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强人总统”称病博同情?数百城市居民逼他下台

“我一天24小时都打嗝。”

最近几周,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似乎很难在公开场合发言,他说自己经常打嗝。为此,他于7月14日被紧急送医,直到18日才出院。总统办公室称,这缘于2018年博索纳罗被刺伤导致的肠道严重受损的并发症。

这不是这位“强人总统”第一次因为健康状况引起关注:一年前,他因感染新冠病毒被迫隔离,其间还被自己饲养的鸵鸟咬伤。感染新冠之前,博索纳罗在各地举行集会,与支持者一同不戴口罩做俯卧撑,还声称这场“小小的流感”根本不值一提。彼时,巴西的单日新冠死亡人数已经超过1000例。

如今,巴西不仅单日死亡人数升至1200余例,单日平均确诊人数也有4.5万例,这还是部分人接种过疫苗后的数据。一个月前,巴西单日确诊人数一度达到11.5万余例。

巴西“强人总统”称病博同情?数百城市居民逼他下台

与此同时,博索纳罗也陷入执政以来的最大危机。一场由疫苗采购引发的腐败丑闻和不断飙升的疫情数据,让这位即将面临选举的总统如坐针毡。因为疫苗丑闻,博索纳罗还面临来自最高法院和联邦警察局的两项调查,并被指控“渎职”。

他曾依靠政治局外人的人设拉拢过一批支持者,如今几乎散尽——民调机构XP Ipsepe今年7月的最新调查显示,博索纳罗政府的支持率已经暴跌至29%。近三个月来,巴西经历了三场大规模抗议,国内外有超过300个城市出现要求弹劾博索纳罗的示威行动。

更大的危机在于,上次大选前被送入监狱的前总统卢拉已经重获自由,他将成为博索纳罗2022年大选路上的最大对手。

《巴西邮报》7月14日的评论文章认为,博索纳罗的入院不过是一场政治作秀,目的是拉拢失去的选民、反转不利的局势。入院前,博索纳罗不忘连发几条推特,称自己健康状况的恶化是由于工人党(PT,即卢拉领导的巴西左翼政党)及其同盟2018年的未遂刺杀阴谋导致的。

不过,由于博索纳罗的盟友仍然把守着重要的政府机关,其政治生涯不至于在短期内结束。但在当下的巴西社会,博索纳罗已然成为千夫所指。巴西政治的风向终于变了,而博索纳罗很可能无计可施。

“渎职”指控尚未影响到博索纳罗

这起风波始于巴西政府向印度巴拉特生物技术公司(Bharat Biotech)采购的2000万支Covaxin疫苗。这项采购早在2月就被巴西卫生部批准,但最终采购价(15美元/支)不仅比辉瑞公司2020年给巴西政府提供的疫苗报价(10美元/支)更高,也比巴拉特公司最初提供的报价(1.34美元/支)翻了10倍有余。

此前,辉瑞公司销往欧洲和美国的疫苗单价为18.6美元/支。而当巴西疫情失控后,辉瑞向巴西政府提供了7000万支疫苗,报价相比欧美国家打了5折,但巴西政府方面却嫌价格太高而拒绝了此采购方案。这给此后一年的巴西带来了沉重的代价。

6月25日,两名政府人员作证称,巴西卫生部在疫苗采购期间存在“非常规行为”,即贪污受贿,并称总统博索纳罗纵容了这一行为的发生。

巴西“强人总统”称病博同情?数百城市居民逼他下台

据巴西媒体报道,报价的高昂缘于第三方掮客公司的介入。该公司在采购谈判中蓄意抬高价格,过程中很可能涉及向政府官员行贿,最终促成了印度疫苗的采购。与此同时,另一家掮客公司尝试引入英国的阿斯利康疫苗,谈判过程中,一名巴西卫生部官员要求每支疫苗向其支付1美元的回扣。

作证的政府人员之一路易斯·里卡多·米兰达(Luis Ricardo Miranda)称,他在3月就与博索纳罗沟通过采购方案中存在的腐败疑点,但总统没做出反应。博索纳罗本人甚至公开承认,自己收到过米兰达提交的相关报告,这相当于坐实了自己“渎职”的罪名。

