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步入“竞争主导”,拜登四招狠过特朗普,对华实施XX战

对于目前美国对华政策,中国学界和媒体惯常引用布林肯的排比句:“中美关系在该竞争的时候竞争,能合作的时候合作,必须要对抗的时候对抗。”但美国“做的”比“说的”更加着重于竞斗,其阴鸷之风比特朗普式的暴冲更具危害性。必须警惕和反制美国以长期竞争为名对华实施慢性绞杀。

中美关系步入“竞争主导”,拜登四招狠过特朗普,对华实施绞杀战

拜登在对华政策上,转向接收特朗普的重要政治遗产,有三个显著迹象:

其一,拜登发表声明,重启新冠病毒源头调查,要求美国情报界必须在90天内做出有明确结论的分析报告,并将矛头直指“中国实验室”。

拜登上台之初,一度在新冠疫情防控问题上展示出对华合作的姿态,其最终选择继承特朗普团队“对华抹黑”的衣钵,其中有国内“政治平衡”的动机,但根本原因在于企图利用话语和传播优势将中国“污名化”,在“国际道义”上一举将中国“击溃”。

其二,美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白宫中国政策的设计者坎贝尔宣称:美中关系“接触”时代已经结束,“取而代之的主导模式将是竞争”。

表面看,坎贝尔之“对华接触政策结束论”没有蓬佩奥的“对华接触政策失败论”那样“愤激”,但实际上态度更加决绝,其不仅完全否定中美交往几十年来取得的成果,还将“对华竞争”赤裸裸地摆在主导位置。从当前美国大肆炮制涉华谎言、在国际上挑拨离间等事实看,美国倾向于运用“恶意竞争”手段。

其三,拜登政府公布了第一份国防预算,增加投入“太平洋威慑倡议”的资金,并致力于核武库现代化。

这份预算高达7530亿美元,其中7150亿划归国防部使用的,另外380亿美元拨给联邦调查局、能源部和其他机构与国防有关的计划。特朗普时代出台的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即提出了“太平洋威慑倡议”,目标在于对付“中国和任何潜在对手”,拜登当局增加预算意味着将这一倡议做实。其重点在于:提高对军队备战的投资,增加太空作战能力和核武器技术发展的支持,进一步研制超高音速武器和其它“下一代”武器系统。拜登上台后,先后三次进行了陆基海基洲际导弹试射和两次超高音速武器试验,其意在于夺占西太平洋地区“绝对军事优势”,确保对华实施“基于实力的可信威慑”,维护“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

中美关系步入“竞争主导”,拜登四招狠过特朗普,对华实施绞杀战

安克雷奇中美高级别战略对话后,拜登当局更加明晰了对华关系哪些问题可以合作,哪些问题不容讨论和妥协,但其并没有以务实、理性和建设性的方式来处理双边关系,反而由此得出了“对华接触”必须果断结束、否则难以遏制对方挑战“美国规则”的结论。拜登在对华政策上大幅接收特朗普政治遗产,既是延续前一段时间的战术性反击,也是企图打掉中国自信、遏制中国崛起的战略选择。

与特朗普暴冲、促狭的对华政策相比,拜登的政策设计更加阴鸷老辣,且着眼于对华长期竞争。有以下几个方面值得高度关注:

一是运用联盟策略对华实施慢性绞杀。

与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亚组成的“四国集团”(Quad Group)将是反制中国的核心联盟,欧盟、英国和加拿大是区域外的重要辅弼。在政治上,以“民主与价值”为号召重建全球领导力,挤压中国朋友圈;在安全上,以“自由航行”为借口,撺掇大小“盟友和伙伴”介入南海事务,将中国封锁于第一岛链之内;在经济上,致力于对华技术封锁和构建排华供应链,打击中国的产业竞争力。

二是缓和对俄关系削减俄中联手效果。

拜登团队虽意识到“联俄制华”不具备历史条件,但调整对俄罗斯政策,有助于阻止俄罗斯与中国靠拢,集中力量反制中国。近期,布林肯宣称放弃对“北溪-2”股份公司及其首席执行官的制裁,已体现其利用“杠杆外交”缓和对俄关系的意图。拜登在气候峰会上两次称赞普京总统做出的贡献,并约定两人6月会面,显示美国在发展对俄关系上的开放态度。当前,美国内一些学者还建议拜登邀请普京参加“民主峰会”,即便不会取得实质成果,但有利于拉开“俄中距离”。

中美关系步入“竞争主导”,拜登四招狠过特朗普,对华实施绞杀战

三是在国际组织和全球治理上开展对华竞争。

拜登上任后,立马选择重返巴黎气候协定,重新加入世卫组织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不想将世界领导权和影响力拱手相让。近期,美国国会所属的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发布一份文件,列出了在主要国际组织、联合国及其主要部门、基金和项目、专业机构、国际贸易与金融机构以及其他实体担任领导职务的中国公民。美国近期还多次借助国际组织平台,拉拢“盟友和伙伴”对华发难。未来,拜登当局将越来越注重在全球事务中与中国争夺影响力。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涉华事务资深主任罗森伯格即声称。所谓“对华合作”,是在符合美国利益的议题上与中国合作。

四是以插手中国内政为策略促压对手内耗。

拜登当局串联“盟友”以“更加广泛的战线”介入和干预香港、新疆、台湾等中国内政问题上,实施经济制裁、舆论攻讦和外交斗争,一方面是为了罗织“反华、排华”的借口,另一方面意在将对华博弈的战线集中在中方一侧,消耗我战略资源,又积攒战略筹码。

中美关系步入“竞争主导”,拜登四招狠过特朗普,对华实施绞杀战

反制美国基于长期竞争的对华绞杀战,要牢牢记住五条:

一是树立斗争意识,不要把美国想得太好,以斗争求合作,则合作存;二是沉着应对,抓住美国软肋寻求反击;三是建构最广泛的国际统一战线,破除美联盟链条;四是致力于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夯实应变内功;五是以解决台湾问题为牵引,持续发展对美制衡的撒手锏武器。