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德特里克堡實驗室,拒絕接受調查,深扒萬毒之源的黑暗史

美军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拒绝接受调查,深扒万毒之源的黑暗史 

美军德特里克堡实验室

德特里克堡疑云重重

新冠病毒究竟是不是从美国德特里克堡实验室里意外泄露出去的?

和平年代中,美国在全球部署200多个生物实验室,到底在做什么?

2019年7月,美国本土出现的不明原因呼吸系统疾病,以及威斯康星州暴发的大规模“电子烟疾病”,会不会就是新冠病毒所导致的?

美国新冠肺炎确诊和死亡病例数位居全球首位,却拒绝接受调查,是因为隐藏着不能说的秘密吗?

相信在座的各位和我一样,都对此产生了非常多的疑问,大家好,欢迎打开李老师日记,下面我们来聊聊德特里克堡实验室里到底隐藏着哪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美军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拒绝接受调查,深扒万毒之源的黑暗史 

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病毒暗史”

德特里克堡实验室,这个名字因为咱们外交部的多次公开点名,进入了大众的视野中。它的官方名字叫【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大家可能还不知道,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也在此地,这可不是巧合,而是事实。

这里曾是美国从事生物武器研究计划的中心,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就已经开始秘密地通过各种病原体,进行生物战的研究,一直到1946年1月,也就是二战结束后的4个月,公众才得知,美国在战时生物武器的研究。

美军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拒绝接受调查,深扒万毒之源的黑暗史 

美军生物武器研究实验室

随着二战的结束,该实验室并没有就此停止这些病原体的研究,反而变本加厉,更加猖狂。德特里克堡实验室里到底拥有多少种病毒样本,外界没有人知道,根据公开的数据显示,在这里至少存在着67种病原体,包括艾滋病、天花、埃博拉、鼠疫、SARS冠状病毒等人类已知的,而且发生过大规模群体感染的病原体。


下面我们就来详细聊聊德特里克堡实验室,都做过哪些惨绝人寰的实验。

1 丧心病狂的人体试验

第一,我们先来聊聊丧心病狂的人体试验。

美军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拒绝接受调查,深扒万毒之源的黑暗史 

丧心病狂的人体试验

1946至1948年间,美军在危地马拉的监狱里展开了一项秘密人体实验:“塔斯基吉梅毒实验”,这是一种对黑人的活体实验。由于当时青霉素刚刚问世不久,美国想搞清楚青霉素是不是可以治愈早期的梅毒感染患者,以及他们想知道究竟多大剂量的青霉素可以治愈梅毒。

对此,美国政府和危地马拉的一些监狱和精神病院合作,故意让感染梅毒的女人与监狱囚犯、精神病患者发生关系,甚至,他们嫌这样的感染方式比麻烦,便在受试者身体上直接注射梅毒,“试验品”中共有696名男性和女性接触了梅毒,然后为这些“试验品”注射青霉素,以此验证青霉素治疗效果的作用。

在这期间,美国医生用梅毒感染了一个名叫伯塔的女精神病人,但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并没有为她做任何治疗,又过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他们再次为已经濒临死亡的伯塔再次注射了梅毒,同时还把一个淋病患者的脓汁注入她的眼睛、尿道和直肠。结果可想而知,没过几天,伯塔便惨死在血泊之中。

2 核辐射究竟会对人体产生多大的危害

下面我们再聊聊恐怖的核辐射。

美军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拒绝接受调查,深扒万毒之源的黑暗史 

美军秘密进行核辐射人体试验

1945年,美国军方十分想知道所谓的核辐射究竟会对人体产生多大的危害,以及人体在受到核辐射后会产生哪些反应。

然后美国军方与芝加哥大学医学院展开了一项秘密实验,从该医院住院的病人当中挑选了三人,代号“博士”,在将这三名病人麻醉之后,对其注射了高剂量的“钚”。这种恐怖的放射性元素,可以直接从基因层面摧毁人类的生命。

从1999年9月发生的一件核辐射事件,我们就能知道当人体受到核辐射后会有多么的恐怖。

美军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拒绝接受调查,深扒万毒之源的黑暗史 

大内久经历83天的人间折磨

当年一名叫大内久的日本人受到了核辐射的照射,在被送往医院后不久,身体开始腐烂,大片大片的皮肤开始脱落腐烂,内脏开始糜烂分解,那种血肉模糊的场景我们简直无法现象。

同样日本为了得到核辐射后的人体数据,并未对他实施安乐死,而是将他安排在无菌病房“治疗”了整整83天,在这段时间里,太内久经历了人世间比地狱还恐怖的超级痛苦和折磨,那种活不了死不去的精神和肉体折磨,我们常人难以想象。

日本这种丧尽天良的事也没少做。

3 美国与日本731部队肮脏的交易

1942年初,美国发动了“空袭东京”计划,一袭珍珠港之耻,这也是二战期间美军对日本本土实施的首次空袭。当日本遭到空袭之后,自然咽不下这口窝囊气。

可别小看当时的日本,那手里也是有硬家伙的,为了报复美国,他们计划了一项更加缺德的方案,把牛瘟病毒装进高空气球中,然后让高空气球随着气流漂洋过海来到美国,听起来是不是非常不错。不过,计划归计划,日本人的内心仍然是恐惧的,他们也担心遭到美军的毁灭性打击,最终,日本决定“认怂”。

