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虽撤销TikTok、微信禁令,但却留了一手 | 京酿馆

拜登虽撤销TikTok、微信禁令,但却留了一手 | 京酿馆

拜登。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文| 徐立凡

当地时间6月8日,美国参议院以68票比32票的结果通过了涉及2500亿美元巨额投资的《美国创新与竞争法》。

这份长达1445页的法案涉及中美竞争各领域,包括禁止联邦雇员下载TikTok、通过外交手段限制中国对全球的影响力等等。发起该法案的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欢呼,这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而拜登也表示了对该法案的支持,称“发令枪已经打响。”

但当地时间6月9日,拜登却签署了一项行政令,撤销了特朗普对中国社交软件TikTok和微信的禁令。这是什么操作?发令枪要哑火了吗?其实,这得从《美国创新与竞争法》,以及TikTok和微信禁令的变化说起。

换了个“马甲”

《美国创新与竞争法》的母本就是此前曾讨论的《无止境边疆法案》,只是最终成案时又加了些内容,换了个“马甲”。

自去年3月民主党参议员舒默与共和党参议员托德·扬共同提出《无止境边疆法案》后,就开始在参议院寻找支持者。这是个价值2500亿美元的法案,美国参议院6个专门委员会像闻到味的秃鹫一样,先后在《无止境边疆法案》上添加有利于自身利益的条款,最终形成了如今的《美国创新与竞争法》。

2500亿美元投资分配如下:1900亿美元用于提高美国的技术科研能力,涉及人工智能、量子计算等领域;810亿美元拨给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用于人工智能、生物科技、机器人等10个领域的科技创新;540亿美元用于在未来五年内补贴半导体制造和研发,以让美国摆脱对海外芯片制造的依赖;能源部获得近170亿美元,以研发与能源有关的供应链;100亿美元给各大学和研究机构;100亿美元给商务部支持偏远地区通信;100亿美元给美国航天中心支持登月计划;15亿美元给5G研究等等。

在这个基础上,该法案又增添了些显示政治正确、针对中国的条款。比如,禁止政府机构购买中国公司生产的无人机、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下载TikTok等。

美媒称,众议院民主党人还准备再度加码,呼吁美国外交官抵制2022年北京冬奥会。

解禁TikTok和微信只在180天内有效

《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明确要求,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下载TikTok,转天拜登就解禁了TikTok和微信。之前五角大楼还宣布两款大疆无人机通过了安全审查。难道在针对中国产品的问题上,美国是各唱各的调?

事实上,拜登解禁TikTok和微信,只是要坐实证据。2020年9月,美国商务部执行特朗普封杀TikTok和微信的三项总统行政令,是无理取闹、坐地起价的流氓行为,在法律程序上完全站不住脚。所以去年9月27日在禁令生效前4小时,就被美国华盛顿DC地区法院法官的判决叫停了。

拜登上台以来,执行的是“一个凡是”,即凡是特朗普时期的行政令都要重新审视和调查。加上特朗普针对TikTok和微信的禁令确实于法无据,不符合拜登的风格,所以被拜登解禁。

但二者只是在风格上存在不同。特朗普是不讲理就要冲上来打架,拜登要习惯于先讲两句再动手。这并不意味着拜登就会放过TikTok和微信。

根据拜登针对TikTok和微信的新行政令,以及白宫网站的相关说明,拜登将指示商务部审查与外国对手相关的应用程序,并列出搜集数据等不可接受的风险。这相当于,TikTok和微信仍在美国的审查名单上,只是拜登要求坐实证据链条。

拜登要求美国商务部等相关部委在新行政令签署后的180天内提交报告。这表明,虽然TikTok和微信被解禁,但只有180天的缓冲期,180天以后的情况依然不明晰。

拜登欲调整美国投资方向

《美国创新与竞争法》的出笼,以及拜登针对TikTok和微信的新玩法,表明美国确实想与中国展开“全面竞争”。

但除此之外,还应看到更复杂的一面。《美国创新与竞争法》的主要条款,核心是美国联邦政府出钱,提升美国的科技力。

而拜登之所以表示支持,不仅是因为该法案能调集资源与中国展开竞争,还因为拜登急于想改变美国的投资方向。

自疫情暴发以来,美联储大放水,但并没有带动巨量资金进入到加强美国国家实力的方向上,90%的资金进入了资本市场和房地产市场。所以美国股市表现亮丽,美国不少城市房地产价格大涨。

有美国经济学家就认为,这表明美国经济已演变成了一种有利于1%阶层的食利经济,人们都不干正事,生产活动只是为1%的富裕阶层打工,这种经济形态本质上和给封建领主打工一样。

所以,拜登团队在竞选期间就有了通过政府投资科技、基建,带动民间资金进入,进而维持美国实力的计划。

而政府投资必须争取国会共识。就目前美国的政治生态而言,喧嚣对抗中国是争取共识的最好办法。这是《美国创新与竞争法》出笼应该了解的大背景。

不过,无论用什么招数对抗中国也没有用。一方面,用政府资金带动民间资金,中国是师傅。另一方面,美国社会存在的裂痕,不是靠拿中国说事就能弥合的。

上月,美国66家机构和组织发表联名信,指责《美国创新与竞争法》的反中国框架不仅在政治上毫无必要,同时还将产生负面作用,会进一步加剧美国社会存在的问题。这才是有战略眼光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