班已經席捲阿富汗,美國扶植起來的政府隨時會土崩瓦解。而雖然美軍仍未徹底撤離伊拉克,但不難預測,一旦美軍開始撤離,伊拉克必將迎來與阿富汗同樣的命運。然而這就意味着美國經略中東二十年所花費的人力物力財力全都泥牛入海,而且更加令美國難以應付的是,由於其在中東的二十年壞事做絕,激起了當地民眾的強烈反美情緒。一旦美國徹底離開當地,恐怕無數反美組織將會如雨後春筍般誕生。因此,美國必須要一個強而有力的國家來幫助其填補權力真空,避免其成為反美大本營。不少美國政客認為,雖然中國不可能完全配合美國,但總比完全不可預測的極端反美組織要好,因此最近有不少美國政客吹捧中國應當介入阿富汗局勢。

不過很顯然,中國是絕不可能對美國伸出援手的,航天君之前就提過,2008年經濟危機時,中國向美國伸出援手,表示人民幣與美元保持匯率,解了美國的燃眉之急。然而美國卻在此之後先是重返亞太,接着又是特朗普的貿易戰,對中國恩將仇報。如今美國所面臨的窘境,完全是其自作自受而導致的,我們根本沒有必要幫助。

王毅外長曾指出中國現在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做好自己的事情,我們現在正處於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的關鍵節點,沒有精力去管美國的這些事情。事實上,美國所面臨的這些問題完全是美國自作自受,想要徹底解決這些問題,不應該靠中國的援助,而是美國需要有大破大立的決心,改革資本主義制度,放棄稱霸世界的幻想。不過現在的美國,顯然沒有這種魄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