但是日军对生物武器的研究那可从来都没停止过,臭名昭著的日军731部队,这是日军组建的一支细菌战秘密部队,在我中华大地的东北地区可没少干龌龊事,包括人体试验在内的各类生物战与细菌战研究,并在中国战场上投掷装有并在中国战场投掷装有霍乱弧菌的生物炸弹,数以万计的民众因此染病身亡。

美军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拒绝接受调查,深扒万毒之源的黑暗史 

日军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和美军达成了一项“肮脏交易”

1945年8月二战日本投降后,手握大量生物细菌资料、试图逃避战后审判的日军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为逃避战后审判,和美军达成了一项“肮脏交易”:用他手上所有通过人体试验获得的研究数据,换取自己和手下的科学家免受战争罪起诉。而731部队有关生物战的研究数据对美军来说,那“绝对是无价的”。

从此罪行累累的“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摇身一变成了德特里克堡的生物武器顾问。在获得石井四郎的研究资料后,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生物武器的研究也迎来了更加变态的发展。

4 “吐真剂”计划

二战结束以后,美国生物武器的研究有所减弱,德特里克堡实验室表面开起来也不再显得那么重要,因为美国拥有了另外一种打击手段,核武器,丢给日本的那两颗核弹让美国彻底尝到了甜头,也向世界证明了核武器的威力。

美军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拒绝接受调查,深扒万毒之源的黑暗史 

美军“吐真剂”计划

然而随着冷战的开始,一件令人头皮发麻的计划再次进入了美国中央情报局中的视野中,从此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有了新的使命,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蓝鸟计划”。这个计划的目的是开发一种可以控制人思想的药物或技术,例如醉眠和药品的攻击性使用”,换句话讲,就是通过“洗脑”让人讲真话。

在马里兰州的埃奇伍德兵工厂,蓝鸟计划研究人员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给7000名美军士兵服用了LSD,以此满足自己的试验需求,这是一种强烈的人工致幻剂。最终造成超过1000名士兵得了多种精神病,包括抑郁症和癫痫,甚至有部分人试图自杀。

美军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拒绝接受调查,深扒万毒之源的黑暗史 

《破冰行动》赵嘉良

东莨菪碱这个名字,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在电视剧《破冰行动》中,赵嘉良就被注射了东莨菪碱,这种药物可以使患者进入一种特殊的镇静状态,会在无意识状态下准确地回答对方提出的各种问题,这种药物同样也在美军的研究范围内。

这种反人类的人体试验,在美国研发的一款游戏中,我们就可以看到它的原型,《红色警戒》游戏中,有一个角色叫做“尤里”,他最擅长的就是“精神控制”,可以让对方攻打自己的同友。

美军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拒绝接受调查,深扒万毒之源的黑暗史 

“尤里”,他最擅长的就是“精神控制”

关于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干过的那些龌龊事还有非常多,马脑炎病毒,裂谷热病,美国本土暴发的汉坦病毒肺综合征,它在背后都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我们再把时间回到在2019年7月,美国弗吉尼亚州北部出现不明原因呼吸系统疾病,威斯康星州爆发大规模电子烟疾病,就在事发的一个月之后,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突然被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神秘”的紧急关停了,此次关闭的原因是,“净化实验室废水系统故障”“工作人员违规打开高压舱门”,导致可能含有致病病毒的污水在裸奔。

美军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拒绝接受调查,深扒万毒之源的黑暗史 

美国弗吉尼亚州北部出现不明原因呼吸系统疾病

但是到了2020年3月,曾经研究过SARS病毒、寨卡病毒、埃博拉病毒疫苗的德特里克堡再次打开了恶毒之门,被委以重任,在通过了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最后一次实地检查后,德特里克堡实验室与于3月27日又“神秘”的全面恢复正常工作,并获得了美国联邦政府高达9亿美元的资助,用以研发新冠病毒疫苗。

德特里克堡实验室这些臭名昭著的历史,不得不让人怀疑新冠病毒就是从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泄露出去的。

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泄露病毒,也算是个惯犯了。

1989年,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的科研人员在菲律宾猴子身上发现了一种新的埃博拉病毒,但是却由于工作人员的疏忽,造成病毒泄漏了出去,并在当地形成了扩散。所幸处置迅速,很快控制了局面。美剧《血疫》就是以该事件为原型的。此外,实验室还曾丢失过炭疽等致命菌株、毒株。

美军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拒绝接受调查,深扒万毒之源的黑暗史 

美剧《血疫》

艾滋病大家都不陌生,德国生物学家西格尔认为,艾滋病就是德特里克堡基地制造,并泄漏出去的。根据美国媒体的相关统计数据显示,从1992年至2011年,德特里克堡地区共发现2247例癌症患者,而这同样,被认为与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泄漏有关。

美军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拒绝接受调查,深扒万毒之源的黑暗史 

德特里克堡实验室

而再次恢复工作的德特里克堡实验室,以研发新冠疫苗来掩护让世界都怀疑的新冠病毒实验室泄露事件,拒绝进行调查,这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不能说的秘密,美国政府不要以为沉默、甩锅、推卸责任,就能让这座充满致命细菌的实验室可以逍遥法外,导致全球上亿人感染的病毒,终究会给世界人民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