在巴西,渎职是一项刑事犯罪,指公职人员“为了满足个人利益或感受,拖延或拒不执行公职任务,或者在违反现行法律情况下”发生的行为,涉案人员可被判处三个月到一年的监禁,并接受罚款。

吊诡的是,无论是连日的抗议还是有关的“渎职”指控,似乎都没能真正威胁到博索纳罗——人们仍看到他大大咧咧地对媒体表示,“渎职罪只适用于人民公仆(public servants),跟我没关系”,似乎将自己凌驾于其他公职人员之上。

巴西“强人总统”称病博同情?数百城市居民逼他下台

博索纳罗并非空口无凭。如果针对他的调查满足弹劾条件,案件将会交予众议院批准才能进入弹劾程序,但众议院议长亚瑟·里拉(Arthur Lira)是总统的盟友;同时,要判定博索纳罗渎职罪成立,巴西最高检察院也要对博索纳罗提起公诉,而现任司法部长奥古斯托·阿拉斯(Augusto Aras)同样是其盟友,还是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热门候选人。

“他不是傀儡,这是一种政治协议”

除此之外,博索纳罗背后还有一部分议员的力挺,这些议员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中间派(O Centrão)”。

“中间派”在巴西的语境下指的是没有固定意识形态倾向的政治集群。他们不一定属于建制派,只是议院中的小人物;他们可左可右,没有明确的政策和议程指向,只为个人利益和政治资本服务。

巴西学者、哥本哈根大学政治学教授法布里西奥·查加斯-巴斯托斯(Fabricio Chagas-Bastos)向《凤凰周刊》解释说,“中间派”是一种嘲讽的说法,而非指代一种特定的政治立场。“这些人都是秃鹫,他们想从巴西吸走金钱。”查加斯-巴斯托斯形容,“博索纳罗的整个政治生涯都是作为‘中间派’度过的,所以很自然地,他们形成了联盟。”

伞兵出身的博索纳罗正是从一个众议院的小角色被推上总统宝座的,他还是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仰慕者。他于2019年1月上任,利用社交媒体为自己打造出了一个反腐、反建制的特立独行者形象。长期以来,批评人士一直对这种形象提出质疑,他们指出,博索纳罗的家族一直被指存在低程度腐败和与黑帮组织的关联。

就算来到总统的位置,也不意味着博索纳罗即刻拥有了财阀和右翼建制派政治精英们的巨大能量——那些人仍是巴西政治的真正掌权人和操盘者。只是比起博索纳罗这样的小角色,建制派更愿花精力对付卢拉。只要博索纳罗不试图颠覆建制派的统治,他就可以继续待在总统位置上。

本质上,“疫苗门”不过是“中间派”想从巴西庞大的卫生预算中抽油水的一次失败尝试。“我不觉得把博索纳罗拉下台符合任何人的利益。”查加斯-巴斯托斯说,“他不是一个傀儡,这是一种政治协议(political agreement)。”

巴西“强人总统”称病博同情?数百城市居民逼他下台

博索纳罗也许不会被弹劾,但这次”疫苗门”将给其连任前景带来沉重一击,毕竟博索纳罗输不起这场选战。

巴西利亚大学历史学教授卡洛斯·维迪加(Carlos Vidigal)向《凤凰周刊》解释说,博索纳罗的“强人”形象其实只是外强中干,他也并非一直清廉。之所以他能在之前的大选中以打清廉牌获得支持,仅仅是因为彼时卢拉和工人党深陷一场被称为“洗车行动(Operation Car Wash)”的腐败指控。这场行动让时任总统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eff)因弹劾而下台,卢拉也锒铛入狱,工人党的形象一落千丈。

博索纳罗的宣传策略除了高调反对卢拉,也包括与建制派做出切割,借此强调自己清廉的政治形象。然而,这个策略现在不再奏效了。上任后,博索纳罗不仅在政府内任人唯亲,给亲信提供回报丰厚的职位,也和建制派人士进行利益交换。如今的“疫苗门”不过是将博索纳罗任上的种种缺点暴露在世人目光下。

