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老虎要發威?拜登開始他的表演:喊話中俄,叫囂「美國回來了」

78歲美國總統拜登心心念念的任內第一次出訪終於來了,為了多吸引一點眼球,拜登在登上「空軍一號」之前就直接對中俄喊話,他聲稱自己此次前往歐洲就是為了向中國和俄羅斯「展示美國與歐洲的親密關係」。而在「空軍一號」飛抵英國之後,拜登又高調重複他的「美國回來了」論調,他鼓吹美國對北約的「堅定承諾」,並不斷重申美國在世界上的地位。對於此次歐洲之行即將面對的美俄峰會,拜登也試圖展示強硬,他聲稱「我會讓普京知道我想讓他知道的」。

表面上看拜登這頓操作「猛如虎」,大有要向全世界宣布「美國回來了」的意思,但是如果深入觀察的話,就可以看出拜登其實是左右為難,問題一大堆。拜登一上來就聲稱要向中俄展示美國與盟友的「親密關係」,然而實際情況卻是特朗普時期美國與盟友的關係鬧到了谷底,以至於美國自己深陷孤立,拜登的所謂「秀親熱」,其實本質上是要修復與盟友的關係,因為特朗普消耗了美國的國家信用,也使得同盟關係裂痕不斷,拜登必須先把分歧巨大的同盟給彌合到一起。

就連「美國回來了」這句口號,本身也是缺乏底氣的表現,如果美國從一開始就沒有與國際社會脫節,那麼又何須「回來」?其實拜登喊出這句口號的大背景,恰恰是美國已經自我孤立,因此需要尋求重獲影響力。也正因為美國意識到自身影響力不足,所以曾經當面指責普京「沒有靈魂」的拜登,才不得不選擇主動建議與普京舉行會晤。如果美國認為自己團結盟友就可以解決一切問題,那麼美國又何必在向盟友輸出「俄羅斯威脅論」的同時跑去和俄羅斯搞「穩定可預測的關係」呢?

紙老虎要發威?拜登開始他的表演:喊話中俄,叫囂「美國回來了」

(拜登曾和普京見面)

即使拜登試圖挽救美國衰竭的霸權,現實也沒有他想的那麼樂觀。其實在美國大選期間,歐洲輿論就認為,美國已經走得太遠,拜登取替了特朗普,美歐的「蜜月期」也已經回不來了。法新社認為,美國實際上已經不再將歐洲政策列為首要任務,美國抗疫令人失望,阿富汗撤軍也沒有和盟友商量,這凸顯了美歐關係的疏遠,歐洲正在自尋出路。現在典型的一個現象,就是德國堅持選擇與俄羅斯合作完成「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項目,以至於美國多次發出制裁威脅都沒有效果,在「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項目接近完成的情況下,拜登意識到制裁無效,只好宣布放棄制裁。

紙老虎要發威?拜登開始他的表演:喊話中俄,叫囂「美國回來了」

(法德聯合部長級視頻會議,馬克龍和默克爾要求美國解釋清楚「監聽門」事件)

而且,近期美國還再次被爆出「監聽門」事件,這無疑是對美國與盟友關係的又一次重創。多年以來,美國利用丹麥的情報網絡,對法德等歐洲盟友實施監聽,甚至就連德國總理默克爾這樣的歐洲政要也被監視,這一事件在國際社會掀起軒然大波,儘管因為忌憚美國的實力,歐洲國家僅對此事表示了口頭憤怒,但是這一事件已經再次反映出美國對盟友的所謂「承諾」背後隱藏着的險惡真相,嘴上依然強調「信任」的歐洲國家,心裡必然也已經在防着美國了。

更進一步講,美國的霸權實力衰退已經在特朗普時期被加劇,現在的拜登只不過是在努力收拾爛攤子而已。拜登此次行程安排事項非常多,包括了七國集團(G7),北約,歐盟的峰會,接着還要和普京舉行峰會。但是這些峰會不足以彌補美國與盟友、與對手的關係裂痕,也很難改變美國目前霸權影響力減弱的趨勢。如果美國依然抗拒合作,而是尋求與中俄對抗的話,則美國付出的代價將會更多大。最終的結果,仍將是美國遭遇更大的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