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見面就打嘴仗 拜登想逼迫普京讓步?美國聯俄抗中必定失敗

眾所周知,美國是一個需要給自己創造敵人的國家。在華盛頓的政治精英圈思維中,俄羅斯是一生之敵,中國是當前大敵,但是現在,不少美國政治精英認為,同時以中俄為對手,對美國的負擔太大,開始呼籲跟俄羅斯和解,甚至提出「聯俄抗中」的設想,比如前國務卿基辛格就持此觀點,而預定在6月16日舉行的美俄領導人會晤就為這種設想創造了可能性。

然而這些人可能要失望了,雖然拜登和普京預定的會面還有兩個星期,但是美俄兩國的新一輪交鋒已經開始了。據美國CNN報道,拜登5月31日出席活動,在談到十幾天後將與總統普京的日內瓦會面時說道,「美國絕不允許俄羅斯政府和軍隊繼續侵犯人權」,他將向普京施壓,要求俄羅斯「尊重人權」;此外拜登還宣稱,對於有「侵犯人權」記錄的地方和國家,「美國要麼提出反對、要麼進行制裁,這是美國的義務」。

還沒見面就打嘴仗,拜登想逼迫普京讓步?美國聯俄抗中必定失敗

人還沒見面,狠話先說上了。對於拜登的詰難,俄羅斯絲毫不給情面,外長拉夫羅夫嘲諷美國「在談論人權的時候,先討論一下國會山騷亂期間被不公正對待的美國人民」。而法新社也報道稱,克里姆林宮已經放出風聲,普京總統不懼怕討論任何問題,他還準備跟拜登總統討論一下美國的人權,包括此前「美國選民支持前總統特朗普的抗議活動」。

很明顯,拜登和普京的會見,一開始就已經註定了火藥味濃烈,而且除了人權問題之外,美俄之間還有很多繞不過去的坎:比如烏克蘭、黑海和克里米亞半島問題,再比如最近美俄正在較勁的白俄羅斯逮捕反對派領袖的問題,以及美國反對俄羅斯北極主張的地緣政治問題,等等。

這些問題的存在,意味着美俄之間在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走到一起,更不要說「聯俄抗中」這種異想天開的想法了;不過也有觀點認為,美國還沒有樂觀到「說服俄羅斯針對中國」,而是與俄羅斯「講和」。

有人認為,中國和俄羅斯的關係目前處於歷史最高水平,兩個同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又同為核大國,俄羅斯在歐洲和大西洋、中國在亞洲和太平洋,背靠背應對美國的時候,美國確實難以同時在兩個方向上都保持強大的威懾力,因此只要與其中一方「講和」,就可以騰出手來集中精力對付另一個:而從目前的情況看,美國很可能傾向於跟俄羅斯講和。

還沒見面就打嘴仗,拜登想逼迫普京讓步?美國聯俄抗中必定失敗

這個觀點其實很有市場,理由也是多方面的,比如歷史上沙俄對中國有歷史欠賬,以及後來中蘇交惡等原因。但是我們也要注意到,相對於中國,俄羅斯更警惕美國,因為其國內精英一直都認為美國奉行的是「布熱津斯基主義」,也就是尋求「二次肢解俄羅斯」,前些日子,普京還在講話中指責美國有些人「認為西伯利亞太大、物產太豐富,只屬於俄羅斯太不公平」。

還沒見面就打嘴仗,拜登想逼迫普京讓步?美國聯俄抗中必定失敗

一個最近的例子就是:此前國務卿布林肯和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在冰島會晤後,布林肯曾當面允諾放棄對北溪-2號天然氣項目的制裁,然後話音剛落,美國財政部和商務部就宣布了對俄羅斯參與該工程的個人和實體進行新一輪制裁。當時拉夫羅夫對此的評價是,「不過是美國在外交上言行不一的又一例證」。

正所謂殷鑑不遠,美國剛剛就對俄羅斯出爾反爾了一次,現在又要普京在關乎俄羅斯前途命運的抉擇上相信美國?普京絕不是那種目光短淺的西方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