巴西“强人总统”称病博同情?数百城市居民逼他下台

维迪加指出,在巴西乃至于整个拉丁美洲,人们对贪腐的容忍度普遍较高,收受贿赂被认为是“对于服务的报偿”。这是由于拉美政治当中人际资本与政治资本高度相关。但在巴西,贪腐横行已经导致低下的行政效率和巨大的贫富差距,因此大规模的贪腐案件一旦被曝光,将会对选民的抉择带来重大影响。

连任压力下,博索纳罗“正在进行一场豪赌”

巴西《圣保罗页报》7月17日报道称,博索纳罗最近遭遇了一波抗议活动,他正遭受“全面的形象崩溃”。该报纸的民调部门Datafolha称,54%的巴西人认为博索纳罗应该被弹劾;63%的人认为他没有执政能力。大多数选民认为他们的总统“不诚实、不真诚、无能、没有准备、优柔寡断、独裁和愚昧”。

“‘疫苗门’侵蚀了博索纳罗的形象,影响了超过50%的选民,但其忠实追随者们依然未受到影响。”维迪加如此判断。

现在的博索纳罗必须依赖这些铁杆追随者,并尽最大努力从重新崛起的卢拉手里抢来更多选票。一旦在2022年败选,博索纳罗大概率将迎来司法部门的一系列指控,从贪污受贿到玩忽职守都将被坐实——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指控,或将与其糟糕的疫情应对有关。

巴西“强人总统”称病博同情?数百城市居民逼他下台

这些指控不仅可能将博索纳罗送进监狱,更会断送他本就乏善可陈的政治生涯。但如果连任成功,总统的豁免权以及赢得时间来进行的腾挪则可以让其免除牢狱之灾。

正是在这样的形势下,博索纳罗选择用旧伤复发送医而大打苦情牌,一方面是故技重施,另一方面也能博取选民同情。2018年,博索纳罗就以竞选中被捅伤的事件大做文章,对工人党及其同盟大加挞伐,调动了大批选民的情绪。

健康问题不是第一次被巴西政客用来当做政治工具,巴西第一位民选总统何塞·萨内就是在其竞选搭档丹克雷多·内维斯生病后顺利当选的。“博索纳罗也想利用这次生病住院来缓和气氛,给予自己更多的腾挪空间。”查加斯-巴斯托斯说。

对博索纳罗的连任前景,维迪加表示悲观。民调显示,博索纳罗的人气在“疫苗门”曝出后一落千丈。Datafolha的民调显示,卢拉如果参选,将在2022年的竞选中击败博索纳罗,两人之间的支持率差距达到20个百分点。“如果大选在今天发生,我们将看到卢拉和博索纳罗的对决,而卢拉很可能会获胜。”维迪加说。

可以说,博索纳罗正在进行一场豪赌,一旦败选,不仅其政治前景和同盟将不复存在,巴西在国际政治当中的角色也将重新洗牌。

卢拉时代的巴西是一个积极而激进的地区领导者。卢拉尝试用巴西的体量和资源取得大量国际合作的机会,参与和倡导“南方共同市场”等地区同盟,并加强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合作,这其中也包括中国。金砖五国的一系列合作正是卢拉时代最重要的外交成就之一。

巴西“强人总统”称病博同情?数百城市居民逼他下台

可以预见,卢拉一旦当选,将会大幅度逆转巴西现有的政策。博索纳罗任内亲美国而选择性忽视南美洲地区合作的政策将不会延续下去,针对亚马逊雨林的侵略性开发也会受到遏制。卢拉很可能会重建巴西“地区领导者”的角色,但同时,这样的改变也可能会招致来自华盛顿的阻力。

这场豪赌中,博索纳罗采取了与特朗普如出一辙的话术——他在7月1日声称,如果明年大选存在“选举欺诈”,而他因此败选,他将不会承认选举结果。

受访学者认为,2022年的巴西大选会呈现出两极分化的趋势,左右阵营的大部分选民可能都会出于憎恶对方的原因而去投票。巴西人已被不断恶化的疫情、不作为的总统和他的同谋者们逼到墙角,但该国的政治常态并不以选民的意志为转移。

“疫苗门”只不过拉开了大选恶战的序幕,而对博索纳罗来说,他的第一要务是要在这场游戏中生存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