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交鋒關鍵點不在台海 在中東!中國想反超美國 中東是關鍵

美國一直推崇一種戰略,那就是將戰場放在「敵人的家門口」。如此一來,這場仗無論是打好、打壞,戰後損失最大的永遠是對手。這種戰略邏輯,也被美國搬來運用到中國身上。最顯而易見的,便是印太戰略。

中美交鋒關鍵點不在台海,在中東!中國想反超美國,中東是關鍵

美國將「圍堵」中國的「戰場」,設立在東南亞和東亞區域。同時,為了「以防萬一」,避免中國實現「戰略突破」,美國決定連印度洋都納入到「戰略圍堵」範圍內。只是令美國沒想到的是,中國僅僅用了一招,便實現了在戰略上的攻守轉換。直接將台海這個美國設想下的「戰場」轉移到了中東。中國想要對美國進行戰略突圍,中東將成為關鍵。

在西方國家一些軍事分析家眼中,2021年才是中美正式展開對抗的元年。看到這裡,可能有人會感到奇怪,中美正式對抗不是從2018年特朗普掀起貿易戰的時候開始的嗎,怎麼又成了今年?因為就在今年,中國幹了一件大事情,那就是與伊朗簽署了全面戰略合作。這意味着,中國動了美國最敏感的那塊「奶酪」——美元石油。

這一舉動,被認為是中國人民幣石油結算正式向美元石油霸權發出了挑戰。更重要的是,中國在今年的中美阿拉斯加高層對話上的表現,讓世界真正意義上認識到中國真的敢與美國叫板,和美國對着幹。

此前中國給世界留下的印象是,美國主動欺負中國,而中國被動反擊。但這一次,中美針鋒相對,讓世界看到了一個有資格與美國對等溝通的國家,更看到了中國這份底氣背後的實力與勇氣。這不是簡單的「雞湯」,在這背後牽動的是一些國家心思的變化。

全球七大洲,美洲可以說是美國的「後花園」,即便我國一帶一路一直在美洲推進,但取得的成績只能說「還不錯」,但其實我國在美洲的影響力並不大。歐洲更不用多說,被歐盟視為「自家地盤」,中國想要繞過美國,打開歐洲的局面,並不容易,起碼不是短時間內能做到的。

至於大洋洲,介於中澳關係緊張,再加上大洋洲整體實力不強,主要以澳洲和新西蘭為主,所以這個洲並不是我國的戰略重心。而南極洲正在火熱「爭奪」中,不過中國是受到俄羅斯邀請,進入南極洲。想要在那裡尋求突破,還不到時機。如此看來,想要突破美國亞太戰略的「圍堵」,唯有放在非洲與中東。

中美交鋒關鍵點不在台海,在中東!中國想反超美國,中東是關鍵

此前,非洲一直是我國實現戰略突破的重點,但隨着中伊簽署全面戰略合作,中東算是為中國打開了「一扇門」。不過單純有這一扇「門」還不夠,還有一個先決條件,那就是中東各國原本與美國存在石油進口的羈絆。當初的美國是全球最大的石油進口國,而中東各國則是石油出口國。

然而,自從美國在頁岩油技術上實現突破後,身份卻搖身一變,從石油進口國變成了出口國。這樣一來,原本美國與中東各國的關係是合作,如今卻變成了石油出口的主要競爭對手。這使得美國與中東各國的關係,越漸疏遠。

而自從拜登當局上台後,急着從中東「抽離」,只保留最少的駐軍。而抽調出來的部隊,將投入到印太戰略中。同時,拜登還做了一件事,那就是不再支持沙特、阿聯酋等國打擊盤踞在也門的胡塞武裝。換句話說,美國不再參合伊朗與中東其他國家的矛盾。用通俗的話講,就是他們愛打成什麼樣子,就打成什麼樣子,與美國不相干了,美國也不想管了。

中美交鋒關鍵點不在台海,在中東!中國想反超美國,中東是關鍵

更過分的是,美國為了自己的戰略目的,強迫沙特參與到對俄羅斯的「戰略圍堵」中,直接選擇舊事重提,拿「卡舒吉被殺事件」威脅沙特王室,並且對沙特實施制裁。但耐人尋味的是,在這次制裁中偏偏遺漏了「卡舒吉被殺事件」的關鍵人物,他就是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很顯然,拜登的目的只是敲打沙特,讓沙特乖乖聽話,而不是真的想要為死去的記者「伸張正義」。

果不其然,就在此事爆發後,沙特與胡塞武裝頻繁發生交火,一時間牽制住了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裝。隨後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美國先後對俄羅斯發難的同時,想要逼迫伊朗在伊核協議上做出妥協。為此,又是軍演,又是導演了「頓巴斯衝突」一幕。然而,一切亂象都無法掩蓋美國與中東盟友之間的貌合神離。中東想要尋找新的出路,而中國來了。

尤其伴隨着中伊簽署全面戰略協定後,人民幣、數字人民幣石油結算體系正式形成。全球各國都明白,接下來美國一定會有所行動,而中國能否「扛住」,將決定未來中東各國是否會推動與中國的進一步合作,尤其是在人民幣石油結算領域的合作。

這一步,是一步「險棋」,是機遇,同樣承擔着巨大的風險。可以預見,美國會因為這項協定,將原本重點「打壓」俄羅斯的戰略重心,向中國偏移。這一步邁出去,就沒有回退的可能。人民幣石油,正式挑戰美元石油。

為了進一步應對挑戰,中國又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那就是央行放棄對人民幣匯率的過多干預,徹底讓人民幣置身國際市場,經歷國際市場的考驗。同時,在未來的中長期時間裡,人民幣將會升值。這意味着,中國在拿出口強化進口,再度深入全球化,打造全球化利益共同體。同時,人民幣的升值,還將吸引大量國際遊資和外來資本的投資。

中國將進一步「開放」,以應對美國在經濟等多領域推動的「脫中戰略」。而中東地區將成為關鍵,一旦我國扛住了,並且推動越來越多中東國家接受人民幣石油結算。屆時會帶來三種變化。

首先,人民幣石油結算將深入人心。其次,伴隨人民幣匯率放開、人民幣升值以及人民幣石油結算系統的擴大、完善,各國央行一定會加大人民幣在外匯中的儲備。同時,也將推動人民幣在貿易結算比例上的提升。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一旦我國在中東打開局面,不僅能穩定石油供應,更能以中東為「跳板」,逐漸「撬開」歐洲市場。

那時,別說歐洲議會公然叫停中歐投資協定的審批程序。恐怕就算我國不張口,歐洲都會搶着推動這項協定的落實。為什麼?只要我國繼續「深耕」非洲與中東,再穩住東南亞和東亞局勢,屬於中國的「大勢」,就真的形成了。

那時,我國就有機會對美國形成「戰略反擊」,撬動歐洲市場,擴大對歐洲的影響力同時,還能藉助「一帶一路」把中國影響力這把「火」,燒到美洲。讓美國首尾難顧,左右出狀況。那時的美國,再想全心全意在東南亞、東亞和印度洋「圍獵」中國,幾乎是有心無力了。所以說,中東才是整盤戰略博弈的「關鍵」所在。我國若想徹底破掉美國的「圍堵」,甚至實現戰略反超,就必須與美國爭奪中東的支持。對此,你怎麼看呢?歡迎留言告訴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